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而后立


    極陽城,天機商會,一間小分部。

     一個披頭散發、衣衫襤褸、血跡斑斑的男子走了進來。

     披發遮住了他的臉。

     商會中,往來的武林中人,形形色色,有不愿顯露身份者,遮頭蓋臉是常有的事,掌柜對此并不見怪。

     “閣下需要什么?”掌柜問道。

     “一輛獸車,一位地階高手,護送我前往青陽城。”披發男子說道,聲音很是年輕。

     “一萬兩銀子,不二價。”掌柜道。

     “我沒有銀子。”披發男子道。

     “這就難辦了,天機商會不做沒銀子的生意。”掌柜的聲音冷淡下來。

     “你看我這張臉,值不值一萬兩銀子。”

     披發男子艱難的抬起雙手,露出一張英俊至極的年輕臉龐。

     “公子真是個世間罕見的英俊少年,可我……不好男風。”掌柜搖頭道。

     英俊少年沒想到,這無極山下的極陽城中,天機商會竟然還有掌柜不認識自己的臉。

     他拿起柜臺上的毛筆,在一張空白的紙上寫下三個字,推向掌柜:“我的名字,當值萬兩銀子。”

     掌柜拿起紙張,轉過來一看,驚呼出聲:“趙云鋒?”

     “值不值?”英俊少年道。

     “值!”掌柜毫不猶豫的點頭。

     ……

     神州浩土,廣袤無限。

     這是一個屬于武者的世界。

     門派、世家、商會……一個個武道勢力林立天下,縱橫交錯。

     有得高望重的武林名宿,有名揚天下的俠少美女,有我行我素的江湖豪客,亦有……令人聞風喪膽的邪道惡人。

     江湖上有專門收集武林消息的勢力,最為出名的是‘萬知樓’。

     每每有什么大事發生,萬知樓總是第一個公告天下,奠定其在消息界首屈一指的地位。

     今日,一則爆炸性的消息,自萬知樓中傳出……

     無極門主的親傳二弟子‘趙云鋒’,因為勾結魔門圣女花流影,被其師諸葛軒廢掉武功,逐出師門。

     無極門位于神州南域,門主諸葛軒,是江湖上的頂尖高手,正道名宿。

     其女諸葛青蘭,名列神州十大美女,二弟子趙云鋒,是神州最頂尖的少年天才。

     武林名宿、絕色美女、少年天驕……皆在無極門,其名之盛,傳遍整個神州。

     趙云鋒資質出眾,天賦超群,作為無極門主的親傳弟子,身份顯赫,身旁又有絕世美女相伴,并且……傳聞他還有著一副好皮囊,是世間罕見的英俊少年。

     總之……一切常人幻想中才能有的美好之事,幾乎全部都聚集在趙云鋒身上,自然令他年紀輕輕,便已經名傳整個神州。

     而今,他被廢掉武功、逐出師門的消息傳出,自然是在江湖上掀起軒然大波。

     ……

     一駕獸車在大道上奔馳。

     拉車的黑鱗妖馬四蹄如飛,后方的車駕沒有車輪,懸浮于空中。

     車夫雙手拉著疆繩,平穩的駕著獸車,目光炯炯有神,太陽穴高高鼓起,是位武林高手。

     車夫看了天上的太陽一眼,已垂至天邊,道:“云鋒少俠,天色近晚,今天趕不到大城了,就在前方找個小鎮落腳如何?”

     馬車內。

     一個面如冠玉,目若朗星,鬢若刀裁,眉如劍刻的英俊少年,閉目盤膝而坐。

     正是被逐出無極門后,找天機商會護送的趙云鋒。

     當時趙云鋒披頭散發,衣衫襤褸,血跡斑斑,在天機商會早已收拾一翻,現在整潔干凈,溫潤如玉。

     “好。”

     趙云鋒回了一聲,沒有睜眼。

     常人見之,以為他是在打坐冥想,實際上,他在療傷。

     因為萬知樓傳出的消息,世人皆以為趙云鋒被諸葛軒廢掉了修為,逐出無極門。

     其實不然。

     消息只對了一半,他被逐出無極門不假,一身修為卻不是諸葛軒所廢,而是因為自己的修煉的原因,修為盡失。

     神州武道,人階煉氣、地階煉精、天階煉神,能夠在二十歲之內突破天階的武者,是最妖孽的天才,稱之為公子天驕。

     趙云鋒不足十八歲,便修煉至地階九重,有了突破天階的可能。

     神州的公子天驕,大多數十九歲突破天階,小部分十八歲突破天階。

     十八歲之前突破天階……一個都沒有。

     趙云鋒青春年少,意氣風發,誓要做第一個十八歲之前突破天階的公子天驕。

     于是,十八歲生日的前一天,趙云鋒沖擊天階煉神之境。

     經過整整幾個時辰的全力沖擊,終于……沖破了地階與天階之間的修為壁障,于腦海之中凝聚成一道神魂之環,成功踏入天階,成為第一個十八歲之前突破天階的絕世天驕。

     然而,趙云鋒還來不及高興,腦海中的神魂之環一出現,便如同打開了一座未知世界的大門,一股莫明的力量,在他腦海中覺醒。

     這股力量,產生一股不可逆轉與抗衡的吞噬之力。

     這股吞噬之力,先是吞噬了趙云鋒的神環之力,令神環崩潰,修為跌落地階煉精之境。

     而后,又吞噬了趙云鋒的精印之力,令九道精印一個接一個消散,修為一跌再跌,一路跌至人階煉氣之境。

     到了煉氣之境,腦海中的吞噬之力依舊浩浩蕩蕩,沒有絲毫停止的跡象,又將氣旋之力瘋狂的吞噬,九個氣旋相繼化為虛有。

     最終……當所有的氣旋消失,趙云鋒體內一絲元氣不剩,修為跌落至人階之下,成為了一個普通人。

     腦海中的吞噬之力,終于停止,一道半黑半白的光輪出現在腦海之中。

     趙云鋒如同記憶覺醒一般,腦海中涌出了對于這道光輪的認知——諸天生死輪。

     他來不及細想,自己腦海中為何會出現這道黑白光輪,自己為何會知道這道光輪的名字和諸般功效……很快便已經昏迷過去。

     昏迷之前,趙云鋒已經意識到……自己遇到了大造化、大機緣。

     一覺醒來,已是次日,趙云鋒十八歲的生日。

     沒人知道,在滿十八歲之前,趙云鋒已經突破天階。

     別人只知道,趙云鋒練功走火入魔,修為盡失。

     一瞬間,趙云鋒認知的無極門大變樣。

     那些對他恭恭敬敬,開口閉口對他的景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的精英弟子們,一個個對他冷眼相笑,甚至……向門主告狀。

     那些對他刻意交好,說他是無極門未來棟梁的長老們,也一個個站了出來,帶著各自的弟子一起告狀。

     一些精英弟子,仗著自己在無極門背景深厚,欺壓弱小,調戲女弟子,視宗規如無物。

     趙云鋒出身雖低,但天賦超群,入無極門后被門主收為親傳弟子,地位超然,那些犯錯誤的精英弟子一旦被他知曉,都被狠狠收拾了一頓。

     現在……全都變成了趙云鋒仗著自己是門主親傳弟子,耀武揚威,橫行霸道,出手傷人。

     這些告狀,只能令諸葛軒對趙云鋒失望,無法致死。

     真正捅了趙云鋒一刀的,是他最敬重的師兄朱正天。

     朱正天相貌英武,一向正義凜然,同為諸葛軒的親傳弟子,對于趙云鋒這個師弟,常常噓寒問暖、關懷備至。

     在無極門,趙云鋒最感激的是師父諸葛軒,最敬重的是師兄朱正天。

     可是……在他遭受誣告之時,朱正天沒有為他辯解,反而進一步誣陷,說趙云鋒勾結魔道,與魔女花流影的關系親密。

     去年在天邙山的地底迷宮中,趙云鋒與魔門圣女花流影有過一段生死經歷,兩人共同努力,才逃出生天。

     作為正道弟子,趙云鋒知道正魔有別,離開天邙山后便不再與花流影有所來往。

     至于與花流影關系親密,完全是花流影對他單相思而已。

     天地可鑒,趙云鋒心中對諸葛青蘭有意,對于花流影的追求,一概拒絕。

     然而,諸葛軒作為正道名宿,對于自己的名聲極為看重。

     如果趙云鋒還是當初那個天之驕子,這些事情都不算事情,諸葛軒可以容忍。

     而現在,趙云鋒修為盡失,成為了普通人,之前各位長老、精英弟子的告狀,就已經令諸葛軒對趙云鋒失望,再加上朱正天的誣蔑,諸葛軒選擇保全名聲,大義滅親,將趙云鋒處死。

     諸葛青蘭拼命相救,以死相逼,才保住趙云鋒一條命,改為斷其經脈,逐出師門。

     朱正天親手斷了趙云鋒的七十二條修煉經脈,并且趁機折磨了趙云鋒一番,才將趙云鋒扔出無極門。

     “有你在無極門,哪有我朱正天的出頭之日?師父最看重你,青蘭妹妹也喜歡你,現在好了……你完蛋了!我是師父唯一的弟子,無極門最耀眼的天才,將來,青蘭妹妹是我的,無極門主的位子也是我的,你就安心的做個廢人,過一輩子!”

     朱正天在趙云鋒耳旁低聲說道,然后一聲冷笑。

     一個斷了修煉經脈的廢人,縱然再有天賦,也不可能再修武道。

     從今往后,朱正天徹底不將趙云鋒放在眼里。

     ……

     馬車中。

     趙云鋒腦海中諸天生死輪轉動,一縷縷生命精華從白色的生輪中涌出,治療著趙云鋒的身體。

     經脈斷裂,非是神丹妙藥、珍世天材不可修復。

     可是,在生命精華的滋養下,短短兩日,趙云鋒的傷勢早已復原,體內斷裂的七十二條修煉經脈,也已經恢復如初。

     并且,破而后立,更加堅韌。

     今夜,便可重修武道,試一試諸天生死輪中的絕世功法——諸天生死經。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