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懦弱


    歸程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死寂,壓抑中透著若有若無的絕望。

     飛機在幽州起飛前往南云,三個多小時的時間里,李天瀾始終保持著沉默。

     因為他的態度,整個機艙里都彌漫著一種明顯的低氣壓,就連一旁受過專業訓練的機組服務人員都有些戰戰兢兢。

     機艙里有一間被改造過的極為奢華舒適的臥室,但李天瀾卻沒有絲毫進去的意思,他靜靜的坐在沙發上,透過舷窗看著窗外的黑夜與翻涌的云海,就連呼吸都放緩到了極致,看上去就像是一具沒有絲毫生機的尸體。

     時間在壓抑的沉默中一點一滴的流逝著。

     李天瀾在思考。

     最開始的第一個小時,他思考著自己的狀態,思考著自己下一步應該做什么。

     他能做的選擇其實并不多,主要還是因為傷勢。

     如今他能自由行走已經是天幸,正常情況下,在解決了林十一之后,如果他沒有打破時空的界限見到李東城和林清雅,沒有林清雅幫助他穩定傷勢的話,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趟進休眠倉里直接進入休眠狀態,利用漫長的時間來一點點穩定自身的狀態。

     這個過程也許需要三年,五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恢復痊愈。

     林清雅的所作所為幫助他大大緩解了身體的壓力,讓他即便在如今的重傷狀態下依舊可以發揮出巔峰無敵境的戰斗力,確實很幸運。

     又很不幸。

     李天瀾有些摸不透自己的想法。

     他寧愿自己在解決林十一之后干脆沒有遇到李東城他們,他寧愿進入思維渾噩的休眠狀態,起碼這樣可以不用面對現在正在面對的一切。

     可仔細想的話,如果沒有遇到李東城,那自己現在也就不知道真相,江上雨或許想要告訴自己,但卻不會有這個機會,不知道真相的自己也就不會去選擇休眠。

     真相,謊言,真真假假,時空...

     無數的念頭在李天瀾的腦海中形成了無比紛亂的風暴。

     他坐在原地自我糾結著,度過了最開始的第一個小時。

     然后他開始思考接下來的局面。

     隨著古行云的隕落,聯盟行動之后,以星國為首的力量開始嘗試著挑戰中洲的地位,在沒有人注意到的黑暗環境下,戰火處處燃燒。

     李天瀾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里承擔起古行云的職責,安定內部,解決外界的紛爭。

     歐陸聯盟,星國,紅楓,雪國,到處都是切入點,也就意味著到處都是他的征服路線。

     他開始思考自己應該用一些什么人,在不同的區域要做到什么程度,反擊是必然的,可這樣的反擊到底應不應該控制影響。

     如今的黑暗世界,重傷的并不是他自己。

     王圣宵,李狂徒,江上雨甚至王逍遙都是重傷。

     從這個角度來看,大家都重傷,那就等于是大家都沒有傷勢。

     李天瀾依舊能夠保持著無敵的優勢。

     但這只是在黑暗世界的角度來觀察而已。

     在集體對個體的角度來看,李天瀾的重傷意味著威脅程度大大降低,很多他沒重傷的情況下傷害不到他的武器,現在重新對他有了威脅。

     他在聯盟行動的那一夜就已經對著全世界宣布了他是當世第六強者的野心。

     這個話題李華成一直沒有提起,不知道是因為忌憚還是某種默契,不管是什么,起碼這證明短時間內,議會不打算就這件事情做什么文章。

     因為外界的威脅還在。

     而這些威脅,是需要李天瀾去解決的。

     可李天瀾一旦離開中洲,以星國為首的力量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毀滅他,因為他們的恐懼,或者別的什么。

     在這種威脅下,重傷的他是完全有可能隕落的。

     巔峰無敵境很強,但這樣的戰斗力,顯然配不上第六

     強者的分量。

     怎么做才能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讓挑戰中洲的那些勢力安分下來?

     會死的。

     死就死了。

     活著又能怎么樣?

     所以是死,還是活著?

     第二個小時,李天瀾再一次陷入了死了還是活著的自我糾結之中。

     他知道自己思考的這一切其實都沒有什么意義,因為自己還沒有下定決心。

     可就是為了不做什么決定,他才會去思考這些。

     第三個小時。

     他干脆去想林十一。

     聯盟行動的那一夜,可以說是李天瀾正式入世以來遭遇過的最困難的局面。

     對于其他人,甚至包括使徒和圣徒,李天瀾都沒什么太明顯的感觸,唯獨對林十一有些記憶深刻。

     這是他遇到的最棘手的對手。

     那種強烈的壓迫感,即便是在戰斗已經結束了幾天之后的現在,李天瀾回憶起來渾身肌肉仍然會下意識的緊繃起來。

     他用盡了所有的手段,想盡了所有的辦法,無數次李天瀾甚至認為自己會敗在林十一手里,那是一種真正全力以赴后又一次次涌起的無可奈何。

     今后或許他還會再次突破,變得更加強大,面對更多棘手的敵人。

     但今后還能將他逼到這一步的敵人,應該是沒有了。

     李天瀾也不允許再有。

     他的腦海中回憶著兩人戰斗的每一個細節,一道又一道的劍光在思維深處瘋狂閃耀。

     夜空,云海,機艙,燈光...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遠了。

     李天瀾的意識變得恍恍惚惚。

     這一刻,他似乎站在了睡夢與清醒的邊界,他隱約可以感受到機艙內的動靜,可思維卻像是在做夢一樣不斷扭曲。

     夢境與現實隱約之中相互交錯。

     李天瀾在如同夢境的恍惚中看到了自己。

     他看到自己走進了一個無法用任何言語描述的地方。

     所有的感知都在那一瞬間全部破碎。

     他又一次看到了林十一。

     沒有任何邏輯的,各種凌亂的畫面在腦海中瘋狂噴涌。

     他看到了自己建立了一個無法想象的龐大王朝。

     林十一行走在他建立的王朝中,如同一片模糊的陰影。

     李天瀾感覺自己越來越強大。

     可他和林十一卻總是會互相錯開,無法見面。

     他代表的那片陰影與自己的王朝同時同步的擴散。

     然后又在某一個剎那,那片陰影徹底爆發,變成了無法直視的白晝。

     一片難以形容的區域籠罩了他的身體,在最后的一瞬間,李天瀾看到自己直接將那片無法直視的白晝驅趕出了自己的王朝疆域。

     “呼...”

     李天瀾猛然睜開眼睛,長長出了口氣。

     意識和理智瞬間回歸。

     一直坐在他對面靜靜看著他的秦微白眼神里出現了一抹疑惑。

     “睡著了...做夢了?”

     李天瀾腦海中下意識的想著,這是一種明明好像是沒有睡著但卻在做夢的感覺,從半睡半醒的狀態里回過神來,李天瀾渾身上下都有些疲憊。

     各種念頭幾乎是在下一秒直接開始沖擊著李天瀾的心神。

     溪湖,墓園,李東城...

     林清雅...真相...

     秦微白,輪回宮主...

     真正的秦微白...永恒一劍...隕落...代替品...

     李天瀾本就蒼白的臉色猛然變得更加蒼白。

     他的腦海中下意識的浮現出了秦微白的影子,這道影子在出現在他腦海的第一時間就被他直接刪除,然后軒轅鋒的影子開始出現,又再次被刪除。

     他開始想東城如是。

     開

     始想王月瞳。

     王月瞳和東城如是的身影在他腦海中出現,開始變得清晰。

     李天瀾緩緩松了口氣,有些急促的呼吸也逐漸變得穩定下來。

     東城如是和王月瞳的身影消失了。

     李天瀾的腦海中幻想出了一顆足球。

     足球在他的意識里不斷旋轉著。

     李天瀾靜靜的想著這顆足球。

     他的精氣神帶著所有的注意力徹底集中在了這顆足球上面。

     于是他整個人開始變得穩定下來。

     腦海中的記憶仍然存在。

     他記得李東城,記得兩個秦微白,記得東城皇圖,記得自己被當成了代替品。

     記憶依然清晰。

     但混亂,空白,厭惡,撕心裂肺...

     所有的情緒都沒有了。

     因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顆足球上。

     這樣很好。

     將正常狀態下的思維固化成了極度專注的冥想。

     安安靜靜。

     這樣真好。

     飛機馬上降落。

     東皇宮方面安排好了前往天南的專列。

     只要到了天南,他就立刻會有其他事情需要處理。

     一件一件的事情。

     他可以隨便做點什么,見見俘虜,跟韓東樓聊聊,甚至吃飯,打掃衛生,無論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將注意力完全集中起來,這樣就可以不用面對其他的事情,不用去面對秦微白和那個所謂的真相。

     做什么都行,只要有事情做就好了。

     腦海中的皮球旋轉的越來越快。

     李天瀾的身體逐漸放松。

     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懦弱,但卻沒有絲毫的羞恥。

     因為他的注意力根本沒在這件事情上面。

     他知道自己在逃避,在本能的逃避著那個真相,但卻沒覺得不妥。

     因為顧不上思考這些東西。

     他就是要讓自己的注意力徹底集中放在某一件事情上面。

     皮球之后可以換成籃球,甚至換成一碗大米飯都沒什么,換成紅燒肉也可以...

     不,不要紅燒肉。

     隨便換成什么,只要能讓他注意力集中起來就好。

     他知道這樣不是長久之計。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有限度的,當注意力過度集中的時候,疲憊自然會好一點點加深,哪怕他的意志再怎么堅定,也會在某一個無法支撐的松懈下來,這一點無法避免。

     可是在這一刻到來之前。

     李天瀾不想做任何決定。

     哪怕能多逃避一秒鐘,也是好的。

     飛機在空中開始降低高度,開始俯沖。

     輕微的震顫中,機身落在了跑道上,快速滑行,速度逐漸降低,最終一點點的停穩。

     李天瀾深深呼吸,睜開眼睛,看到了視線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秦微白。

     他點了點頭,起身走向出口。

     舷梯已經落了下來。

     外界的夜色伴隨著溫暖的風涌入了機艙。

     “陛下。”

     一道小心翼翼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李天瀾腳步頓了頓,轉頭。

     視線中,一名穿著空姐制服的漂亮小姐姐站在那,她的手里拿著一副畫軸,有些緊張,又有些激動:“您的東西。”

     畫軸...

     林清雅的畫。

     去北疆的時候就放在飛機上了。

     當李天瀾的注意力集中在某一點的時候,下意識的忽略了這件事。

     他點點頭,將畫軸拿過來,平靜道:“謝謝。”

     小姐姐微微躬身,姿態優雅。

     李天瀾的視線掠過她的身影,落在了秦微白身上。

     他舉了舉手里的畫軸,問道:“要不要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