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欺人太甚


    趙家子弟,頓時怒議紛紛。

     旁邊觀戰的武者,也嚷嚷不斷。

     人階七重武者間的比試,結果……龐不易已經突破人階八重的修為,卻入場一戰,這完全不顧規則,就連旁邊看熱鬧的武者都看不下去。

     龐不易嘿嘿一笑,道:“趙云義,我們都是十九歲的年紀,我是龐家后輩,你是趙家后輩,我們一戰,有何不可?還是說……呵呵。

     你一看到我龐不易就怕了,嚇得屁滾尿滾?若是如此,那你就滾吧,帶著你的屁與尿,滾回趙家去,從此之后,趙家后輩見我龐家后輩,低頭三尺,繞道而行。”

     趙云義雖未拜入宗門,但在留在家族的子弟中,他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趙家長久以來的強盛,令他的性格向來強勢,與其他家族子弟打交道,可以說得上是霸道,何曾受過如此之辱?

     被龐不易一激,趙云義全身的血液都憤怒得沸騰起來,呼吸急促,如拉風箱。

     強烈的憤怒令趙云義有點失去理智,一時間忽略了自己與人階八重武者之間的差距。

     趙云義喝道:“放你龐不易的狗屁!我趙云義橫行青陽城時,你在我身旁就如同一條狗一般討好諂媚,我會怕了你?”

     趙云義拍著胸膛,神色憤怒,正要應戰,趙家子弟中傳出一道稚嫩的聲音:

     “云義堂哥,我們都知道你不怕龐不易,不過現在是趙家與對方四家人階七重子弟的對決的時候,你要出手教訓龐不易,還請另約時間,不要耽擱了今日之戰。”

     眾人聞言,都向趙家子弟中看了過去。

     這話說得其妙。

     趙云義被龐不易激得無路可退,這話一說,卻是給了趙云義一個臺階下。

     話中之意,是勸趙云義不要沖動,但一點都沒有掃趙云義的威風,趙云義聞言,頓時便冷靜了幾分。

     說話之人,是個十一二歲的少年郎。

     趙家子弟的目光也都落在他身上,微微點頭,是趙龍城的三兒子——趙云錚。

     趙云義一冷靜下來,便知道自己的實力與人階八重之間還有差距,眾目睽睽之下,與龐不易動手,必遭羞辱。

     他雖沖動,但并非愚不可救,冷靜下來,自然知道接下來該怎么做。

     趙云義道:“不錯,龐不易,我倆之戰,另約時間,現在是人階七重子弟間的比試,你已經超出修為,不能參戰。

     今日之戰,我趙家子弟以一家之力,戰你四家后輩,已經是吃了大虧,眾目睽睽之下,你可別壞了規則,給我退下。”

     龐不易見趙云義竟將那股怒火壓了下去,沒有直接應戰,倒還真是讓他沒了動手的借口。

     不過,已經上場,讓他再退下去,卻是不可能。

     龐不易臉上閃過一道狠色,道:“廢物……你就是害怕我龐不易,不敢與我一戰,想找借口逃避?沒門!”

     話音落,龐不易一個縱躍向前,如兔起鶻落,沖向趙云義。

     距離趙云義還有近丈許之遙,龐不易的手掌便綻放出閃爍的氣芒,一掌擊出。

     氣勁排空,掌力瞬間便劈至趙云義面前。

     趙家子弟,無不大怒。

     龐不易身為人階八重武者,此時此刻參與人階七重子弟間的比試,大大破壞了規則。

     一旁觀戰的人群中,也一片嘩然。

     龐不易直接出手,逼著趙云義不戰也得戰,這不僅僅是輕視趙云義,更是明擺著沒將趙家放在眼里。

     這令眾人心中嘆息,趙家果真是今時不同往日,若是之前,誰敢對趙家如此不敬?

     龐不易的出手,出乎眾人意料,可趙云義一直精神警惕,防備著龐不易。

     龐不易一動手,趙云義便反應過來,兩眼之中閃過一道厲芒。

     對方欺人太甚,趙云義不戰也得戰,心中怒火再次沸騰,也激起了他心中的那絲傲意。

     他的實力在人階七重,已屬頂尖,倒要瞧瞧,人階八重的實力,能夠強過他多少。

     趙云義運氣于雙腳,氣芒一閃,身體便瞬間橫移三尺,避過龐不易的掌擊。

     同時,施展出八極掌,同樣隔空向龐不易一掌拍去。

     龐不易微微一訝,他陡然出手,趙云義竟然能夠輕松避開,可見實力之強,距離人階八重,亦不太遠。

     這更加增添了龐不易的戰意,目光一凝。

     自己堂堂人階八重武者,破壞規則出手,若不能重創趙云義,反而會傳成一個笑話。

     龐不易立掌如刀,豎斬而下,施展出人階上品武技——掌云刀。

     掌云刀,看似掌法,實為刀術。

     即便是由掌刀施展而出,也透露出一股凌厲之意,掌氣化刀勁,鋒銳無匹。

     趙云義的掌勁,被輕松破開。

     同樣是人階上品武技,趙云義的武功造詣不比龐不易遜色。

     但龐不易修為高出一重,元氣強度便高出一截,施展出來,威力驚人,勝過趙云義的八極掌。

     只見龐不易立掌如刀,一刀又一刀斬下,刀勁破空,令趙云義的八極掌完全失去了作用。

     掌勁剛剛離體,便被刀勁破開。

     那刀勁鋒銳至極,一道又一道劈來,令趙云義大感危險,腳下氣芒一直閃亮,需要不停的躲避,才能夠勉強與龐不易一戰。

     不過,龐不易的掌云刀,一刀快過一刀,刀勁連綿不絕的殺來,令趙云義躲避的范圍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兩人交手不到二十招,趙云義便避無可避,被一道刀勁擊中,劈在胸膛。

     砰——

     趙云義被刀勁劈飛,胸前的衣衫被破開一道裂縫,身上出現了一道血紅的刀印,一股劇痛傳來。

     摔落于地,趙云義吐出一口鮮血,神色痛苦。

     龐不易下手極重,一擊中趙云義,便將趙云義重創。

     刀勁不是真正的刀刃,沒有破開趙云義強勁的皮膜,但鋒刃的刀勁卻是傳入體內,對身體內部造成了破壞。

     趙云義受了內傷,一時半刻難以恢復,手掌壓著胸膛受傷處,忍不住一聲慘哼。

     “哥。”

     趙云義的弟弟連忙沖了上去,扶住了趙云義的身體。

     趙云錚則是氣憤不平的喝道:“龐不易,你破壞家族之間的斗爭規則,就不怕我趙家高手的懲罰嗎?”

     龐不易冷冷一笑,道:“趙家高手?趙家有幾個高手?呵呵……之前的趙云鋒倒是能算一個,可惜現在他已經是個廢人。

     沒了趙云鋒,你趙家算什么東西,你們趙家所有高手加起來,都不夠我龐家家主一個人打,也敢威脅我?”

     龐不易看著趙云錚,兩眼中精光一閃:

     “你這小破孩是叫趙云錚,是趙云鋒的弟弟是吧?趙云鋒躲在趙家不敢出來,我還想跟他這個天之驕子比上一比呢。

     嘿嘿……正好將你拿下,看他這個做兄長的,來不來救他弟弟。”

     話音一落,龐不易便向趙云錚一步一步走去。

     趙云錚臉色一變,他才十二歲,還未踏入武道,后輩子弟間的比試,怎么也輪不到他頭上。

     可現在……龐不易這個人階八重,竟然要對他這個未入武道之人動手?

     這不僅僅是壞了家族斗爭間的規則,而是壞了所有武者間的規則。

     趙家子弟皆一臉大怒,幾人向前,攔在了趙云錚面前。

     一旁觀戰的武者,也面露怒容,龐不易此舉,令人不恥。

     少數心思活躍的人,則是微微一驚。

     龐不易如此猖狂,是自己所為,還是龐家指使啊?

     之前的龐不易,沒這么狂妄!

     那么……極有可能,他是受龐家指使!

     這些人心中一緊,這是一個信號啊,龐家要挑明對趙家動手了嗎?

     砰砰砰……

     龐不易出手,阻擋在趙云錚面前的幾位趙家子弟,都被擊飛。

     很快,兩人之間,便無阻擋。

     龐不易一聲獰笑,正要出手抓向趙云錚,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你敢碰他一下,我斷你兩只狗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