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地階上品


    看著臉色難看的龐鎮元,趙龍城微微笑道:

     “龐鎮元,是不是考慮一下我的意見,向趙家道個歉,把龐不舉交出來,今日之事,就算結了。”

     趙龍城的話聽在龐鎮元耳中,極為刺耳。

     龐鎮元冷聲喝道:“趙龍城,就算你突破地階五重,也是剛突破不久,并且還沒與人交過手。

     而我……突破地階五重已經整整七年,就算是同境界,我也一樣能碾壓你。”

     話音一落,龐鎮元不再廢話,直接出手。

     他的雙手不僅元光閃亮,還冒出火焰,猛的劈斬而下。

     掌刀劈下,不再是虛無的氣勁,而是化作了一道火焰刀芒,鋒銳而凌厲,破空而出,直斬趙龍城。

     地階武技——火焰刀。

     龐家擅長刀法,掌法也是以掌為刀,攻勢凌厲。

     先是龐不易被斷雙手,臉被抽得青腫如豬,后是龐不舉身受重創,鮮血淋漓。

     這都是眾目睽睽下發生的事,龐家如何能退?

     龐家已如離弦之箭,已經出了弦,便不可能回頭,只能一直往前射下去。

     今日之戰,只要拿下趙龍城,龐家之前的失敗就都不算是失敗,依舊能夠笑到最后,從趙家啃下一大塊血肉。

     作為一名資深的地階五重強者,龐鎮元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著極大的信心,最終能夠贏得這一戰。

     龐鎮元的出手,在趙龍城意料之中,他輕笑一聲,兩指伸出,并攏如劍,向前一點。

     凌厲的指勁宛如劍芒爆射向前,與火焰刀碰撞在一起。

     轟——

     指勁劍芒、火焰刀芒,同時爆裂,向四方飛濺。

     趙龍城以指為劍,很是輕松便將龐鎮元的火焰刀芒擋下。

     同為地階五重,趙龍城有此實力,并不稀奇。

     龐鎮元知道,戰一位同境界的對手,三五招之間,難以看出高低,必須十數招后,才能夠看出一點局勢優劣。

     分出勝負,至少也要三五十招之后。

     龐鎮元自信,憑著更深厚的修為,最后獲勝的一定是自己。

     火焰刀!

     龐鎮元雙手元光強烈,化成火焰一般,極速劈斬。

     一道道火焰刀芒爆射而出,連綿不絕。

     趙龍城指出如劍,手指每一點,每一劃,都如劍術一般,劍芒銳利,將火焰刀芒,不斷擊潰。

     兩人戰況激烈,一出手氣勁便能攻出數丈之外,指勁劍芒、火焰刀芒璀璨耀眼,連連碰撞,氣勁四散,宛如煙花綻放,聲勢如雷。

     看上去極為壯觀。

     三五招。

     上十招。

     ……

     整整二十招過后,兩人的戰斗,依舊如開始之時。

     龐鎮元的火焰刀芒,越來越快,越來越強,但都被趙龍城的指勁劍芒擊潰。

     趙龍城看上去,臉不紅,氣不喘,一點也沒有拼盡全力一戰的樣子。

     這令龐鎮元內心驚訝,趙龍城才突破地階五重不久啊,為何能夠與自己戰得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龐鎮元也沒有拼盡全力,為了取勝,他不得不全力摧動體內氣旋、精印中的力量,逐漸的提升火焰刀芒威力。

     可惜,隨著他的火焰刀芒威力提升,趙龍城的指勁劍芒,力量也在增強。

     五十招后,兩人依舊勢均力敵。

     趙龍城一個新晉地階五重,竟能夠與龐鎮元這個資深地階五重戰得旗鼓相當,令人感到意外的同時,也心情激蕩。

     對于普通武者而言,能夠見到這種程度的戰斗,已經是一種幸運。

     至于各大家族的武者,看著這一戰則暗暗驚憾。

     許多大家族心中都打起了退堂鼓,不敢再打趙家的主意。

     哪怕趙云鋒這個傳奇天驕沒落,但趙家的實力,依舊強大至極,哪怕是在青陽城的武道豪門中,也排名前列,絕非一般勢力能夠招惹。

     甚至……就連童家、伏家、封家這樣的武道豪門,都對趙家充滿了忌憚以及后怕。

     這幾日,童、伏、封三家可是與趙家子弟產生了不少矛盾,原以為趙家和自己家族一樣,也是地四家族,今日才知曉,趙家已經有了地階五重強者,是地五家族。

     惹不起,惹不起!

     龐鎮元已經全力以赴,卻占不到絲毫上風,越戰心中越驚,同時也越憤怒。

     今日多少雙眼睛看著趙、龐兩家之爭?

     眾目睽睽之下,若不能拿下趙家,對于龐家而言,就是失敗。

     “刀來!”

     戰斗中的龐鎮元一聲大吼。

     龐家武者中,一名地階高手向前,他雙手捧著一柄金環大刀。

     此人將金環大刀,往前一扔,大喝一聲:“家主,接刀!”

     金環大刀化作一道金光,向龐鎮元爆射而去。

     龐鎮元一躍而起,右手一伸,五指張開一抓,如蒼鷹搏兔,準確無誤的抓住了刀柄。

     金環大刀落入龐鎮元手中,爆發出炙熱的氣息,元光閃亮,宛如一團火焰在燃燒。

     金元刀,龐家的鎮族寶刀,地階中品寶兵。

     火焰刀是從刀法衍變成的掌法,自然也能用刀法施展出來。

     并且,火焰刀配合真正的寶刀施展,威力更是強大。

     龐鎮元寶刀在手,氣勢陡變,那澎湃的精氣凝聚了一股刀勢,有著一股斬破蒼天的氣勢。

     “趙龍城,感受一下我龐家真正火焰刀的威力!”

     龐鎮元一聲大喝,雙手握著金元刀的刀柄,猛的豎劈而下。

     撕啦——

     一道赤色的火焰刀芒,爆射而出,如同一道赤芒分天,前方的氣流瞬間兩斷。

     這一刀,相比掌勁所凝聚的火焰刀芒,威勢大增,力量大增,看上去極為恐怖。

     這一刻,不知多少武者,心中顫抖,這是面臨恐怖力量本能的驚顫。

     如此刀術,一刀斬下,普通武者可以說是觸之既死,會成片成片的死去。

     而此刻,這恐怖的一刀,完全斬向了一個人——趙龍城。

     趙家子弟感受著這一刀的威勢,心中無不一緊。

     利器在手,殺意自生,龐鎮元這一刀無論是力量上,還是氣勢上,都太過可怕,趙家子弟無不擔心,趙龍城能否接下這一刀。

     趙龍城面對這一刀,卻是不驚不忙,毫無慌亂,只是神色稍稍嚴肅了一些。

     只見他的手在腰間一探,一條銀光腰帶光芒一閃,在趙龍城手中彈開。

     這銀光腰帶,竟一柄軟劍。

     劍光通體如同銀月,一劍在手,趙龍城頓時爆發出一股鋒銳的劍勢,撕裂天地。

     咻——

     銀光軟劍一揮,一道劍芒激射而出,有斬破天地之勢。

     看著恐怖無比的火焰刀芒,竟被劍芒瞬間一分為二,然后四散飛濺。

     龐鎮元的神色,猛然一驚:“地階上品寶兵?”

     觀戰的武者,也同時露出了驚詫之色,不少人驚呼出聲:“地階上品寶兵?”

     天階寶兵,都在于神州的頂尖一流勢力中,普通勢力,擁有的最強寶兵便是地階上品寶兵。

     整個青陽城,已知的地階上品寶兵只有城主府仇家有,在仇家那位地階七重的家主手中,同時也是青陽城的城主。

     眾人目光驚奇的看著趙龍城手中的銀光軟劍,沒想到……趙家竟然也有一件地階上品寶兵。

     趙龍城寶劍在手,氣勢鋒銳,劍勢直刺蒼天,透露著一股舍我其誰的強大威勢。

     他看著龐鎮元冷冷一笑,道:“我趙家以兵器生意起家,手中豈會沒有上好的寶兵,龐鎮元,你好好感受一下,這柄銀月劍的鋒銳。”

     說話間,趙龍城身影向前,對龐鎮元展開了反攻。

     一道道劍芒閃爍而出,趙龍城的攻勢十分凌厲猛烈。

     出劍的同時,身體也不停的向龐鎮元靠近。

     武者交戰,每近一分,便兇險一分。

     不過,越近也越能發揮出寶兵的威勢,趙龍城自然懂得發揮自己的優勢。

     龐鎮元連連出刀,堪堪擋住劍芒的攻擊,卻無法阻擋趙在城的靠近。

     僅僅數招過后,趙龍城便至龐鎮元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