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7章 補差價


    臭小子真是不識好歹啊!

     “呸,我才不信呢,這世上對我真心好的,只有巧紅姐,你不算!”小黑理直氣壯的說。

     “啥?臭小子你說啥?”楊華梅被這句話給氣到了。

     “別人家是娶了媳婦兒忘了娘,你這算啥?”

     “媳婦兒還沒進門,你就先不認我這個娘了?好小子,你是翅膀硬了,還是要翻天?”

     “老娘我這樣掏心挖肺的對你好,你還這樣說我,你良心不痛?”

     楊華梅在質問這些話的同時,眼睛里已經匯聚滿了水汽,眼眶中漸漸的包裹著一眶眼淚了。

     然而,小黑卻看不見。

     就算看見,也會裝作沒看見。

     因為他指著桌上的兩只碗:“你口口聲聲說你對我好,你看著西瓜粥分的,我和壯壯的竟然一樣的多!”

     “一樣的多咋啦?”楊華梅問。

     小黑指著壯壯大聲說:“他才多大點屁人啊,能吃下那么一大碗嗎?”

     “你再看看我,我這么大個的人,就這么一碗,我能吃飽嗎?”

     “你口口聲聲說你疼我,屁,沒有壯壯以前你眼里只有我哥。如今,你滿心眼里都是你那大孫子,吃個西瓜粥,就把你的真面目都暴露出來了!”

     “真面目?”楊華梅被這句話給氣到跺腳。

     她指著自己的鼻子問小黑:“你說,我這戴了面具?你個混賬東西,連你親侄子碗里的東西都要較勁兒,你還是不是人?”

     小黑冷笑:“他一個小孩子能吃得下那么多西瓜粥?我的食量你又不是不曉得,你就是偏心你那大孫子,我都看透了!”

     楊華梅的手指頭已經在顫抖了。

     “小黑你個沒良心的,這樣傷我的心,你滾,你給我滾出去!”

     楊華梅指著門的方向要小黑走,然而,小黑卻冷笑著,拉過凳子一腚兒坐下去。

     “娘,這話你說反了吧?”小黑架了個二郎腿,手指頭敲擊著桌面,斜睨著楊華梅。

     “娘,這屋子,分給了我。”

     “新宅子是我哥的。”

     “你的屋子,在老宅和新宅中間。”

     “所以,該走的人是你,不是我!”

     “啥?你說啥?”楊華梅的眼珠子差點瞪出眼眶,渾身血氣往上涌。

     “你個臭小子,你在說啥?當初咱假裝分家是為了讓你能順順利利娶到徐巧紅,不是真分家!”

     “中間那屋子也是搭起來糊弄下老徐家人的,你、你個混賬東西竟真要攆我去住那里?你要翻天啊你!”

     面對楊華梅的指責,小黑坐在那里老神在在的模樣,半點兒都沒有心虛的樣子。

     楊華梅氣得抓狂,沖到小黑跟前,用力推了一把小黑的肩膀。

     “混賬東西,我跟你說話吶,你聽到了沒!”

     “這屋子是我的,是我和你爹的!跟你沒份兒,你曉得不!”

     小黑鼻孔里哼哼的響,然后端起碗,大口大口喝著西瓜粥,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

     楊華梅氣得一把奪下他手里的碗,重重放到一旁的桌上。

     “我跟你說話吶,你還吃,吃!”

     小黑摳了摳被楊華梅震得發疼的耳朵,一臉不屑的瞥著楊華梅。

     “娘,拉倒吧!你給我哥整了新宅子,把這幾間老屋當破爛一樣扔給我,你良心不痛?”

     楊華梅氣得心口一陣一陣的發緊,她捂著心口,腳下踉蹌著往后連退了好幾步。

     小黑看到她這副樣子,不僅沒有半點焦急和擔心,反而還幸災樂禍的說:“咋樣?還真被我說中了?真的良心發痛了?”

     “這下,你該承認你偏心眼了吧!”

     小黑雙手叉腰,無比的理直氣壯。

     楊華梅張著嘴努力做了幾個深呼吸,心臟才稍微松緩一點。

     “小黑,你、你太讓我失望了,你這孩子咋就那么沒良心呢!”

     小黑繼續冷笑:“娘,你也早就讓我失望了。”

     “你拿出全部身家來幫我哥置辦了新宅子,把這幾間幾十年屋齡的老宅子留給我,還搞出一副不得了的樣子,”

     “要我感恩?那不可能,你這是打發叫花子!我才不感激你呢!”

     小黑一番唇槍舌劍,說得楊華梅瞠目結舌。

     “那你說,你要咋樣,才讓你覺得我不偏心?”她咬著牙問。

     小黑搖晃了下腦袋,理直氣壯的說:“不說別的,最起碼哥哥有的,我也得有。”

     “你給他搞了新宅子,把老宅子打發給我,這中間的差價是不是得補上?”

     補差價?

     楊華梅感覺自己的牙齒快要把舌頭咬破了。

     “中間的差價,你說,又該咋樣補上?”她顫抖著聲音問。

     小黑認真的想了想,說:“我呢,有兩個想法,要么,把這老宅子推了,重新起一座新宅子。”

     “宅子的規格也不需要太大太闊氣,就照著我哥他們那樣的就行!”

     楊華梅嘴角向上,擰成一個冷笑:“那說說第二個想法吧!”

     小黑說:“第二個想法就很簡單了,蓋新宅子花了多少錢,這老宅子又能值多少錢,把這中間的差價給我貼不上就成。”

     楊華梅目光冰冷的盯著小黑:“差價?那你再說說看,這中間耳朵差價大概值多少錢?”

     小黑抬起一根手指頭:“我不算你多,十兩銀子就成!”

     “你把這十兩銀子拿給我做彩禮,我往后就啥都不說你了,成不?”

     楊華梅沒吭聲,目光四下找尋。

     然后,她看到壯壯站在那碗旁,伸出手指頭去抓西瓜粥往嘴里塞,還在舔著手指頭砸吧著嘴。

     而小黑面前的那碗西瓜粥,因為他先前光顧著說話,所以還沒怎么吃。

     楊華梅心一橫,抓起小黑的碗,直接潑到了小黑臉上!

     這碗西瓜粥早就溫了,一點兒都不燙人。

     但是潑在臉上,那滋味肯定也不好受。

     至少,小黑是沒有那個口福了。

     果真,小黑被這么一潑,整個人瞬間傻眼。

     等到他回過神來,從凳子上跳起來,雙手胡亂抹著自己的臉。

     嘴里更是驚恐的叫喊著:“要死了要死了,我要燙死了……”

     這根本就燙不死人!

     所以楊華梅當下抄起了旁邊的笤帚,追在小黑身后就是一頓抽:“你個混賬王八羔子,你個沒良心的白眼狼,這就嫌棄老娘,還要趕老娘出屋,”

     “要榨干老娘的血汗錢不?”

     “老娘今個抽死你,就當沒生你這么個狗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