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手段


    時間:212-11-16

     寒碧披著件秋香色薄綢連帽斗篷,抱了只秋香色綢布包袱進了后角門,守門婆子笑著招呼道:“寒碧姑娘這么一早就回來了,好不容易求了一天假,也不多住一天。\[小說網\]”

     “家里事了了,怕寒香一個人忙不過來。”寒碧笑道,

     “這一陣子,寒碧姑娘家里事可真不少,沒什么大事吧?”婆子殷勤道,寒碧臉色凝了下,下意識捏了捏包袱,笑著搖了搖頭,也不答話,步進了角門,往枕翠閣過去。

     一個婆子看著寒碧背影閑話道:“可不是,到底是二房小娘子,四娘子院子里四個一等丫頭,三娘子院里只有兩個,走了一個,剩一個是忙不過來。”

     “這話要讓管事嬤嬤聽到,又得訓斥你,三娘子、四娘子,加上去年出嫁二娘子,院子里侍候,都是四個教引嬤嬤,兩個一等、四個二等、八個三等小丫頭,粗使丫頭、婆子隨院子走,統沒分別,那姚黃、魏紫是四太太院子里大丫頭,不過給四娘子使喚,月錢人頭都算四太太院里,這話,大太太和大/奶奶可都當眾說過好幾回了,你再敢說這話,讓人聽到就是大不是。”

     “你看看我這破嘴!”婆子輕輕拍了下自己嘴巴笑道:“可不是,二太太把身邊大丫頭給了五爺兩個……唉喲,三爺院里可一個丫頭還沒有呢,這可是個巧宗兒,怎么還沒選?聽說金嬤嬤家里人來人往,沒有空手,可熱鬧呢!”

     “求她還不如求求沈嬤嬤呢,沈嬤嬤四娘子面前可是說一句算一句!”

     “挑小廝那會兒,三爺還沒進府,三爺也不是個沒主意,這事還能讓霞影居插手?再說,三奶奶五月里就進門了,還是得走金嬤嬤門子!”

     “說你這腦子不中用,也不想想就憑三奶奶這門第,能嫁進咱們家?四房挑她,不就圖個好拿捏,我跟你說,往后你看著,三爺院里事,統得由霞影居說了算,這三奶奶,中不了用。”

     “也是,四娘子多厲害人呢……”

     ……

     寒碧步履急進了枕翠閣,李金蕊聽到聲音,扔了手里針線下了炕,剛拖上鞋,又忙甩掉鞋坐了回去,寒碧進來,曲膝見了禮,李金蕊不等她說話,已經揮手屏退了屋里小丫頭,寒碧忙從包袱里取了一兩銀子買那張進士榜出來,一邊遞給李金蕊,一邊低聲道:“第一百二十名就是。”

     李金蕊滿臉驚喜,一把奪過那張薄薄抄榜,也不看別人,一目十行點到第一百二十名陳清邁三個字,長長舒了口氣笑道:“我就說他是個真有才!”

     “姑娘!”寒碧重重叫了一聲,頓了頓,低低嘀咕道:“再有才跟咱們也不相干!”

     “哼!”李金蕊歪著頭,笑容滿面將那一百二十名陳清邁三個字來來回回看了幾遍,根本不理會寒碧嘀咕,寒碧無奈看著李金蕊,到底忍不住,側身坐到炕沿上低聲道:“姑娘可別犯糊涂,這陳清邁又哪兒好了?除了中了個進士,要什么沒什么,再說又不是知根知底,跟大太太說那些人家比,比哪家都不如,姑娘可不能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這不一樣,你別管,我心里有數。”李金蕊舉著薄紙又看了幾遍,才小心折起來,左右轉著看了看,尋了個匣子收了起來。

     殿試緊連著省試,三鼎甲著紅戴花穿街過巷熱鬧還沒散,京城又出了個哄動滿城熱鬧事,三皇子端王妃娘家弟弟、鎮寧開國公府三爺鄒書明和樞密使黃大人家六爺黃世慶,兩個京城出了名荒唐胡鬧小衙內,為了搶一個像姑,砸了半個伎館,再一路打出來,打是滿城哄動,正巧那天大皇子敬王爺正包下不遠處長豐樓,宴請諸進才俊,眼看著兩家一路大打出手,直往長豐樓下打過來,敬王爺大怒,一迭連聲命人打出去,將鬧事捆回來。

     這一打出去,街上是混亂不堪,加上那些混跡京城無數幫閑惡少年聞風而來,這中間有專為看熱鬧來,也有拿過銀子懷著心思來,混看熱鬧洶涌人群中,打太平拳、挑事說怪話、混水摸魚,這一通大亂,從潘樓街直往御街漫去,直到殿前三衙出動了馬步軍,才算彈壓了下去。

     長豐樓一樓也被砸不成樣子,幾個看熱鬧科進士,離熱鬧太近了些,竟還被人打一臉青腫,敬王直氣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也等不及再去京府衙門,反正衙門里諸官吏,鎮寧開國公鄒應清、樞密使黃大人,連端王也都已經趕到這里了。

     敬王氣坐不住,怒吼著讓人提了捆棕子一般鄒書明和黃世慶扔上來,兩人混戰中也沒能保全,衣衫撕到露肉就不用說了,頭臉青紫腫大如同豬頭,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還沾著血跡,兩人雖說混帳荒唐,卻不笨,異口同聲把事全推到了伎館和那個像姑身上,一通哭訴,兩人儼然成了兩朵怯生生不知世事,被人騙了白蓮花。

     伎館里人被捆成一串拖進來,真是問什么答什么,答什么都是竹筒倒豆子,沒兩句就供出了那個引兩位衙內大打出手天仙像姑,這位像姑卻是伎館客人,這會兒正堵伎館脫身不得,滿場人都伸長脖子等著看這位傳說中花容月貌、羞花閉月、天上沒有,世間就一個像姑。

     兩個臉上忍笑忍到內傷王府護衛拖了個高大粗壯、須發旺盛壯大漢子上來,推著他跪地上,連敬王內,滿場鴉雀無聲、愕然看著緊緊捂著臉伏地上壯漢,兩個護衛用手指了半天,才忍住笑說出話來:“爺,就他。”話沒說完,就笑說不下去了。

     端王無限悶氣指著壯漢,看著鄒書明和黃世慶問道:“這就是美人兒?”一句話問滿場哄然大笑,敬王笑手里杯子也摔到了地上,看著端王笑上氣不接下氣道:“令內弟品味不俗,黃大人,您這愛子,品味也極不尋常。”

     黃大人氣悶非常,指著恨不得鉆入地下壯漢生氣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抬起頭!”壯漢沒抬頭,卻又緊蜷進去,兩個護衛上前用力拉開壯漢手,頂著他肩膀提起發髻,壓著他抬起頭,侍立敬王身邊狄推官愕然看著壯漢驚叫道:“這不是明遠侯家六爺?”

     這回滿場真是靜悄悄鴨雀無聲了。

     這場京城幾十年沒有轟動熱鬧事,夜幕未落,就傳進了京城家家戶戶,隔天,各個瓦子里演史講書說渾話藝人們,就都用上了這么個事兒,只要略提一提,就能引滿場哄然。

     李丹若坐寧老夫人身后,有一下沒一下給她捶著背,寧老夫人又嘆了一口氣后怕道:“太婆也是看走了眼,看著好好兒,怎么是這么個腌臜人!虧你覺出不對來。”

     “嗯,”李丹若心不焉答了一句,這事,要不要跟太婆說一聲?沒想到紅云鬧這樣大,也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竟扯進來兩位王爺,還有黃家……

     “若姐兒想什么呢?”寧老夫人轉頭看著想出神李丹若笑問道,李丹若看著寧老夫人,咬了咬嘴唇低聲道:“太婆,有件事不敢瞞您,昨天那事……”李丹若低低將自己和紅云算計明遠侯家六少爺事說了,寧老夫人一下子坐了起來,不敢置信看著李丹若問道:“這真是那個紅云弄出來?”

     “嗯,昨兒她打發人給我送了幾塊慶勝餅過來。”李丹若低聲道,寧老夫人輕輕吸了口涼氣,眼睛瞇了瞇,眼神瞬間變凌利而狠決,李丹若看驚心,急忙拉了拉寧老夫人道:“太婆放心,一來我跟紅云計劃這事謹慎,絕無第二人知道,二來,太婆,我信得過她!”李丹若極肯定說道,寧老夫人眼神緩了緩,半垂著眼皮想了好一會兒,才慢慢點了下頭道:“嗯,這是個極難得,這一場事,手段,心計、膽子俱全,可遇不可求,也是舍不得,太婆信得過你,你若信得過她,這個紅云,往后你留心收攏著,若能收了她心,攏到袖子里,可是極得力之人,只一樣,這人,絕不能近身,近了身就是老虎,早晚吃了你。”

     李丹若忙點了點頭低聲道:“太婆,我知道了。”

     “嗯,這一陣子你別跟她來往了,避過這個風頭再說,這孩子,你冒著風險做下這事,你嫂子和戴家七娘子,可是統不知道。”寧老夫人點了點李丹若鼻子說道,李丹若搖頭笑道:“不用她們知道,我只求個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