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突破六重


    城主府,書房。

     仇旭宄隨意的坐在奢華大椅上,聽著仇家地階武者仇向武匯報今日趙家與龐家的對決消息。

     除了趙云鋒的表現,讓仇旭宄感到意外,其余的消息,仇旭宄都沒有露出訝色。

     就連趙龍城展現出地階五重的修為,擊敗了同境界的龐鎮元,仇旭宄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趙龍城此人,看上去憨憨的,實際上大智若愚。”

     仇旭宄評價道:“這些年,趙家的勢力大大擴張,除去趙云鋒這個妖孽不算,實力也大大增長。

     這樣的實力,足以在青陽城站穩腳根,排名豪門前列,讓人敬之畏之。

     然而,趙云鋒一出事,趙家便迅速收縮了勢力,看上去是膽小怕事,實際上是謹小慎微,韜光養晦。

     呵呵……趙龍城是故意防著人啊,他很清楚,在青陽城中,趙家真正的敵人是誰。”

     仇向武道:“只要趙云鋒沒有東山再起之日,趙家再怎么韜光養晦,也無事于補,還能比得過我仇家?”

     仇旭宄淡淡的道:“所以……他在爭取時間,趙家如果有希望,那希望肯定在趙云鋒身上。”

     仇向武道:“家主英明,是有消息從趙家傳出,趙云鋒能夠重修武道,并且修煉速度非常之快,短短幾日,便提升了兩重境界。”

     仇旭宄道:“看來無極門只是廢了他的修為,并沒有斷他經脈,都逐出了師門,竟然還讓趙云鋒有修煉無極門武功的機會,諸葛軒真是婦人之仁。

     哼……他就不怕趙云鋒懷恨在心,將來修為有成打上無極門報復嗎?”

     仇向武道:“諸葛軒是名揚天下的正道名宿,極重虛名,或許是怕人說他對弟子太狠,才沒有斷他經脈。”

     仇旭宄思慮片刻,道:“這不正常,諸葛軒越看重名聲,便越要大義滅親。

     都廢了趙云鋒的修為,且將他逐出了師門,不應該還留著他的修煉天賦,讓趙云鋒重修無極門武功,壞無極門名聲。

     這里面,一定有什么隱秘的原因,趙云鋒此人,天賦比青陽城的武者超出太多太多,這本身就很不正常,或許……他身上有什么秘密。”

     仇向武道:“我仇家要想在青陽城當家做主,就必須壓下趙家,趙云鋒若真能重返地階,將是我仇家的心腹大患。”

     仇旭宄微微點頭,站了起來,來回踱步,道:“從他今日的表現便看得出來,此子不除,仇家永無寧日。”

     仇向武道:“趙云鋒整天躲在趙家之內,不好除啊!若是哪天離開青陽城就好了,隨便一個地階武者,便能取他性命。”

     仇旭宄背著雙手,道:“趙家還有子弟在紫陽宗,這些都是潛在的威脅,不是萬不得已,不能直接撕破臉皮,先等機會吧。

     你動用趙家的探子,時刻關注趙云鋒,一有機會,便取他性命,但要注意隱秘,決不能讓人知道,是我仇家動的手。”

     仇向武點頭道:“是。”

     仇旭宄道:“趙云鋒若誅,趙家便不成氣候了。”

     ……

     趙家在青陽城恢復了聲望,每天前來拜訪到賀者,絡繹不絕。

     一是恭賀趙龍城成為地階五重武者,二是求見趙云鋒,見一見這位傳奇天驕的風采。

     不錯,哪怕趙云鋒的修為只有人階五重,但他擊敗人階九重武者的那一幕太過驚人,讓他的威名重振,恢復了不少。

     有消息說趙云鋒能重修武道,并且重修的速度極快,在絕大多數青陽城武者眼中,趙云鋒……還是那位傳奇天驕。

     不過,趙龍城還能見到,趙云鋒卻是沒有半個人見到身影。

     趙、龐兩家的爭斗過后,趙云鋒便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

     接下來……很有可能要直面承受城主府的碾壓,趙云鋒內心緊迫,急于想要提升想為,繼續閉關修煉。

     雖說,面對城主府仇家,趙云鋒有石三刀這張底牌,但石三刀的實力是屬于石三刀的,而非趙云鋒自身。

     石三刀保護他的安全可以,讓他去沖陣殺人,就太勉強他了,他又不是殺手。

     所以,最好的辦法是自己的修為提升起來,只有自身有了實力,才算是大逍遙、大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時間一晃,便是三天過去,趙云鋒的修為,又上一層樓,踏入人階六重。

     諸天生死經的修煉速度,的確恐怖,三十六條神脈,能夠從次元空間吸收靈氣,浩浩蕩蕩,讓趙云鋒在人階煉氣之境的修煉,幾乎像是坐火箭一般。

     每隔三天,趙云鋒便能凝聚出一個新的氣旋,修為提升一重。

     并且,他的修為并沒有因為連續突破而根基不穩,諸天生死經凝聚的氣旋十分穩固,產生的元氣品質也非常高,遠遠超過無極天元功。

     趙云鋒內心很是歡喜,這么下去,修為重返地階,指日可待,甚至……重返天階,亦用不了多久。

     “知道我這么快突破人階六重,父親一定很高興,希望這能夠讓他的心情好一些,壓力輕一些。”

     趙云鋒心中暗道。

     這些天,趙家賓客不斷,看上去威勢重振,有如盛時。

     可趙龍城覺得,趙家在青陽城越是顯赫,便越是危險。

     龐家的落敗,很有可能導致趙家與城主府進行正面交鋒,趙龍城深知城主府的強大,一直憂心重重。

     晚餐時分。

     趙云鋒來到膳堂用餐,直到開飯,也沒有看到父親趙龍城。

     趙云鋒不禁向母親荊小珴詢問:“娘,爹去哪了?”

     荊小珴是青陽城地六家族荊家的女兒,出生豪門,端莊秀麗,性格溫柔,在家相夫教子,一向話語不多。

     荊小珴道:“去礦場了,今天回不來。”

     趙家的礦場,不在青陽城,而是位于青石鎮。

     青石鎮距離青陽城數百里,普通妖馬,一天的確趕不了來回。

     趙云鋒訝道:“爹去礦場干什么?礦場和運輸不都是由龍極叔管的嗎?”

     荊小珴微微搖頭:“沒說什么事,說是明天回來。”

     趙云鋒心中好奇,但母親不知困果,也不便再問。

     用餐時,難得有父親不在場的時候,餐桌上少了一份嚴肅,趙云錚、趙云鏡都很活潑,對趙云鋒問東問西,氣氛融洽。

     次日,趙龍城沒有回來,但派人送回了信,礦場的事情有點棘手,還得停留兩天。

     “礦場一定有大事發生,究竟是什么大事?”

     趙云鋒不解。

     家族之中,也沒人知道。

     趙云鋒收斂心神,他現在最緊要的,便是修煉……提升修為,提升實力。

     又過了一天,趙云鋒的修為,在人階六重又快修煉至巔峰,距離凝聚第七個氣旋不遠。

     今日,有趙家武者,自遠方歸來,卻不是趙龍城。

     而是……在紫陽宗修煉的趙家子弟——趙云鐘、趙云鴻、趙云俊、趙云奇。

     這四人,都是趙家的天才子弟,能夠拜入紫陽宗,將來至少也是地階三重之上的武者。

     趙家正是威勢重振之時,在青陽城無人敢惹,家族上下,一派歡樂騰騰的氣氛。

     這個時候,家族的天才子弟歸來,自然是一樁喜事。

     然而……

     當趙家武者看到趙云鐘、趙云鴻的遭遇,卻是又驚又怒,還帶著一絲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