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直接斬殺


    從蕭塵出現,短短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自始至終蕭塵都表現的十分淡漠,仿佛玨山宗在他眼中,不過是螻蟻而已。

     十分不爽蕭塵的這幅態度,想他沈明,在玨山宗可是十大內門弟子,深得宗門厚愛,如今卻被一個世家子弟給輕視了,怒不可遏,沈明手中的納戒同樣一閃,一柄戰刀便是出現在其手中。

     手持戰刀,沈明大步來到蕭塵身前,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見沈明這幅模樣,蕭塵輕輕一甩長劍,劍身之上的鮮血被甩飛,而后劍尖斜指地面,面色淡然的說道。

     “你真以為我不敢殺玨山宗的人嗎?”

     已經好言相勸了,可是沈明依舊不依不饒,對此,蕭塵心中也是逐漸生出了一抹殺意,玨山宗很強不假,被譽為嶺山郡的最強宗門,其實力遠不是蕭家能夠相比的,不過若僅僅是因此而覺得自己不敢殺玨山宗的弟子,那就大錯特錯了。

     原本還想著先勸退玨山宗,之后再來慢慢的收拾陳家和馬家,不過現在看來,索性連同玨山宗一起收拾了也好。

     一念及此,蕭塵主動發起了進攻,手中長劍猛的一刺,劍光閃爍,面對蕭塵的攻擊,沈明眼皮一跳,舉刀橫檔,雖然成功擋住了蕭塵的這一劍,不過巨大的力量還是讓沈明忍不住的向后退了數步。

     力量十分巨大,同時,直到現在,沈明總算是看清了蕭塵的真正修為,臉上露出一抹不可置信之色,語氣震驚無比道。

     “你…………….你也突破到了黃極境……………..”

     真正交手,沈明總算是感覺到了蕭塵的修為,赫然和自己一樣,都是黃極境入門。

     同樣的修為,不過兩人的年紀可整整相差了十歲啊,在十八歲的時候就達到黃極境入門,這樣的修煉速度,別說是嶺山郡城了,就算是放到玨山宗,也無人能夠達到。

     三年前離開嶺山郡城的時候,蕭塵才剛剛突破開脈境,而三年后歸來,蕭塵已經是黃極境入門了,這…………………….

     就好像是吃了蒼蠅一般的惡心,先前沈明還只覺得蕭塵不過是一個有些名氣的天才罷了,不過現在,這哪里是天才,簡直就是妖孽了。

     看出沈明的臉色變化,蕭塵面不改色道,“十八歲的黃極境入門很讓人吃驚嗎?在我如今所在的那個地方,這樣的人比比皆是………………..”

     蕭塵的天賦讓沈明驚駭,不過對于蕭塵自己來說,十八歲的黃極境入門?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至少在蕭塵身邊,就有不少在十九,二十歲就成就了黃極境的人。

     話音落下,蕭塵再度出手,同樣的修為境界,但兩人的戰力卻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一邊出手激戰,蕭塵臉上一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道,“弱,太弱了,你的刀法漏洞百出,手腕無力,空有黃極境的修為,簡直是太弱了。”

     完全被蕭塵給壓著打,心中的怒意不斷攀升,沈明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遲早要敗,沒辦法了,只能賭一把。

     體內靈力瘋狂提升,戰刀高舉過頭頂,猛的一刀劈下,口中怒聲喝道,“百戰絕刀……………………”

     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一擊,百戰絕刀,這是上品武技,威力極其巨大。

     武技總共分為普通武技,玄武技,地武技,和天武技,其中又分為下品,中品,和上品。

     像沈明此時施展出來的百戰絕刀,已經是最頂尖的普通武技了,一般情況下,玄武技只有達到玄元境才能夠修煉,而黃極境武者所能夠施展的最高等級武技,也就是上品普通武技。

     聲勢浩大,刀芒才剛剛凝聚,一股攝人心魄的氣息便是彌散而開,周圍眾人赫然色變,唯有蕭塵依舊一臉平靜。

     上品武技,威力的確是不容小覷,不過沈明顯然是還沒有將這套武技給練到家,最多也就是堪堪入門。

     武技不僅有著等級之分,按照每一個人對武技的掌握程度不同,又分為初入,精通,完美,以及化境四個層次。

     同樣的一套武技,掌握程度越高,那威力自然也就越大,此時沈明施展的百戰絕刀,雖然是一套上品武技,不過可惜,他才堪堪將其掌握到初入的境界。

     初入境界的上品武技,在蕭塵眼中一樣是不堪一擊。

     也沒有躲避的意思,蕭塵手中的長劍頓時爆發出一股白色光芒,而后劍鋒橫掃,漫天的白色劍芒,直接將沈明籠罩,同時,在瞬間就擊潰了沈明的百戰絕刀。

     “完美之境,完美之境的上品武技……………………..”蕭塵同樣施展了一套上品武技,不過卻已經是達到了完美之境,同樣等階的武技,一個是初入,一個是完美,威力自然是天壤之別。

     輕而易舉的就擊潰了沈明的百戰絕刀,蕭塵收劍入鞘,口中輕聲呢喃道,“劍影殺………………..”

     伴隨著蕭塵話音落下,漫天劍影也是緩緩消失,隨后,只見一具滿身傷口的尸體從天而降,赫然正是那被劍影殺籠罩的沈明。

     如同蕭塵說的一樣,下一次可就不是受傷那么簡單了,的確,此番,蕭塵沒有再留手,直接結果了沈明的性命,既然不走,那就永遠留下吧。

     砰的一聲悶響,沈明的尸體狠狠摔落地面,伴隨著這聲悶響,眾人的心頭也是猛然一陣。

     死了,貴為玨山宗十大內門弟子的沈明死了,而蕭塵,居然真的敢殺玨山宗弟子,而且還不是一般弟子……………..

     所有人都是一副見鬼表情的看向沈明,詭異的安靜,半響過后,陳慕雪才回過神來,目光從沈明的尸體上收回,一臉不可置信的對蕭塵說道。

     “你………….你居然敢殺了沈明,你知不知道沈明在玨山宗是什么身份?你完了,蕭家也完了,玨山宗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還有蕭家…………..”

     對于蕭塵居然敢下殺手,陳慕雪是萬萬沒有想到的,畢竟沈明的身份絕對不是蕭家敢于去得罪的,普通弟子也許還有挽回的余地,不過十大內門弟子,玨山宗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面對陳慕雪的震驚,蕭塵卻不以為意,淡淡的回道,“玨山宗?那又如何…………….”

     (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