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新來的清潔工


    剛剛歐陽倩倩和那名青年的談話,他已經聽出來是什么意思。無非就是想讓自己找到這名鼴鼠,這對他來說,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歐陽倩倩從抽屜里拿出一沓文件,放在桌子上說道:“他叫劉斌,是父親幾年前任命的公司總經理。但最近公司財務虧損的非常厲害,所以父親把我從米國調回來,專門調查這件事情。但是我沒有想到是他……”

     楊宇默白了一眼歐陽倩倩,發生這樣的事情竟然不從最高層開始調查,說明她的智商存在障礙性問題。沒有理會喋喋不休的歐陽倩倩,拿起文件走到沙發前,不慌不忙的為自己沖了一杯頂級的藍山咖啡,這才拿起文件,慢慢的翻看了起來。

     歐陽倩倩嘟著櫻桃小嘴,一副氣呼呼的樣子。看見他再次動自己的藍山咖啡,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心道下次堅決要把藍山換掉,這人真是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

     “幫你找到這個人,給多少獎金?”楊宇默放下文件,看向一臉怒容,正在用尖銳的眼神瞪著自己的歐陽倩倩。從資料上看,這個劉斌在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擅自動用資金絕對不低于千萬。這么大的數目,如果找到沒有自己的半點好處,他才不會去干。

     “楊宇默,你以為這些錢是我的嗎?這是公司的項目周轉資金好不好?”聽到他提到錢,火氣“噌”就上來了。昨天晚上剛剛給他一張銀行卡,現在居然又朝自己要錢,這個人眼里除了錢,還有什么?

     楊宇默聳了聳肩,滿不在乎的說道:“既然這樣,那就算了。我的任務是保護你的安全,公司的資金丟了,關我什么事?”

     “……”歐陽倩倩被氣的幾乎有種想哭的沖動,心想爸爸如果知道他這么欺負我,還會不會讓這個江湖郎中呆在我身邊。見他跟沒事的人一樣,大吼道:“你給我出去。”

     楊宇默喝完咖啡,往門口走去,剛好也想參觀一下這個公司的規模。

     見楊宇默走出房間,歐陽倩倩不由嗚咽了起來,淚珠串串,聲淚俱下。長這么大,就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想不到現在竟然被一個江湖郎中這么明目張膽的欺負。而且,這個人還是爸爸花錢請來的,想到這里,就覺得非常委屈。

     “叮鈴鈴。”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歐陽倩倩擦了擦淚珠,穩定了一下情緒,拿起電話,按下接聽鍵。

     “倩倩,你來我這,我給你看樣東西。”話筒中傳出蘇婷菲激動的聲音。

     “什么東西呀?”

     蘇婷菲不依不撓的說道:“哎呀,你來了就知道了嘛!”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歐陽倩倩看了看辦公桌上的車鑰匙,拿出鏡子擦了擦臉上的淚痕,帶上鑰匙走出房間。她需要找閨蜜發泄一下,從昨天到現在,她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楊宇默當然聽到歐陽倩倩的哭聲,心道你有什么好委屈的,給自己一張凍結的銀行卡,還氣勢洶洶的。一邊想著,一邊走下樓梯。

     ……

     樓道里,幾個穿著保安服的男人向上爬著,一個女人氣喘吁吁的跟在后面。一邊爬樓梯一邊埋怨:“奶奶的,這職工電梯還沒修好,待會下來的時候,我們坐總經理專用電梯下來。”

     “周部長,總經理電梯只能她本人,或者外賓才能使用,我們坐不太好吧?”一個保安有些擔心的回過頭看了看。

     周部長‘哼’了一聲,罵道:“老娘在這個公司干了二十幾年了,坐坐專用電梯咋啦?那個小狐貍精,才剛來幾天,她為公司做的什么貢獻,整天板著一副臉,跟家里出了喪事似的。”

     楊宇默用意念看了看樓下,五個穿著保安服的男子爬著樓梯,后面還跟著一個身材略顯發福的女人。女人穿著公司的職業西裝,胸前的兩個饅頭,隨著她走路時一顫一顫的。幾個保安不時的回過頭看看,沒少吃女人的豆腐。

     女人并不介意保安回過頭來看她的胸部,那是屬于她的魅力。兩個大饅頭一上一下的跳動著,幾個保安*的東西,可謂都已經翹了起來。

     一分鐘左右,幾個保安爬到楊宇默這一層,看到他的裝束,似乎都感到很詫異。龍華集團的職員,就連清潔工都會穿著職業西裝工作,而這個人竟然穿著一身普通的廉價衣服。

     “他是新來的清潔工?”

     “看樣子好像是。”

     “保安吧,一個大男人,干清潔工?”

     幾個人小聲議論著,在樓道口看著楊宇默,也在等那個周部長爬上來。幾個人中,只有一個年輕人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這個人不簡單。昨晚值班的時候,他親眼看見楊宇默開著總經理的邁巴赫離開公司。

     周部長終于爬到這一層,滿臉的虛汗已經說明,她太胖了。用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打量了下楊宇默,說道:“新來的?”

     楊宇默禮貌的點了點頭,并沒有說話。

     “你跟我來一趟,搬點東西。”周部長扭著大屁股,走向一旁的庫房。

     楊宇默怔了怔,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能看看熱鬧也不錯。想到這里,跟著周部長和幾個保安走向庫房的方向。

     “大哥,請問您貴姓?”那名沒有說話的保安湊到楊宇默的身邊,小聲問道。

     楊宇默扭過頭看了眼說話的保安,昨晚在門口,看見的就是他。笑了笑說道:“楊宇默,你呢?”

     “小弟叫雷正,以后還望大哥多多照顧。”

     楊宇默打量了下雷正,盡管他像是有意圖的接近自己,但對他卻沒有絲毫反感。看的出來,他是一名軍人。眼神之中,和走路的架勢,都有一種難以祛除的軍人之氣。無論普通的保安怎么訓練,也達不到這種效果。

     “照顧談不上,你是軍人?”楊宇默想驗證自己的猜測。

     雷正點了點頭,說道:“干了兩年偵察兵,一次任務中,把胳膊炸傷了,之后就退伍了。”說著苦笑了一聲。

     看得出來,他對部隊是有感情的。楊宇默點了點頭,問道:“你想要什么照顧?”自己和歐陽倩倩雖然關系很僵,但提拔個保安還是能做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