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幾家歡喜幾家愁


    “厲元朗,你真是越混越出息了,你出名了,出大名了。縣領導對你無故曠工做出停職決定,文件復印件就在我手上,臺里要馬上播出。我懇求臺長好幾次,他總算答應沒把這條消息放在甘平新聞播出,而是調到‘公眾視點’欄目了,這個忙,我只能幫到這了。”

     韓茵語氣冷冰冰,不過心腸倒是很熱。厲元朗知道,‘公眾視點’是在每晚六點半播出,而甘平新聞是在央視天氣預報之后開播,屬于黃金時段。

     他正想說句感謝的話,結果韓茵卻說:“不要謝我,也不要自作多情,我肯幫你是看在咱倆夫妻一場,你混得差,我臉上也無光,你好自為之吧。”

     “咔嚓”一下,手機那頭出現了滴的聲音。

     “什么事?”季天侯急忙問。

     厲元朗咧嘴苦笑:“耿云峰把我停職了,馬上就要在電視臺播出這條消息。”

     “媽的!”季天侯忍不住罵出一句臟話,正好包間里有電視機,趕緊打開,就見畫面上有個美女主持,正襟危坐,一板一眼的念道:“今日,縣委常委、縣委代書記、縣長耿云峰同志,針對我縣縣直機關的工作作風進行調研和檢查……”

     接著畫面一轉,出現了耿云峰帶領相關部門領導檢查工作的鏡頭,并配有美女主持人吐字清晰、鏗鏘有力的畫外音:“耿云峰同志先后走訪了縣直屬單位工委、縣委老干部局、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縣委黨校、縣史志辦,并針對這段時間以來的工作作風作了重要講話和重要指示。他說……”

     一段長篇大論后,畫外音傳來這條消息:“縣老干部副局長厲元朗同志,工作期間不在崗位,無故曠工,因此,縣委做出如下處理決定,給予厲元朗同志停職三個月的處理,并且做全縣通報批評,限其在三天之內必須做出深刻檢討,以觀后效。會上,耿云峰同志強調,縣委將嚴格執行中央的八項規定,務實工作作風,嚴于律己,扎實做事。出了問題,無論涉及到誰,涉及到哪一個部門,哪一個行政級別,都要秉公處理,絕不袒護,絕不姑息,絕不手軟,堅決貫徹執行……”

     “啪”的一下,不等主持人講完話,季天侯氣憤的一拍桌子,按著遙控器直接閉掉電視機,還把遙控器扔在地上,摔成兩半。

     就連一向穩健的金勝也忍不住發了火,“耿云峰真是欺人太甚,這是要把人往死里整啊。”

     作為當事人的厲元朗反倒一臉平靜,置身事外,仿佛電視里說的不是他而是別人。

     季天侯從桌上的煙盒里抽出一支煙,剛要叼上,一股怒氣卓然上升,氣得他撤下煙團在手里,狠狠捏了個粉碎。可一看到厲元朗不動聲色的模樣,反而把他給驚住了,忙問:“元朗,你就不生氣?”

     金勝也是奇怪,厲元朗穩坐釣魚臺,不是給氣傻了吧。

     “呵呵。”厲元朗嘴角掛著冷笑道:“不知你們發現沒有,今晚這條新聞里有個怪相,有人故意在抬高耿云峰,花花轎子抬死人,人抬得越高,摔下來越慘……”

     這句話,令在場的季天侯和金勝都陷入深思之中,品味著厲元朗其中含義。

     縣委代理書記,重要講話和重要批示?這些話放在一個處級干部身上,是否夸大和出格了?若是被市委領導看見,會怎么想?這一招妙棋,出自誰的手筆?

     一連串的疑問,深深扎根在季天侯和金勝的腦海里,久久沒有散去……

     隨著一陣手機響起,厲元朗接到了楊綿純打來的電話,里面聲音嘈雜,吵鬧不聽,還伴有音樂動靜,一定是身處娛樂場所中。

     “厲大局長真是年輕有為,我老楊干了這么多年,從沒在電視里出過名,你一下子就成為名人了,不簡單啊。”先是譏諷一番,楊綿純才步入正題,音調也變得嚴肅起來,“明天早上九點局黨委要召開班子成員會議,你要在會上發言,不過是檢討發言,希望你提前做好準備。這可不是我的決定,是縣委的意思,組織部傳達的。另外呢,咱們局剛得到一筆維修辦公室的款子,明日就開始動工,我尋思你反正要停職三個月,辦公室閑著也是閑著,準備把一些破舊物品暫時堆放在你辦公室里,等三個月以后你上班再挪走。最好你明天就能把你的私人物品拿走,別到時候裝修工人當成垃圾給扔掉了。”

     這是楊綿純狠狠打厲元朗的臉,啪啪山響,震耳欲聾。

     經過這幾年的逆境中的經歷,早就把厲元朗磨練出來遇事不急不躁,不狂不惱的平和心態。索性他把手機調成靜音,端起酒杯對季天侯和金勝說:“不管這事了,咱們繼續喝酒,我還有個事兒請二位幫忙,就是關于燕游山療養院,請你們幫忙疏通一下,我要安排個人住進來療養幾天……”

     厲元朗有十成把握相信,自己的這份建議,水慶章和谷紅巖肯定會采納,下一步計劃自然水到渠成。

     與他泰然若之相比,此時有兩個人知道厲元朗的處理結果,都不約而同的對耿云峰有了老大意見。

     一個是林木,另一個就是錢允文。這不是沒拿他倆當干糧么!面對面時,耿云峰答應好好的,說會考慮他倆的建議,從輕處罰厲元朗,這下倒好,突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不僅停職,還在電視上大張旗鼓的把處理結果公布于眾,與其說這是在打厲元朗的臉,倒不如說把他倆的臉挨個都抽了一遍。

     原本是縣長人選的競爭對手,在對待厲元朗處理的問題上竟然出奇的思想一致。相約在一個僻靜小茶樓里見了面,雙方一合計,你耿云峰不是鐵定要當這個縣委書記嗎?我們就把你拉下馬,讓你當不成,還要蹲大獄吃窩頭!

     這年月,當官的很少有屁股干凈的,關鍵在于是否勤換內褲的問題。耿云峰又是個不講衛生的主兒,聽說他和縣財政局預算股的女股長關系曖昧……還有東進鄉副鄉長為了由副轉正,送給他一公斤的黃金飾品。某建筑公司為了承建一處縣城樓盤,給耿云峰一套二百多平米的精裝樓房,過戶在他小舅子名下,并且支付他老婆歐洲十日游的全部費用,聽說他在國外念書兒子的所有開銷,也全讓這家公司承包下來,等等。

     結果這倆人把有根有據的這些大約核算了一下,當時就嚇壞了。乖乖,這么多錢,要是都落實的話,耿云峰都被槍斃十次還帶拐彎的。

     這二人別的不行,要是弄個黑材料什么的,絕對是行家里手。況且,真要是扳倒耿云峰,那么也就是說縣委書記的寶座又空出來,林木是副書記,跨越一步不是不可能,錢允文沒了競爭對手,縣長之位豈不是唾手可得?

     林木當書記,錢允文做縣長,二人若是搭班子,一定配合得天衣無縫,想起來睡覺都要笑醒好幾回。

     剩下的,就是二人各自回去落實證據,關鍵時刻拋出這枚重磅炸彈。

     風雨飄搖的甘平縣,又要迎來一個陰霾的連雨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