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放人


    柳如煙檢查了一下測謊儀,如同技術員小張說的一樣,測謊儀不存在任何問題。遲疑了幾秒鐘,隨手抓住一個硬邦邦的東西站了起來。

     楊宇默眉梢不自在的彎了彎,臉色變的十分難看,心中暗忖這妞肯定是成心的。

     柳如煙站起來,手仍然沒有松開。手掌中傳來的那種暖暖的感覺,讓她頗為享受。

     小張傻眼了一樣,目光呆滯的愣在審訊室的門口,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柳如煙凈白如玉的小手。她可是全警隊的女神,居然……女神的形象頓時一落千丈。

     “咳咳……”楊宇默見小張看了好一會,輕咳了一聲,示意柳如煙放手。

     柳如煙愣了幾秒鐘,才發現小張一直看著她。這才意識到,手抓錯地方了。連忙把手縮了回來,白皙的臉蛋瞬間變的通紅,想到剛剛一直握著楊宇默的那個地方,心里如同揣了個小兔一般,怦怦直跳。

     小張深吸了口氣,驚慌失措的說道:“那個……柳隊,我先出去了。”聲音落下,沒等柳如煙同意,就已經跑出審訊室。

     柳如煙面紅耳赤的看著跑出去的小張,想到他剛剛看到自己那個,頓時有種想找個地縫鉆進去的想法。再看看楊宇默,一臉無所謂的站在測謊儀上,見他那一臉得意的樣子,真有種想要殺了他的沖動。

     ……

     一輛賓利雅致限量版轎車停在市公安局的門前,一個穿著西裝,面容剛毅,五官端正的男子拉開后面的車門,躬身說道:“小姐,我們到了。”

     蘇婷菲穿著一身素凈淡雅的衣服,前兩次見到楊宇默,見他的穿著都很普通。不想因為自己的身份,讓他感到難堪,所以這次來接他,特意把身上的珠寶首飾全部摘了下來。盡管摘下了金貴的首飾,換上了普通的衣服,但仍然掩蓋不住她的魅力。

     兩個人走進公安局,陪蘇婷菲走進來的保鏢說明了來意,一個穿著制服,但氣色不太好的jc臉色變的很難看。很不耐煩的說道:“二十四小時,現在才過去一半,等時間到了,你們再來吧。”

     “不行,我們現在就要帶著楊宇默離開。”說話的不是保鏢,而是蘇婷菲。

     jc皺了皺眉,瞥了一眼蘇婷菲和她身邊的保鏢,道:“你們是不是聾子?我剛剛的話你們沒有聽見?”

     蘇婷菲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電話那頭響起了一個渾厚有力的聲音:“菲菲呀,怎么想起給叔叔打電話了?”

     菲菲嘟著小嘴,一臉委屈的說道:“叔叔,我的一個朋友,因為見義勇為不小心傷到了犯罪嫌疑人,被你們j局的人抓起來了。現在連見義勇為的英雄,你們也不放過了嗎?”言下之意,就是要警告這些隨便抓人和口出逛言的制服男。

     電話那頭一個年過中旬的老者“嗯?”了一聲,皺了皺眉,問道:“把電話給他們,叔叔幫你問問。”

     菲菲拿開電話,看向剛剛說自己是聾子的制服男,問道:“你們這里誰最大?”

     制服男遲疑了幾秒鐘,見蘇婷菲拿著電話問他,不敢大意,說道:“局長出去開會了,現在柳隊最大,在審訊犯人,估計沒時間見你。”

     蘇婷菲見制服男這態度,心里早已經把他罵了個狗血淋頭。為了注意自己淑女的形象,她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說道:“你們上司要和這里權限最大的人通電話,她是不是也沒時間?”

     制服男剛想說什么,柳如煙端著一個水杯就走了過來,但見到蘇婷菲,不由讓她一愣。那天就是她給上司打的電話,今天她又來干什么?難道她和楊宇默有關系?一連串的想法在腦海里打著問號。

     “柳隊,她找你。”制服男見柳如煙走過來,向后退了一步。

     “你來干什么?”柳如煙撇了撇嘴,要不是這個女人,那天她不至于在那么多人面前丟面子。

     蘇婷菲先是一愣,隨后感慨了一聲:“世界真是太小了,美女,聽說你又把見義勇為的英雄抓起來了,三番兩次的和英雄過不去,那些匪徒,是不是都和你有關系呀?”上一次揪住楊宇默不放也就罷了,想不到第二天又把他抓起來了,心里越想越覺得不舒服。

     “你……”柳如煙一時語塞,臉色被氣的通紅,道:“你說話注意點。”

     蘇婷菲‘哼’了一聲,把電話遞給柳如煙,說道:“找你的。”

     柳如煙看著遞過來的電話,想起昨天的事情,渾身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遲疑了片刻,接過電話對著話筒說道:“您好,我是柳如煙。”昨天的事情歷歷在目,她不敢大意,說話也特別的尊重,因為接電話的人,幾乎都是可以讓她脫下警服的人。

     “如煙啊,這是什么情況?”電話那頭響起一聲渾厚有力的聲音。“我聽菲菲說,你把見義勇為的英雄抓起來了?有這回事嗎?”

     柳如煙倒抽了一口涼氣,連忙解釋道:“首長,今天上午發生了槍擊案,我們只是想請當事人協助我們調查,并沒有拘押,也沒有發生任何沖突。”聽到熟悉的聲音,她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

     從小到大的愿望就是做一名女刑警,要是因為楊宇默而讓她脫去警服,那她這一輩子,就真的栽到他手里了。

     “原來是這樣,那現在可以放人了嗎?”電話那頭聽完柳如煙的解釋,松了一口氣。如果真的像菲菲所說的,jc把見義勇為的英雄抓了起來,事情要是宣揚出去,將會造成非常惡劣的影響。

     “可以,卑職馬上放人。”柳如煙臉色鐵青,十分緊張的說道。

     電話那頭的老人‘嗯’了一聲,道:“以后辦案子,要注意影響,該抓的一個不放過,不該抓的一個也不能抓。不然造成惡劣的影響,后果不堪設想。”

     “是!”柳如煙連連點頭,仿佛對方就站在她面前一樣,一絲也不敢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