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西河村的小診所


    隆堯縣西河村,三面環山,一條清水灣圍繞整個村莊大半圈。進城出城的路,崎嶇不平,晚上走個夜路,都擔心會摔倒。

     被幾座大山困在中心的小山村,甚至連家診所都看不見。以至于,村民看病,甚至是買感冒藥都要前往縣城藥房甚至是醫院。

     幾個月前,一家中醫診所坐落在西河村村西頭,這讓無數村民,看到了希望。診所雖然不算大,但是治療的疑難雜癥一點也不算少。

     “大爺,給您開的藥,您有沒有按時吃?”楊宇默穿著一身白大褂,脖子上掛著聽診器坐在桌旁,手中拿著筆一邊在藥單上記錄著什么,一邊關切的問著。

     “吃了,按時吃了。前幾天好點了,這不昨天幫老王頭蓋房子,沒成想這腰又開始疼了。”坐在楊宇默身邊的一個大爺有些激動的回應道。自己的腰間盤突出,在醫院花了幾千塊錢都沒有治好,但在默默這開了幾副中藥,就已經很明顯的有好轉,心里不禁十分感激。

     楊宇默開完單子,語重心長的說道:“大爺,您記住小默的話,在您腰沒有好之前,不要繼續做力氣活了。您的身體比什么都重要,等您好了,您就是去扛木頭,我也不攔著你。”說完走進隔壁的藥房,給老大爺抓藥。

     坐在一旁的大爺笑了笑,應道:“好嘞,大爺聽你的。”聽到小默既嚴肅,又溫馨的話,心里十分感動。

     楊宇默笑著搖了搖頭,將抓好的要放在一起,交給老大爺。“大爺,這副藥不收錢,算是小默送您的。”自己跟大爺說過,三服藥治好老大爺的腰間盤突出,如果治不好,就免費為大爺治病,直到治好為止。盡管大爺的病可能是干活累而造成的,但畢竟是復發了,何況自己不是為了掙錢才開的診所。

     “那怎么可以呢?”老大爺顫顫巍巍的站起來,將手伸向內衣兜,一邊掏錢一邊說:“小默,你已經很照顧大爺了,大爺在你這買藥,一共才花了幾十塊錢。盡管都是鄉里鄉親的,但大爺也不能總讓你吃虧不是?”大爺手上拿著一沓花花綠綠的鈔票,多半是一塊的,五塊的,甚至連張五十的都沒有。

     “大爺,小默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回報鄉親們的。”楊宇默接過大爺遞給自己的錢,又給大爺放在兜里。“這么多年,爸爸媽媽一直都是靠鄉親們照顧著。大爺幾乎是看著我長大的,小時候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總想著小默。現在我長大了,小默做這些,算是報恩了。”

     大爺的眼淚忍不住的落了下來,粗糙的手拍了拍楊宇默的肩膀。“好孩子,咱西河村,也就你最有出息。”

     楊宇默帶著微笑送走了大爺,看著漸行漸遠的背影,不由苦笑了一聲。

     突然,他感到體內一股烈火燃燒了起來,緊接著已經滿臉大汗。來不及多想,楊宇默迅速跑進里屋,立即盤腿坐在地上,心里默念著什么。

     半個小時后,他才覺得渾身清爽了許多。放佛一盆涼水從上到下澆灌了一般,有一種透心涼,心飛揚的感覺。自從上次離開戰場,幾乎每天不定時的都會有這種感覺,自己的腦子里,也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東西。

     “醫生,救救我爺爺吧……有人嗎?”清脆的聲音從外屋傳到楊宇默的耳朵中,聲音非常的焦急,而且還伴有一個老頭咳嗽的聲音。

     楊宇默用意念觀察了一下外屋的情況,一個穿著連衣裙,臉色十分焦急的女孩站在診所的窗戶旁向里屋觀望著。她的身邊,一個老頭坐在板凳上,不時的輕咳著,似乎有種喘不上氣來的樣子。自從上次離開哈薩克斯坦,他就有了這種可以用意念觀察周圍十幾米環境的特異功能,他自己也不清楚,這是為什么。

     “那個人怎么了?”楊宇默從里屋出來,看了一眼少女,眼神停留在老頭的身上。看他們的樣子,并不是本地人。對這兩個陌生人,他倒有些反感。西河村屬于貧困非常嚴重的地區,這里的人做夢都想走出這座被大山包圍的地方,不會有人穿著西裝革履的名貴西裝,來這里觀風望景。

     少女回到老頭的身邊,焦急的說道:“醫生,你是這里的醫生嗎?麻煩您救救我爺爺,我爺爺的哮喘病又犯了,這次出門,把藥忘在家了,求您救救我爺爺吧。”

     楊宇默皺了皺眉,因為他發現,這個女孩的眼神中,竟然露出了一絲輕蔑和蕭殺之氣。盡管是這樣,他還是走到了老頭的身邊,輕輕的把聽診器放在老頭的胸部。

     “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爺爺.”少女抓住老頭的手,臉色變的十分沮喪。任誰看上去,這個女孩都是一個充滿孝心的女孩。

     楊宇默卻露出了一絲冷笑,說道:“如果你在吵,我就把你轟出去。”說完拿開聽診器,走到自己的辦公桌旁,安然的坐下,并沒有著急為這位哮喘復發的病人開藥。

     “你愣著干什么?為什么不開藥?”女孩沒有繼續哭喊,眉梢不自在的彎了彎,面前的這個男人,讓她很疑惑。她見過很多人,沒有幾個她看不透的人,而面前的這個男人,她卻一點也看不透。老人曾經跟她說過,這個人很厲害,但是她一點也沒有看出來,而且聽他的聲音,倒讓她覺得這是個娘炮。

     楊宇默冷哼了一聲,道:“這老頭的病,我這小診所治不了。”看了眼還在咳嗽大喘氣的老頭,心道這家伙能裝成這樣,以前肯定沒少演戲。不去當演員,真有點可惜了。

     “你……”少女一時氣急,指著楊宇默說道:“今天你治也得治,治不了也得治!”眼神中的蕭殺之氣也變的愈來愈濃。

     楊宇默淡淡的笑了笑,如果是一年前,但凡身邊對自己有這種蕭殺之氣的人,他都不會讓他們看見明天的太陽。而現在不一樣,這里是華夏,不遵守這里的游戲規則,就可能有牢獄之災,他可不想把牢底坐穿。

     “芷晴,退下。”老頭不在咳嗽,眉頭不由皺了一下,自己這個貼身隨從,脾氣倒是越來越暴躁了。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