第7章 救人一命


    當然,外面發生的這一切,厲元朗是不可能知道的,他的心思都在水婷月這邊。

     跟著水婷月進了電梯,厲元朗極力解釋他們之間有誤會,并把當年水婷月媽媽難為他的事和盤托出。

     水婷月一句不聽,直接捂起耳朵,任憑厲元朗磨破嘴皮子,她就是理都不理。直到電梯到了二十樓,水婷月走到家門口,對追身而來的厲元朗說:“我就問你,你結過婚,這一點你怎么解釋,你心里若是有我,就不會娶韓茵!”

     隨著水婷月重重關門聲響起,厲元朗一時語塞呆若木雞。是啊,這事他真沒法說清楚了,自己也是一時被韓茵的美貌給迷住,鬼使神差的娶了她,卻不想到頭來,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人啊,一步棋走錯步步錯,要用許多正確方法去糾正以前的錯誤。世上沒有后悔藥可賣,若是有的話,厲元朗一定會第一個買來吃掉,以緩解這份內疚之情。

     在等電梯時,厲元朗叼上一支煙,望著窗外璀璨夜色,唏噓不已。看來,水婷月是邁不過他有婚史的這道坎兒,金勝的事情他恐怕是幫不上忙了。其實和金勝接觸后,給他的感覺是,金勝擔任縣長最為合適,最能有效的執行那份全縣經濟發展的宏偉計劃,能把甘平縣建設好,讓老百姓盡快富裕起來。

     至于錢允文,他只能呵呵了。林木嘛……厲元朗認為他這人難以琢磨,城府太深,這種人不適合干實事,務虛,倒是可以考慮。

     不過,眼下說這些都沒用了,一切聽天由命吧。

     叮鈴一聲,電梯到了,就在厲元朗抬腿剛要邁進的時候,忽聽身后水婷月急切的說話聲:“你快看看,我爸爸他、他昏倒了”

     啊!?

     厲元朗聞聽大吃一驚,一刻沒耽擱小跑進了她家,也沒心思觀察房間布置,直接跑進里面的書房。

     只見水慶章仰面躺在地板上,雙目緊閉,嘴唇發紫,已然沒了反應。

     “家里有沒有速效救心丸,快拿來,趕緊給120打電話,快去!”

     趁水婷月出去的工夫,厲元朗伸手探了探水慶章的鼻息,沒有熱氣。又貼在他胸前聽了聽,不好,他有心臟驟停的跡象,必須馬上做心肺復蘇,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厲元朗當秘書那陣子,老書記患有嚴重的心臟病,為此他專門學過急救常識,心肺復蘇就是其中一項,只是過去這么多年,手有些生。不管那個,現在只能趕鴨子上架,試一試了。

     厲元朗回想起步驟,先是打開氣道,接著心臟按壓,還口對口做人工呼吸,把他忙活了一身汗,好半天,總算聽到水慶章嘴里發出“唔”的微弱聲音。

     這會兒,水婷月也拿來速效救心丸,壓在水慶章舌頭底下,幫他穩穩含住。

     與此同時,120救護車及時趕到,把水慶章即刻送往省醫大附屬二院急救室,經過近一個小時的搶救,水慶章終于脫離生命危險,活過來了。

     醫生說,他這是急性冠心病發作,多虧做心肺復蘇和含速效救心丸,要是晚一點的話,人恐怕就……十分危險了。

     當水慶章被推進觀察室,厲元朗和水婷月并排坐在觀察室外面的椅子上,水婷月望著他,深深說道:“元朗,謝謝你,是你救了我爸爸一條命。”

     厲元朗雖然疲憊,卻強擠出一絲笑容,道:“這是水伯伯福大命大,純粹是趕巧了。婷月,現在都夜里十二點了,你先回去休息,這里有我照顧。”

     水婷月不同意,厲元朗便拍著她的胳膊輕聲勸慰:“聽話,我撐得住,明天白天你再來換我,乖!”

     “那、那你也要注意身體,有事隨時給我打手機。”

     “好的,我一定。”

     目送水婷月離開,厲元朗強打精神,始終盯著觀察室里躺在病床上的水慶章,一個盹都沒打一直堅持到第二天早上,水婷月拿著早餐過來。

     看著厲元朗熬紅的雙眼,水婷月心疼得眼眶微微濕潤,尤其是小護士還錯把他倆當成一家人,直夸厲元朗,“你愛人真好,昨晚一宿沒睡,他有這份孝心,對你也一定好,嫁這樣的男人,值了。”

     水婷月也沒解釋,雙腮緋紅,抿著嘴低頭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一會兒,水婷月才告訴他,她媽媽谷紅巖從外地出差就快趕過來,讓厲元朗不要急于趕回甘平縣,找個賓館好好睡上一覺,這樣開車才安全。

     水婷月隱晦的意思,厲元朗聽得出來。谷紅巖對他不感冒,別看救了水慶章,谷紅巖一時半會兒還難以接納他,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待在這里倒顯多余了。

     和水婷月囑咐幾句話,厲元朗在醫院附近找了家賓館,痛快地洗了個熱水澡,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他實在太困了,一宿未合眼,加上開了一百多公里的車,沒多久便進入夢鄉。

     也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手機突然響個不停,把厲元朗直接吵醒。他胡亂抓起來放在耳邊,迷迷糊糊問道:“哪位?”

     “厲元朗,厲大局長,你不來上班不給我請假也就罷了,今天耿縣長來咱們老干部局檢查工作,全局人都齊了,唯獨就差你一個人。耿縣長特意問起你,我沒法替你隱瞞,只有實話實說。耿縣長聽了非常生氣,讓組織部盡快給出處理意見,好好處理你呢。這事你看著辦,自己去給耿縣長解釋吧!”

     說畢,對方都不給厲元朗辯解機會,直接掛斷了。

     打電話的人名叫楊綿純,老干部局局長,是耿云峰那條線上的人。

     要說楊綿純這人也挺有意思,耿云峰當縣長,他一直夾著尾巴做人,現在耿云峰就要上位,楊綿純自我感覺也提升了身價,在局里不再是那個見人就笑的老好人了,而是挺胸疊肚,眼睛目視天花板,都拿下嘴唇看人了。

     厲元朗不屬于任何派別,自由人士,和楊綿純不是戰友,只是普通上下級關系,泛泛之交。

     以前對于厲元朗,楊綿純還是給足面子的,可今天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想必背后,一定有拿他樹立官威的意思。

     不僅僅是他,還有耿云峰。前一陣子因為大家跑官耽誤工作,耿云峰就氣在心里,即便他下了嚴令,不少人稍有收斂,表面上執行,背地里還是我行我素,往廣南市依然不少跑。

     他正愁沒機會抓個現行,殺一儆百呢。現在倒好,厲元朗送上門來,還是個沒有背景的被貶副局長。也好,我這邊磨刀霍霍,那邊厲元朗就主動把脖子伸過來,我要不狠狠宰他一刀,豈不辜負了么!

     于是,耿云峰大動肝火,在聽取老干部局領導匯報現場直接拍了桌子,并對陪同的縣委組織部長王祖民說,對于厲元朗無故曠工,讓組織部拿個意見出來,是通報批評還是記過處分,盡快報給他。

     萬萬想不到,厲元朗一個小小的曠工事件,卻在甘平縣政壇,掀起一場不大不小的政治風波,各方角力正在摩拳擦掌,躍躍欲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