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后輩對決


    時辰尚早。

     趙云鋒停止了修煉。今天趙家子弟與伏、童、封、龐四個家族的子弟約戰,他不放心,要去瞧瞧。

     天賦好的家族子弟,都拜入了宗門。

     留在青陽城的家族子弟,修為最高的基本都是人階七重的樣子。

     在人階七重的武者中,趙云義的實力很強,倒是不懼任何人,可駕不住對方人多,若是車輪戰,趙云義未必能敵。

     趙云鋒已經突破人階五重,修煉不必急于一時半刻,自然是出去走走,以免趙家子弟吃虧。

     青陽城,趙家坊市外,有一座小廣場。

     一些在外冒險的武者,獲得了一些物品,因為在坊市中沒有店鋪,就喜歡在廣場上擺個地攤賣出去。

     廣場上的地攤不受坊市保護,爾虞我詐,但架不住價格便宜,交易方便,也發展成了個小市場,每天都有不少人擺攤。

     下午時分,一些十分年輕的武者,來到廣場之上,分成兩個部分對峙起來。

     一方人少,是趙家子弟,一方人多,是封、伏、童、龐四個家族的子弟。

     那些擺攤的武者一看雙方要干架的樣子,連忙收了攤位避開,退至廣場邊緣看戲。

     這些家族子弟,年紀不大,修為卻高,大多數的普通武者都比不上。

     并且,他們身后還有龐大的家族,決不是普通武者能夠招惹,若是攤位被打壞了,只能自認倒霉,自然是遠遠避之,在邊上看熱鬧。

     “這趙家子弟還真是頑強啊,現在趙家風雨飄搖,受青陽城各大家族排擠,在這個時候,趙家子弟竟然還是如此強勢,連戰三日都不氣餒啊。”

     “趙家子弟的實力真是不錯,第一天戰封家、伏家,第二天戰封家、伏家、童家,今天又多了龐家,嘖嘖……今天是要以一敵四的節奏啊!”

     “龐家子弟,有兩個人階七重在家,今天趙家子弟怕是要吃虧了。”

     “以一敵四,本就不公平,若非趙家的趙云鋒出了變故,他們怎敢聯手針對趙家?”

     ……

     廣場四周,議論紛紛。

     普通武者,才不管你正道魔道,能讓他們好生活的就是好道。

     趙家在青陽城的勢力擴張,與各大家族產生了不小的利益糾紛,但與普通武者之間,卻是沒有利益沖突。

     趙龍城治家嚴格,禁止趙家子弟欺負普通武者。

     六年之前,旁邊的坊市還不屬于趙家,而是屬于荊家,荊家之人可不允許旁邊廣場上有人擺攤,一旦發現,立即就會有人驅逐。

     而趙家接手這個坊市之后,卻是允許普通武者在廣場上自由擺攤。

     所以……普通武者對趙家的感覺還不錯,心態上對趙家更親近一些,趙云鋒有沒有勾結魔道?他們一點都不在意。

     年輕人血氣方剛,沒有多說,三言兩語之后,便開始比試起來。

     從人階四重武者開始,趙家與另外四家子弟,相繼出戰。

     戰斗之時,是一對一的對決,敗者離場,勝者繼續。

     同境界的武者,最后哪邊站在場地上,便算是獲勝。

     趙家人少,另外四家子弟人多,人階四重的武者,對方比趙家多了三倍。

     這意味著,趙家平均每個人階四重的子弟,要戰對方三個。

     即便趙家子弟有幾位人階四重實力很強,但也被對方的車輪戰拖垮。

     當趙家的人階四重子弟都敗下陣來,對方還有兩個人階四重沒上場。

     這一境的對決,趙家落敗。

     趙家子弟,憤憤不平,若不是今天多了龐家子弟,人階四重境界的對決,趙家不會輸,能夠以一敵三,橫掃童、伏、封三家的人階四重子弟。

     童、伏、封、龐四家的子弟,則是心情大好。

     贏就是贏。

     長久以來,他們都在趙家子弟面前屈服,現在終于雄起,眾目睽睽的將趙家子弟擊敗,情緒振奮得很。

     人階四重子弟對決后,馬上迎來人階五重子弟的對決。

     這一境,趙家偏弱,昨天戰童、伏、封三家都敗了,今天對方還多了個龐家,沒有懸念,又落敗。

     童、伏、封、龐四家子弟,更是振奮,一個個出言譏諷,將趙家貶得一毛不值。

     人階六重子弟的對決,昨天趙家對童、伏、封三家獲勝,今日多了龐家,形勢也發生逆轉,趙家又落敗。

     人階四重、五重、六重的對決,趙家三連敗,縱然心中感覺不平,也難掩失落。

     童、伏、封、龐四家子弟,則更是興奮熱烈。

     趙家子弟,曾經在青陽城何等強勢?堪稱霸道,哪怕是城主府的后輩子弟,遇見了都退讓三分。

     而現在,卻是被他們殺得連連敗退,遭遇三連敗,大挫其銳,四家子弟心中激動無比。

     “讓趙家來個四連敗!”

     “不錯,趙家四連敗,今日我們全勝趙家。”

     “敗者讓道,從今往后,趙家子弟遇見我們,都要繞著走。”

     ……

     人階七重的對決還沒開始,四家子弟已經紛紛吶喊,似乎這一境的對決,已經成為定局。

     趙云義聽得滿腔怒火,大聲道:“你們不要高興得太早,人階七重之戰,趙家必勝。”

     說話間,趙云義便大步走出。

     趙家子弟中,人階七重,僅他一人。

     對方,童、伏、封三家各有一人,龐家有兩人。

     童、伏、封三家的人階七重子弟,昨天與趙云義已經交手,趙云義連戰三場,連敗三人。

     對于趙云義,童、伏、封三家的人階七重子弟都很是忌憚,將目光投向了龐家兩位人階七重子弟——龐不易、龐不覺。

     龐不易、龐不覺都是十九歲,兩人都在一年前就踏入人階七重的修為。

     兩人修為相當,都是龐家主脈子弟,身份也相當。

     修為、身份相當的兩人,應該地位也相當。

     可龐不易、龐不覺二人,地位明顯不同,前者的氣勢、神色,明顯都要高于龐不覺。

     龐不覺道:“要不要我上去打頭陣?”

     語氣中有點請示的意思,龐家子弟顯然以龐不易為主。

     龐不易搖搖頭,直接走向前去:“不用,我隨便就能碾壓他。”

     聲音很是隨意。

     眾人聞言,皆露訝色。

     趙云義的實力,有目共睹,昨天可是與童、伏、封三家的人階七重連續戰斗,連敗三人。

     很顯然,趙云義在同境界中,有著十分強大的實力。

     與趙云鋒一戰后,趙云義先是沮喪,后來受其父勸解,解開心結,反而武功造詣突破,實力大增,同境界中,幾無敵手。

     同為青陽城武道家族的主脈子弟,又是同年紀,突破人階七重的時間也差不多,兩人自然熟識。

     之前,龐家巴結趙家,龐不易對于趙云義可是客氣得很。

     現在,聽著龐不易那淡然而囂張的話語,趙云義心中頓時涌出一團怒火。

     他討厭這種態度。

     這是對他的一種輕視。

     趙云義冷哼一聲,道:“龐不易,誰給你的勇氣,在我面前,竟敢如此輕狂。”

     “輕狂?”

     龐不易搖頭一笑,道:“不是我輕狂,而是我真的能夠隨意碾壓你,實話實說而已。”

     話音落,一股澎湃的氣息從他體內爆發而出。

     在眾武者的元感之中,龐不易的體內出現了一個、兩個……足足八個氣旋的波動。

     之前,他用了一門鎖氣法,讓人無法感知氣旋波動,眾人都以為他還是人階七重的修為。

     沒想到,他竟然已經突破至人階八重。

     趙云義眉毛一挑,他有自知之明,他在人階七重武者中實力很強,但與人階八重武者相比,卻是相差甚遠。

     趙云義道:“我們人階七重之間的對決,你已經突破人階八重,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