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家主出手


    “好。”

     ……

     趙家的后輩子弟,都興奮至極,大聲歡呼。

     趙云鋒以人階五重修為,擊敗人階九重的龐不舉,此戰創造青陽城前所未有之奇跡,必定震爆整個青陽城。

     在往后的歲月中,這一戰都能夠流傳下去,成為趙云鋒的傳說之一。

     相比趙家武者的興高彩烈,龐家武者則一個個臉如寒霜。

     尤其是家主龐鎮元,臉色極其難看。

     他帶著龐家武者,浩浩蕩蕩而來,萬眾矚目,整個青陽城的勢力都在關注。

     按龐鎮元的預料,龐不舉先碾壓趙云鋒,他再碾壓趙龍城,勢若破竹般的擊垮趙家,讓趙家不得不對龐家大賠償。

     趙家那個日進斗金的坊市,龐鎮元早就看在眼中,至少也要趙家將坊市賠償出來,龐家方可罷休。

     結果……事情完全沒有按照龐鎮元所料的發展,龐不舉反被趙云鋒碾壓。

     眾目睽睽之下,這是何等的令人可笑?!

     不知多少人在看著龐家的笑話。

     的確如此,觀戰的武者們震撼之余,心頭也有點暗爽。

     明眼人都知道,趙、龐兩家爭斗的源頭在于龐家。

     龐鎮元帶著龐家高手,傾巢而出,浩浩蕩蕩殺向趙家,明擺著是見趙家沒落,趁勢欺人。

     龐家吃虧,很多人喜聞樂見。

     至于各大勢力的武者,倒是沒怎么笑話龐家,而是心中震撼,趙云鋒的實力,超出他們的意料。

     不過,趙云鋒終究只是人階五重的修為,就算實力逆天,能夠橫掃人階九重,但也遠遠不能與地階武者相提并論。

     所以……今日趙家之劫,僅靠趙云鋒的表現,還無法解決。

     各大勢力的武者將目光都轉到了龐鎮元身上。

     決定趙家命運的,還得看龐鎮元的想法。

     龐鎮元乃地階五重強者,而趙家……沒聽說有人突破地階五重,龐鎮元若出手,趙家……無人能夠抗衡。

     兩家之間的戰斗,已經拉開序幕。

     各大勢力的武者心中都知道,龐鎮元不可能就此罷手。

     趙云鋒以斬空刀勁擊飛龐不舉,神色冷峻。

     龐不舉發出的是生死挑戰,想取趙云鋒性命,趙云鋒自然是要取了他的命,完成這場生死對決。

     嗖——

     趙云鋒腳下元光閃亮,一步向前,繼續施展出斬空刀,向龐不舉劈去。

     龐不舉身上,皮開肉綻,鮮血淋淋,已然受傷不輕。

     若是再中幾道刀勁,性命堪憂。

     摔落于地的龐不舉就地打滾,欲避開斬空刀勁,但還是慢了一分,身上又多出一條傷口,又是一聲慘叫。

     龐鎮元兩眼中滿是怒火,一聲大喝:“趙云鋒,你入魔太深,眾目睽睽之下,竟敢殺人嗎?”

     說話間,龐鎮元心海中,五道精印都摧動,地階五重的氣息釋放而出。

     呼——

     四周氣勁震動,澎湃的精氣如江河奔騰。

     遠遠的,龐鎮元出手,對趙云鋒拍出一掌。

     氣旋之力、精印之力凝聚成一道肉眼可見的掌印,爆射而出。

     這一刻,不知多少武者心中一緊。

     地階五重高手的一掌,對于人階武者而言,有如山崩海嘯,是不可抗衡的力量,觸之即死。

     龐鎮元與趙云鋒,相隔數丈之遠,可他手掌一拍,掌印飛射而出,眨眼之間便拍至趙云鋒面前。

     就在這時,趙云鋒身前突然間多了一道身影。

     趙龍城的精神一直鎖定在龐鎮元身上。

     龐鎮元調動氣旋、精印之力時,趙龍城便知他要對趙云鋒動手,阻攔在了兩人之間。

     這道威力恐怖的掌印,對人階武者而言,觸之即死,甚至對于許多地階武者而言,都是不可抗衡的力量。

     但趙龍城僅是隨手一揮,啪的一聲,便將掌印擊潰,化于無形,身影蚊絲不動。

     趙龍城看著龐鎮元,目露寒光:“龐鎮元,你好歹也是一家之主,竟如此卑鄙無恥,插手后輩子弟間的戰斗,眾目睽睽之下,不怕令人恥笑?!”

     趙云鋒雖未中掌,卻受掌勢籠罩,大感威脅,連忙化攻為守,龐不舉趁機躲過一劫。

     龐鎮元的身影一閃,落在龐不舉面前,道:

     “趙龍城,你兒子入了魔道,心狠手辣,殘酷無情,殺機太重,難怪會被無極門廢了修為,逐出師門。”

     龐不舉站了起來,他身上兩道傷口,鮮血直流,看著趙云鋒,目光又是忌憚,又是怨恨。

     龐不舉狠聲道:“趙云鋒,你的實力倒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這有什么用?

     青陽城是地階高手的天下,你在人階的實力再強,也影響不了今日這一戰,今日……龐家必以你之鮮血,雪龐不易之恥。”

     趙云鋒看著神態狼狽的龐不舉,笑道:“有什么用?宰你綽綽有余。”

     龐不舉目光一凝,道:“可惜,在我家家主面前,你就是個屁,能奈我何?倒是你……呵呵!”

     龐不舉一聲冷笑,對龐鎮元道:“家主,趙云鋒不可留,今日不除,他日必成后患。”

     龐鎮元微微點頭,輕輕揮手,讓龐不舉退下。

     “趙云鋒,等下我會親手了結你。”

     龐不舉對趙云鋒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返回龐家眾人之中。

     趙云鋒神色平靜,眼中卻是閃過一絲殺機。

     龐不舉……活不過今天了。

     龐鎮元已出手,沒趙云鋒的事了,也退了回去。

     龐鎮元沒有阻攔,只要擊敗了趙龍城,趙家便面臨末日,他要殺趙云鋒,易如反掌。

     “趙龍城,我們也算是相識了幾十年,別說我龐鎮元不給你趙家機會。”

     龐鎮元看著趙龍城,道:“只要趙家把西城坊市轉讓給龐家,然后……交出趙云鋒這個魔道份子,今日趙家便可渡過一劫。”

     趙龍城呵呵一笑,道:“龐鎮元,只要你替龐不易向趙家道個歉,然后把龐不舉交給趙家,今日龐家也可渡過一劫。”

     龐鎮元的神色一冷,地階五重的威勢,滔天蓋地,喝道:“趙龍城,你以為我跟你開玩笑?

     敬酒不吃便要吃罰酒,動起手來……趙家可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徹底丟盡臉面,嘿嘿……到時候可是會有很多勢力痛打落水狗。”

     趙龍城將體內的鎖氣法散開,頓時……一股強大而澎湃的威勢,洶涌而出。

     氣海之中,九個氣旋。

     心海之中,五道精印。

     地階五重的修為氣息,完全顯露出來。

     趙龍城冷冷的道:“龐鎮元,我也不是跟你開玩笑,趙家雖然出了變故,但也不是你龐家能夠欺壓得了,地階五重很了不起嗎?我也是!”

     龐鎮元的臉色一變,露出震撼之色。

     趙龍城的修為,竟然也是地階五重?!

     什么時候突破的?

     為什么一點消息都沒有啊?

     對于地階四重,龐鎮元有信心碾壓,但一樣是地階五重,那就難說了。

     對于趙龍城,龐鎮元失去了必勝之心。

     這令龐鎮元的臉色變得極差,今日龐家鬧出如此大的動靜,若是徒勞無功,那會貽笑大方的。

     龐家武者,在龐不舉落敗之時雖然氣憤,但依舊士氣高昂,對于兩家之間的爭斗,還是有著十足的信心。

     因為,龐家家主龐鎮元是地階五重強者,而趙家沒有,可以萬無一失的碾壓趙家。

     結果……趙家家主趙龍城竟然也顯露出地階五重的修為,這令龐家的優勢,蕩然無存。

     看熱鬧的武者們,感受著趙龍城的修為,一開始是震撼,很快……便有人笑了起來。

     龐家趁火打劫,強勢欺人,結果卻踢到了鐵板,普通武者自然喜聞樂見。

     至于各大家族的武者,震撼之余,則一個個臉色慎重。

     趙龍城竟然突破了地階五重,這在青陽城已經是屈指可數的強者,想從趙家身上啃下一塊肉來,難度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