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度碾壓


    眾人還在震撼趙云鋒輕而易舉的將趙云吉擊敗。

     結果……趙云鋒的話傳來,又令他們神色一驚,更是震撼。

     他們沒有聽錯,趙云鋒主動發出挑戰!

     并且……挑戰的是趙家任何一位二十歲之下的家族子弟。

     在這個范圍中,趙家可是有好幾位子弟,修為都達到了人階五重之上。

     趙云鋒畢竟只是人階三重的修為,擊敗人階五重的趙云吉,已經很令人吃驚,難道……還能勝過人階六重武者不成?

     即使如此,趙家二十歲之下的子弟中,還有人階七重的存在。

     甚至,還有人階八重、九重的存在,只不過不在家族之中,而是拜入了附近的宗門。

     但這已經足夠驚人,簡直令人不敢置信。

     眾人一臉震撼的看著趙云鋒,簡直以為他瘋了。

     趙龍城對于趙云鋒最有信心,聞言也神色一變。

     人階三重挑戰人階六重、七重,這太夸張,趙龍城都不相信,連忙道:“云鋒,不要沖動。”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若是真有人階六重、七重的家族子弟應戰,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趙云鋒轉身看向趙龍城,神色冷靜,沒有任何狂傲之色,道:“爹,相信孩兒,我有把握。”

     趙云鋒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既然敢說出這樣的話,自然是有足夠的把握。

     趙家子弟,優秀者拜入了附近的宗門——紫陽宗。

     在場二十歲以下的家族子弟,修為最高的只有人階七重,修煉的是家族功法‘青元功’,元氣強度,相比修煉無極天元功的武者遠不能及。

     以趙云鋒的元氣強度,哪怕是無極天元功的人階五重,都能碾壓。

     至于修煉青元功的武者,至少也能碾壓人階六重,甚至……不排除元氣強度勝過青元功人階七重的狀況。

     退一步講,萬一元氣強度不及青元功的人階七重,趙云鋒還有豐富的戰斗經驗,還有精妙的強大武技,碾壓人階七重,穩穩當當。

     趙家正是危難之時,應該團結一心,一致對外。

     家族之所以再起爭斗,是因為趙云鋒這根主心骨被逐出師門,沒了修為。

     在趙酉興那一脈的趙家人眼中,趙云鋒已經垮了,廢了,還連累了家族,所以……他們心中不服,要搶奪家主之位,由他們帶領家族發展。

     要想令趙家團結一心,必須讓他們明白,趙云鋒沒有廢,不算垮。

     所以……趙云鋒既然出手,那就要足夠驚人的勝利,才能徹底震撼每一個趙家之人的心,讓他們意識到,跟著趙云鋒,才是正確的路。

     擊敗趙云吉,雖然令人震撼,但還不夠震撼。

     趙云鋒的修為才是人階三重,實在是太低了,如果不夠震撼,他們對于趙云鋒還是不夠重視。

     只有徹底驚爆他們的眼球,徹底震爆他們的心靈,讓他們不會因為趙云鋒人階三重的修為而有任何的輕視,才算是足夠震撼。

     趙龍城雖然感到難以置信,但出于對兒子的信任,沒有多說。

     趙云鋒不是魯莽之人,既然有把握,肯定所言非虛。

     所以……趙龍城目光閃亮,反倒是期待起來,倒要瞧瞧……兒子怎么橫掃家族同代,重立威嚴。

     其余的人,可不像趙龍城對趙云鋒如此信任,怎么看都覺得趙云鋒是口出狂言。

     在他們看來,趙云鋒是有強大的實力不假,但也遺留著曾經的強者心態,有點認不清自己現在的狀況。

     人階三重就是人階三重,就算能打敗人階五重,那也只是實力強大的人階三重,越級戰斗的難度雖大,但也不是沒有天才人物能夠越級挑戰。

     所以……趙云鋒因為曾經的強者心態,而自視過高。

     尤其是剛才,越兩重境界擊敗地云吉,更是讓他心態狂暴,這才認為自己能夠勝過人階六重,甚至是人階七重。

     眾人心中轉念,腦補出他們認為合理的猜測,震撼過后,心中便有些嗤笑起來。

     至于趙家那幾個年紀在二十歲之下,修為在人階五重之上的子弟,心中更是有一團火焰燃燒起來。

     在他們看來,趙云鋒的話簡直狂妄,完全沒將他們放在眼里,過于輕視。

     哪怕他們曾經都將趙云鋒視為偶像般崇拜,此刻也不禁怒火燃燒。

     就連趙酉陽這一脈的家族子弟,都對趙云鋒的話大有意見,很是生氣。

     當然,今天趙酉興一脈欲奪家主之權,趙酉陽一脈自然是要同心協力,幾位子弟心中雖然生氣,卻也沒有跟趙云鋒分個高低的打算。

     趙酉興這一脈的家族子弟,卻是戰意澎湃,只要是符合條件的人,一個個磨拳擦掌。

     “趙云鋒,你現在是落毛的鳳凰不如雞,還敢如此囂張狂傲,你以為打敗了趙云吉,便能輕視所有家族子弟,我趙云漳與你一戰!讓你清醒清醒。”

     一道怒喝聲響起,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年,從大殿右邊的眾人中走了出來。

     趙星河有四個兒子,趙云漳是趙星河第二子的幼子,年方十八,人階六重的修為。

     趙星辰的孫輩,數量不少,但年紀都不大,長孫趙云俊現年十八歲,人階九重的修為,是紫陽宗弟子。

     趙云吉是趙星辰的二孫子,再往下,年齡都比趙云吉小,修為也都比趙云吉低。

     趙酉興一脈的后輩子弟中,年紀二十歲之下,修為人階五重之上的幾個,都是趙星河的孫輩。

     趙云漳氣勢洶洶的走出,雙手握著拳頭,似乎很是生氣,大步的走向趙云鋒。

     趙云鋒淡淡的看著趙云漳,對方是趙家子弟中脾氣最火爆的之一,他與趙云鋒、趙云俊都是同年紀,小時候沒少打過架,互有勝負。

     長大后,趙云鋒拜入無須門,趙云俊拜入紫陽宗,趙云漳天賦最次,連紫陽宗都沒能進入,在家族修煉。

     等趙云鋒從無極門回來,趙云漳再見到趙云鋒已經連腳后跟都摸不到了,只能暗自神傷。

     小時候一起打架的時候,明明都差不多,為何長大了差距那么大?

     對于趙云鋒,趙云漳既是羨慕,又是嫉妒。

     現在,趙云鋒被逐出無極門,趙云漳聽到消息后,有些感慨,也有些莫明的舒爽:你終于比老子還差勁了。

     這種心理是奇妙的。

     趙云漳覺得趙云鋒比自己差勁,心里就非常爽快。

     所以……當趙云鋒向所有二十歲之下的子弟發出挑戰時,趙云漳生氣了,格外生氣。

     什么意思?

     你又要爬到我頭上去了?

     這不可能!

     趙云漳緊緊的握著雙拳,氣勢洶洶,不像是要決斗,倒像是去打架。

     “你已經趴下了,就別想再爬起來。”

     趙云漳大步走至趙云鋒面前,一聲大喝,掄起拳頭便砸了過去。

     拳頭上,頓時閃爍出氣芒。

     趙云漳一副打架的樣子,但一出手,并不是雜亂無章的打法,而是施展了武技——震山拳。

     趙云鋒剛剛擊敗人階五重的趙云吉,趙云漳自然不會輕視趙云鋒的實力,一出手便全力以赴,用了真本事。

     震山拳!

     趙云鋒施展出同樣的武技,右手一拳轟出,氣芒閃爍。

     他手上的氣芒,比對方更加強烈,元氣強度要更勝一籌。

     砰——

     兩只拳頭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爆響。

     同樣的武技,一個是人階三重,一個是人階六重。

     任誰都覺得,人階三重會被一拳轟飛。

     結果……卻完全相反。

     趙云鋒踏立于地,不動如山。

     趙云漳感受一股恐怖的力量沖擊而來,幾乎不可抗衡,身體不由自主的后退。

     怎么可能?

     趙云漳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感覺整只右臂都麻了。

     趙云鋒一步向前,動作靈活無比,左手成爪,反向上方一抓。

     趙云漳的右劈,正是發麻之時,右拳反彈而起,手腕被趙云鋒的左手抓了個正著。

     趙云鋒左手一拉,趙云漳的身體便失去了平衡。

     這時,趙云鋒右手成掌,往趙云漳腋下一頂。

     呼——

     趙云漳的身體頓時便飛了起來,在趙云鋒頭頂劃過一條弧線,狠狠的摔落于地,發出一聲慘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