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朋友


    蕭塵的淡然回應,讓陳慕雪怒極反笑道,“好,好,你現在狂妄,我倒要看看等玨山宗長老降臨時,你還有沒有那么狂,忘了告訴你,此次玨山宗專門派出一名長老同行,如今這名長老就在嶺山郡王府中……………..”

     此次為了覆滅蕭家,陳慕雪可是做了萬全的準備,甚至不惜讓沈明請動了一名玨山宗長老同行,為的就是以防萬一。

     只不過,陳慕雪并不知道,同行的這名長老,其實乃是沈明的爺爺,名為沈高源。

     擊殺了沈明,已經認定蕭塵是死定了,聽聞陳慕雪這話,蕭家眾人一個個面露擔憂,尤其是蕭擎,快步來到蕭塵身旁,對蕭塵說道,“塵兒,你快走,趁玨山宗長老還沒來之前,你快走…………………”

     讓蕭塵盡快離去,否則等玨山宗長老到來,那就走不掉了。

     心中著急,然而,就在蕭擎話音剛落的時候,只聽一道冷喝聲自蕭家大門外傳來,“你們走得了嗎?”

     聲音之中充滿了冷意,而后,只見一名滿頭白發的老者當先走進蕭家大宅,在其身后,嶺山郡王緊緊跟隨。

     老者自然就是玨山宗的長老沈高源,至于嶺山郡王,名為張強,此時一臉復雜的跟在沈高源身后。

     沒想到沈高源居然來的這么快,見沈高源現身,陳家,馬家眾人紛紛行禮叫道,“沈長老……………….”

     對沈高源極為客氣,沒辦法,人家貴為玨山宗長老,別說是三大家族了,就算是嶺山郡王府都不敢得罪。

     一臉傲然的走進蕭家大宅,原本,沈高源來此,只是因為時間太長,已經失去耐心的他打算親自前來看看事情進展的如何了,并不知道沈明被蕭塵斬殺的事情。

     不過,當沈高源看到沈明的尸體時,當即,沈高源的身體便是愣在了當場,而后一言不發的來到沈明的尸體前,渾濁的雙目之中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孫兒的尸體,久久不語,半響之后,沈高源身上猛的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

     能夠成為玨山宗的長老,沈高源的修為已經達到地明鏡層次,修為之高遠不是在場眾人能夠相比的。

     怒意橫生,沈明是沈高源唯一的親人,自小便跟在沈高源身邊,此時見沈明被殺,沈高源如何能不怒。

     “誰,是誰殺了明兒,是誰…………………”目光死死盯著沈明的尸體,沈高源怒聲喝道。

     感受著沈高源那恐怖的殺意,一旁的嶺山郡王臉色復雜,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他明白,如今的沈高源,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了。

     相比起沈高源的憤怒,蕭家眾人則一個個面如死灰,原本蕭塵的出現給他們帶來了希望,不過沈高源的殺意,又將他們打入了谷底。

     這可是玨山宗的長老啊,在整個嶺山郡都排的上號的強者,如此強者的沖天怒火,他們蕭家如何能夠承受得起。

     “塵兒,聽爹的話,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根本就沒有和沈高源硬拼的意思,兩者完全不在一個層次,根本就沒有一拼之力,蕭擎小聲對一旁的蕭塵說道。

     為今之計,只能先確保蕭塵安全離開了,然而,就在蕭擎示意蕭塵快走的時候,陳慕雪先一步開口說道。

     “沈長老,師兄是被蕭家蕭塵殺死的…………………..”

     蕭塵?聽聞陳慕雪這話,沈高源一愣,蕭家的真龍?他回來了?玨山宗一直尋找的天才,準備破格收為弟子的人,三年之后回來了?

     沒想到蕭塵居然在這個時候回來了,不過那又如何,他殺了自己的孫兒,就算是天王老子都得死。

     都不用別人指認,沈高源的目光直接落在了蕭塵身上,眼中的殺意猶如兩把利劍,直刺蕭塵。

     被沈高源注視,蕭塵并沒有躲閃,也沒有想象之中的驚慌,臉色依舊平靜。

     緩步來到沈高源面前,蕭塵淡淡的說道,“我已經給過他機會,可惜他沒要………………”

     就好像在說一件極為普通的事情一樣,臉色淡漠,語氣平靜,然而,聽聞蕭塵這話,沈高源卻是徹底怒了。

     “好好好,好一個蕭家真龍,你莫不是以為有些天賦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是吧?今日老夫就告訴你,在我面前,你那可笑的天賦,只不過是一團浮云罷了,你殺了明兒,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蕭塵并沒有表現出絲毫的驚恐,這再一次的點燃了沈高源的怒火,已經決定,不管這蕭塵何等天才,今天自己都要弄死他。

     殺意爆棚,而親眼目睹蕭塵和沈高源對視的一幕,看到蕭塵那一如既往的平靜目光,一旁的陳家,馬家眾人都疑惑了。

     這家伙哪里來的底氣,要知道,現在在他面前的可不是什么玨山宗弟子,而是玨山宗的長老啊,地明鏡修為的強者,跺一跺腳,整個嶺山郡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不明白蕭塵哪里來的底氣如此面對沈高源,縱然蕭塵如今已經有黃極境入門的修為,不過沈高源可是修煉了上百年的人物,隨便一巴掌就足以拍死蕭塵。

     是傻,是天真,還是真的有抗衡沈高源的底氣,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蕭家大門外,又有數道人影大步走進。

     總共七人,有男有女,年紀約莫在二十歲左右,并且,一個個都是氣宇軒昂,男的英俊帥氣,女的風華絕代。

     這七名青年男女一進入蕭家,頓時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沒辦法,從這七名青年身上的氣質就不難判斷,他們定然不是普通人,普通人又怎能有這樣的氣質。

     不知道七人的身份,也不知道他們為何會出現在這里,不過很快,七人中領頭的一名金袍青年一看到蕭塵便是快步走了上來,一臉笑容的說道。

     “蕭塵師弟,總算是找到你了………………….”

     和蕭塵相熟,聞言,蕭塵也是對金袍青年微微一笑道,“莫師兄,我這不是三年沒回家了嘛。”

     “是是是,我們知道你心急,咦,這是發生了什么事?”和蕭塵極為隨意的閑聊著,話說到一半,金袍青年才看到沈明的尸體,疑惑的對蕭塵問道發生了何事。

     “沒什么,殺了一個玨山宗的內門弟子。”面對金袍青年的詢問,蕭塵隨意的回道。

     聽聞蕭塵的回答,眾人鄙夷,讓你丫的裝逼,等下看誰能救得了你,都覺得蕭塵有些太狂了,不過誰也沒有想到,在聽聞蕭塵的話后,金袍青年居然毫不在乎的說道。

     “一個玨山宗的內門弟子,殺了就殺了唄,這有什么……………….”

     (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