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 游說


    “三伯娘說的是。”李丹若態度恭敬的微笑道,嚴氏端起茶抿了一口,均了幾口氣,放下杯子,用帕子拭了拭嘴角,用眼角瞄著李丹若笑道:“早就想過來看看大哥兒和你,可這一陣子,你不知道,不是這事就是那事,宮里宮外就沒消停過,好在從昨兒起,宮里的事總算有了個頭緒,我這就趕緊過來看你了。”

     嚴氏的話仿佛有些沒頭沒腦,李丹若卻聽的心驚肉跳,暗暗嘆氣,看來她這一趟所謀甚大,第一盯到大皇子身上,第二只怕是盯在了姜彥明身上,先從自己這兒說起。跑到人家的地盤里這么明目張膽的謀人家孩子、橇人家墻角,是說她沒腦子好呢,還是說她無知者無畏好?

     “三伯娘客氣了,我在這里陪侍大皇子,照理說會不得客,三伯娘是個知禮的,哪里能常來?!”李丹若態度謙和,卻極明確的堵回了嚴氏的話,嚴氏卻從自己愿意的方向會意著李丹若的話,連聲笑道:“可不是可不是,”說著,沖門口的使女婆子挑著眼角示意李丹若,道:“你看看,還是咱們娘倆自在些說話兒好,不用人侍候。”

     “這都是這里的規矩,三伯娘也知道,我不懂皇家規矩,過來這邊陪侍大皇子,須得事事經心,步步守矩,皇家的規矩哪是咱們能違反了的。”李丹若心里嘆著氣,委婉的解釋道。

     嚴氏臉色立進就變了,冷冷的從鼻子里‘哼’了一聲,端起杯子喝了兩口茶,按壓住心里的怒氣,深聽了口氣,臉色仿佛緩和了些,這才放下杯子,看著李丹若似笑非笑道:“若姐兒從嫁了人,還真跟從前大不一樣,你看看,你母親不在京城,這京城里最疼你,跟你最親的,也就我和你大伯娘了,大姐兒、二姐兒,你們姐妹幾個才是嫡親的姐妹,都說上陣父子兵,打架親兄弟,若論親,還有什么能親得過血脈?真要有什么事,也就是我和你大伯娘,還有你這些姐妹兄弟能靠得住,旁的,你還能指望誰去?”

     “三伯娘說的極是,姜家遭難這幾年,多虧了三伯娘照應。”李丹若聽的膩歪,帶著笑卻極不客氣的應道,嚴氏一下子咬住嘴唇,臉色青了青,抬手撣了撣衣襟道:“瞧瞧這話,姜家的事那是姜家的,五郎姓姚,又是自小過繼的,你跟姚五郎非要那樣重情重義,這名聲是好了……照我說,姜家是姜家,姚家是姚家。”

     李丹若無語的看著嚴氏,這心里已經不是膩歪了,沉默了片刻,直視著嚴氏,半是奉勸半是警告,直截了當的說道:“三伯娘識書達禮,又這個年紀,這話說出去讓人笑話,三伯娘也說過,這血脈之親乃天下至親,姜家也罷,姚家也好,那血脈也是血脈,長輩兄弟,過繼可繼不斷血脈。”

     嚴氏后背僵直直挺起危坐盯著李丹桂,臉上一會兒青一會兒紅,惱怒的眼睛冒火,正要張嘴說話,李丹若緊接著道:“血脈乃至親,我們姐妹不管怎樣都是姐妹,三伯娘這句話說的極是,因了這句話,我這做姐姐的也有一句話奉勸,太婆在世的時候常說,李家無驚才絕艷之人,后人當守份知足,別做好權傾天下,位極人臣之想,那是非份之想,只能招禍,三伯娘好自為之。丹若還有事要忙,就不多陪三伯娘說話了。”

     李丹若說完,也不等嚴氏說話,站起來曲了曲膝,轉身出去了。

     嚴氏只氣的手指發涼,臉色鐵青,筆直的端坐在榻上,好半晌才憤恨異常的呼出口氣,抖著手用帕子拭了拭鼻尖,勉強用手撐著榻下來,徑直出離宮上了車,青著臉端坐在車上,直走到半路,才均過口氣吩咐道:“直接去禁中。”

     第二天傍晚,三四輛車在姜家門前停下,嚴氏從最前一輛車里下來,見姜家大門應聲開了條縫,回頭沖心腹婆子點了點頭,婆子退后幾步,帶著后面幾輛車,往前面姜彥明和李丹若府門口繞過去。

     幾個粗使婆子捧著禮盒跟著,嚴氏春風滿面的和程老太太見了禮,分主次坐了,尋著話兒聊起了家常,程老太太謹慎的應著話,嚴氏不時瞄著屋角的滴漏,申末剛過,姜彥明果然從衙門回來,過來請安了。

     姜彥明見嚴氏在座,眼底閃過絲意外,恭敬的上前見了禮,嚴氏親熱的笑道:“都是自家人,快別多禮,我們老爺不在家,你也不往我們府上走動,往后可得常到我們府上走動走動才行,我們慶哥兒和慧哥兒最愛你的文章,前兒還和先生說,若論學問,滿京城也沒有比你強的!往后你可得常過去指點指點!”

     “三伯娘過獎了,慶哥兒和慧哥兒極聰明,學問文章都好,若說指點,我還真是擔不得,不過比兩個哥兒癡長幾歲,有個好運氣罷了。”姜彥明客氣道,嚴氏眉頭舒展,臉上從里到外透出喜色笑道:“你看看,這就是咱們世家子侄的風范,五郎這么大學問,你看看,多少謙虛!我們李貴人最欣賞你這一條,前兒還跟我說起你呢,我們貴人說了,官家跟前的知制誥,就數你才氣最高,最得圣心,雖說說著只是個知制誥,可在官家面前說一句算一句,比那兩位相公都不差什么呢!”

     “三伯娘過獎了,官家不過覺得我誥書寫的通順,字寫得工整罷了,我一個知制誥,哪敢多言半句。”姜彥明不動聲色、聲音里卻隱隱透出疏離和不快,程老太太捻著佛珠的手停了停,抬起眼皮掃了嚴氏一眼,明了的微微瞇起眼睛,臉上仍舊是一片慈祥笑容,嚴氏笑聲飛揚:“這就不易了,官家可不常夸人,五郎這樣的人品才華也夸得,你不知道,我們貴人常在官家面前夸你呢,貴人如今協理宮務,這是官家的賞識,五郎是個明白人,你也該知道,這宮里若有人肯替你時常說說話,就是提點幾句,可比你外頭瞎忙強得百倍千倍去,不過幾年,說不定就是一個相公了呢!”

     “不敢當不敢當,三伯娘請慎言!”姜彥明忙離座躬身客氣不已,嚴氏說的興奮,滿笑容、親熱的招手示意姜彥明坐:“你看看你這孩子,咱們一家人說話,不會講究那許多,快坐快坐,你看看你,氣色看著象是不大好,怎么會這樣?若姐兒如今遠在離宮,你身邊侍候的人有幾個?夠不夠?”

     “多謝三伯娘關愛,都好。”姜彥明不愿多說話,站著拱了拱手正要告辭,嚴氏打斷了他的話,抬手嗔怪的點著他道:“你看看你,跟三伯娘還不說實話,這孩子就是靦腆,你不說三伯娘就不知道啦?若姐兒那孩子我還不知道,脾氣大臉酸,心小不能容人,你身邊根本就沒個伏侍的人,是不是?唉!”嚴氏重重嘆了口氣,轉頭看著程老太太痛心道:“說起來這都是我的不是,若姐兒自小失怙,她母親又是那樣的性子,只知道一味的嬌生慣養,從小也沒人教她個禮法規矩,把她這脾氣給慣得不在好歹、沒個上下,虧得姜家……要不然哪容得下她這樣的?你看看,哪有這樣的?一個女人,就該本本份份的守著丈夫孩子,這也不說,好歹讓她扯著皇命這張大旗,可你看看,去也行,那五郎身邊你得安置好吧,你看看,五郎身邊竟連個侍候的人都沒有!這成什么話?我這個做長輩的都覺得丟臉,是我沒好好教導她,老太太千萬見諒則個。”

     嚴氏一番話說完,昨兒那口惡氣總算出了點,舒心的嘆了口氣,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程老太太冷冷的看著她笑道:“三太太說的是若姐兒?若姐兒是跟在你們老夫人身邊長大的,你們老夫人在世的時候常說,她那些孫子孫女兒里頭,就數若姐兒最懂事知禮,噢!”程老太太仿佛剛醒悟般長長‘噢’了一聲,轉頭看著侍立在旁邊的大/奶奶趙氏和俞嬤嬤笑道:“我倒忘了,三太太隨外任十來年,這些事她哪里知道?”

     趙氏輕聲笑應了,戒備的看了眼嚴氏,程老太太捻著佛珠,轉回頭看著嚴氏接著笑道:“不瞞您說,我這些媳婦、孫兒媳婦,最讓人挑不出一絲半分不是的,就數若姐兒了,你不知道,當初我費了多少心思口舌,才得讓寧老夫人點了頭,把若姐兒給五郎娶回來,若姐兒嫁過來這些年,我這老太婆就不說了,怎么看她怎么好,就是家里的妯娌、姐妹,也沒一個不敬她服她的,和五郎,五郎在這兒,你自己說說,人家說什么琴瑟合鳴,就是那樣,三太太想想,若姐兒是你們老夫人手把手教出來的,哪能不好?三太太也太客氣了。”

     嚴氏干笑了幾聲道:“這是老太太疼她,”說著,轉頭看著姜彥明笑道:“五郎正當盛年,這身邊無論如何不能少了人侍候,這事我想到了,讓人挑了兩個知書達禮的美貌丫寰,已經讓人送到你府上了,你留著使喚,都說長有賜不可辭,可別跟我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