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太弱


    根本就沒有將馬元放在眼中,只有開脈境大成的修為,這點實力,在蕭塵眼中簡直不堪一擊,,要知道,三年前年僅十五歲的蕭塵就已經成就了開脈境。

     一擊就打敗了馬元,與此同時,一直保持沉默的沈明這時候終于是開口說道,“你就是那個蕭家真龍,在嶺山郡傳的沸沸揚揚的絕世天才?”

     對于蕭塵的名字,沈明也是聽過,不僅是他,就連玨山宗的高層都聽說過蕭塵,沒辦法,從小蕭塵表現出來的天賦就讓所有人望塵莫及,原本,玨山宗高層還準備破格收蕭塵為玨山宗弟子,只不過可惜,三年前蕭塵外出闖蕩,下落不明,玨山宗也找不到他。

     一直只聞其名不見其人,今日終于得見蕭塵的真容,不得不說,蕭塵的各方面都要比沈明出色,但也正因為如此,讓沈明心中越發的不爽,尤其是當他看到陳慕雪眼中的復雜之色后,更是如此。

     眼中閃爍著一抹陰冷的光芒,沈明冷冷的說道,“馬元在你面前是螻蟻,不過你知不知道,在我面前,你一樣是螻蟻…………….”

     并不將蕭塵放在眼里,蕭塵天賦出眾不假,不過今年蕭塵也就十八歲,一個十八歲的人,修為能有多高?頂天也就達到開脈境小圓滿,而他呢,雖然今年已經二十八了,不過修為卻已經達到了黃極境入門。

     日后不敢說,不過現在,沈明有信心完虐蕭塵,因為他比蕭塵整整多修煉了十年時間。

     準備親自出手教訓蕭塵,然而先一步的,沈明身后的一名玨山宗弟子主動站出來說道,“師兄,這小子怎么值得你親自動手,讓我來教訓他。”

     這人也是玨山宗的內門弟子,雖實力遠不及沈明,不過一身修為也是達到了開脈境大圓滿,聽聞這人的話,沈明沉思片刻,隨后裝模作樣的說道,“好,不過可不要把他給弄死了,給我留他一口氣。”

     自覺這人能夠收拾蕭塵,聽聞這話,這人直接來到蕭塵面前,手中長劍出鞘,一臉冷笑的說道,“蕭家真龍,呵,你也就只能在這世俗之地逞逞威了,放到我們玨山宗去,你不過也就是一名普通弟子,今日就讓我來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話音落下,這名弟子直接一劍刺出,劍尖直指蕭塵咽喉,見狀,身后的蕭擎當即開口喊道,“塵兒,小心……………”

     對自己的兒子很有信心,不過宗門弟子可絕對不是馬元之流能夠相比的,宗門有著得天獨厚的修煉優勢,再加上能夠成為宗門弟子的人,都是經過嚴格篩選的,所以,同境界下,宗門弟子的戰力,都要強于普通武者。

     沒信心蕭塵能否接下這一劍,然而,就在蕭擎話音剛落,眾人只見蕭塵用兩根手指,精妙的夾住了這名弟子的長劍。

     用兩根手指就擋住了這名弟子的攻擊,面對這一幕,眾人皆是一臉的不可置信,然而,還不待眾人回過神來,蕭塵已經一腳踢出,直接將這名弟子給踹飛了出去。

     依舊是一招,縱然面對的是宗門弟子,蕭塵依舊是一招敗敵。

     干凈利落的擊敗了這人,見狀,跟隨沈明的另外六名玨山宗弟子同時出手,口中怒聲喝道,“小子,你找死,居然敢傷玨山宗的弟子,今天誰也保不住你。”

     根本就不要臉面了,六人圍攻蕭塵一人,對此,蕭塵也是面露譏諷的說道,“玨山宗,還真是有大門派的氣魄,以多欺少,還能夠說得如此冠冕堂皇,今天真是領教了…………..”

     “找死…………….”聽聞蕭塵這話,六名玨山宗弟子同時怒喝,而后一同出手。

     面對六人的圍攻,只見蕭塵手中的納戒閃過一道光芒,隨即,一柄銀白色長劍便是出現在手中。

     手持長劍,蕭塵的氣息瞬間變得凌厲了起來,如果說先前的蕭塵是一柄還未出鞘的利劍的話,那現在就已經是鋒芒畢露了。

     “納戒………………”看到蕭塵身上居然還有納戒,沈明暗暗心驚道。

     這納戒可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的,像蕭家,陳家,馬家這樣的勢力,整個家族之中恐怕也不過一兩枚納戒,而就算放眼玨山宗,也唯有長老和他這樣的精英弟子才能擁有屬于自己的納戒,沒想到蕭塵身上居然也會有一枚納戒。

     有些驚訝蕭塵居然身懷納戒,不過就在沈明心驚的同時,面對六人圍攻的蕭塵,已經展露出了他逆天的一面。

     自小被稱作蕭家真龍,蕭塵并不僅僅是修煉速度逆天,戰力同樣也是如此,同境界下,蕭塵從小就展露出了無敵之姿。

     六名玨山宗弟子,三人開脈境大圓滿,三人開脈境小圓滿,如此陣容已經是不容小覷了,不過在蕭塵面前,卻依舊是不夠看,僅僅只是一個照面,雙方便已是高下立判。

     長劍在手,也不知道蕭塵施展的是什么劍法,都是很普通的刺,挑,掃,等等基礎劍招,不過就是這人人都修煉過得基礎劍招,在蕭塵手上,卻仿佛完全變了一個樣,威力最少提升了數倍。

     用基礎劍招對戰玨山宗的六名內門弟子,每一劍刺出,角度都極為刁鉆,并且速度極快,力量也是極為巨大。

     “怎么可能,基礎劍招怎么可能有如此威力…………………..”根本不敢相信基礎劍招會擁有如此威力,一名玨山宗弟子驚聲道。

     “沒什么不可能的,只能說你們沒見識罷了。”聽聞這名弟子的驚駭,蕭塵淡淡的回道,隨即一劍掃出,直接將這名弟子擊敗。

     成功擊敗了一人,接下來的局面并沒有出現任何意外,短短一刻鐘不到,六名玨山宗弟子便是被蕭塵給強勢橫掃。

     六人聯手都沒有能夠拿下蕭塵,此時,玨山宗一方只剩下了沈明一人,看著躺在地上哀嚎的眾人,沈明臉色陰沉,與此同時,蕭塵淡淡的開口說道。

     “無聊的玩鬧到此結束了,現在走我可以當做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但如果你還不知死活,下一次可就不是受傷這么簡單了。”

     蕭塵這話明顯是對沈明說的,聞言,沈明當即大怒,這是什么意思,完全沒有將自己放在眼里啊……………

     (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