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東劍閣


    根本就不在意蕭塵殺了一名玨山宗的弟子,不光是這名金袍青年,其余的六人也是如此,仿佛在他們眼中,一個玨山宗的弟子,殺了又能如何?

     聽聞金袍青年這話,一旁的陳慕雪心中頓時生出一抹怒意,任誰都看得出來,這七人應該是蕭塵的朋友,而最讓陳慕雪難以接受的是,其中的兩名少女,容貌皆是要超過自己,一想到蕭塵身邊居然會有這等絕色女子相伴,陳慕雪就是沒來由的一陣煩躁。

     目光冷冷的看向金袍青年,陳慕雪冷聲道,“你以為蕭塵殺的是普通弟子,他殺的可是玨山宗十大內門弟子,而且還是沈長老的孫子……………………”

     就是想要看到蕭塵等人臉上露出驚慌之色,不過陳慕雪顯然是要失望了,聽聞她這話,金袍青年淡淡的撇了她一眼,而后淡聲道,“十大內門弟子,那又如何?”

     根本就沒有一絲慌亂,依舊鎮定無比,而伴隨著金袍青年話音落下,還不待陳慕雪回話,沈高源直接怒聲喝道,“小子狂妄………………….”

     說著,沈高源便是直接一掌拍下,目標直指蕭塵和金袍青年,擁有地明鏡修為的沈高源直接出手,蕭塵和金袍青年自然是沒有辦法抵擋的,不過,就在所有人都覺得兩人必死無疑的時候,一直沒有動作的張強卻突然出手了。

     奮力擋住沈高源的一擊,不過因為修為只有玄元境大圓滿,張強也是一擊被打成了重傷。

     不顧自身安危也要替蕭塵和金袍青年擋下這一擊,面對張強的舉動,眾人皆是面露疑惑,這張強是怎么了?他不是站在沈高源一邊的嗎?為何會突然出手保護蕭塵他們…………..

     眾人皆是疑惑的看著張強,不知道他為何會突然出手幫助蕭塵,這和事先說好的可完全不一樣。

     面對眾人疑惑的目光,張強并沒有理會,也不顧自身傷勢,轉身直接雙膝跪地,一臉恭敬的對金袍青年叫道,“拜見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聽聞張強這話,眾人愣住了,這是什么情況?還有,張強稱呼金袍青年為太子殿下,那此人的身份………………

     金袍青年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整個凌峰國,太子只有一人,那便是莫杰,也就是當今圣上的第三子。

     臉色淡然,莫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張強,淡淡的說道,“起來吧…………….”

     聽聞莫杰這話,張強才依言起身,而后恭恭敬敬的站到了莫杰身后,先前在莫杰一行人剛剛現身的時候,張強就認出了莫杰,沒想到太子殿下居然會出現在這里,而且還和蕭塵認識,之后沈高源出手,張強沒有絲毫猶豫的選擇出手,開玩笑,若是莫杰在這里出事,他張強絕對要被株連九族。

     當朝太子,隨著莫杰的身份暴露,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變得極為復雜起來,原本都認為蕭塵必死了,可誰想到,又冒出了一個莫杰來。

     事情可謂是一波三折,就連蕭家人自己都有一種身處夢中的感覺,蕭塵居然認識當朝太子。

     所有人都是被莫杰的身份給鎮住,包括沈高源,此時一張老臉陰沉的盯著蕭塵,他就不明白了,區區一個蕭家真龍,就算是天才,又怎么可能接觸到莫杰這等人物,而今日有莫杰在場,沈高源還敢對蕭塵出手嗎?

     顯然是不敢沖撞莫杰的,否則,莫杰一句話就足以讓玨山宗徹底覆滅。

     不甘心就這樣放過蕭塵,可是莫杰在場,沈高源又不得不放棄,雙拳緊握,看得出來,沈高源此時的心情極為難受。

     也就在沈高源郁悶無比的時候,蕭塵緩步來到其身前,淡淡的對他說道。

     “明天入夜之前,我希望能夠得到玨山宗的表態,還有,日后若是玨山宗再敢對蕭家有半分的不利,那就不要怪我滅了玨山宗………………..”

     蕭塵的語氣很是平淡,不過這話說的卻十分猖狂,滅了玨山宗?以為自己是誰呢,若不是莫杰在場,沈高源恐怕早就讓你身首異處了。

     聽聞蕭塵這話,沈高源幾乎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被一個小輩給如此對待,這還是第一次,不過,就在沈高源的怒意已經快要爆棚的時候,蕭塵從自己的納戒之中拿出一塊令牌。

     令牌通體銀色,上面有著一柄長劍標志,看到這塊令牌,沈高源身體猛的一震,而后不可置信的說道,“你………………你是東劍閣的弟子?”

     一眼就認出了這是東劍閣的弟子令牌,沈高源心中的怒火在這一刻瞬間退去,換上了一抹深深的恐懼。

     東劍閣,這可是周圍數十萬里內最強的宗門,就連凌峰國皇室在東劍閣面前,都不過是螻蟻,隨手可以滅之。

     一個超越了凌峰國皇室的龐然大物,也難怪沈高源在看到這塊令牌后,會又如此變化了。

     毫不夸張的說,東劍閣就是這方圓數十萬里內的真正主宰者,勢力遍布十大帝國,而凌峰國,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國而已。

     勢力龐大,再者,東劍閣選拔弟子的要求極為嚴格,能夠進入東劍閣的人,每一個都是萬中無一的天才,放到玨山宗來,那都可以成為一宗的頂尖弟子了,由此也可以看出蕭塵的天賦究竟強到了什么地步,居然能夠被東劍閣看中。

     有些混亂了,如果說莫杰的存在只是讓沈高源郁悶的話,那蕭塵的身份已經是讓他心生恐懼了,別說只是殺了沈明,就算蕭塵直接殺上玨山宗,玨山宗高層也不敢對蕭塵如何,滅殺一個東劍閣弟子,這樣的后果可不是玨山宗能夠承擔得起的。

     面色呆滯,半響之后,沈高源仿佛突然之間意識到什么似得,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蕭塵身后的莫杰等人,方才他們稱呼蕭塵為師弟,如此說來,那他們………………

     已經猜到了他們都是東劍閣的弟子,此次是一同陪伴蕭塵而來的,深吸了一口氣,沈高源在眾人驚駭的目光注視之下,居然主動對蕭塵行禮說道。

     “蕭塵小友,此事是我玨山宗唐突了,放心,明日之前,我宗宗主必會親自登門致歉…………………”

     (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