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習慣就好了


    “振華,有什么事嗎?”蘇宏生現在滿腦子里裝的都是關于楊宇默的事情,根本就沒有和老朋友敘舊的心思。

     歐陽振華眉梢不自在的彎了彎,問道:“是不是發生什么事情了?”

     蘇宏生嘆了口氣,‘嗯’了聲。“這兩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有些事情,我到現在都還沒有理出頭緒。”聲音落下,眉宇之間擠出兩條淺淺的皺紋。

     “什么事情,能讓你這個老頑童這么上心?菲菲找男朋友了?”

     電話那頭傳來歐陽振華不正經的笑聲。“老小子,別胡說八道。菲菲才多大,普天之下,我還真沒有看到誰家的公子哥能配的上我家菲菲。”一向疼愛蘇婷菲的蘇宏生,聽到老朋友胡亂猜疑,臉色不由變的非常難看。

     “對了!”蘇宏生好像想起來了什么,連忙問道:“振華,倩倩身邊的那個朋友,你從哪找來的?”

     “什么朋友?”

     “就是那個叫什么……楊宇默。”

     歐陽振華心里不禁‘咯噔’了一聲,提起楊宇默,他的心里就如同針扎一樣難受。但是他知道,以龍華集團現在的處境,還不是說出真相的時候。他是最后一張王牌,不到關鍵時候,是不能拿出來的。

     “他怎么了?”歐陽振華深吸了一口氣,道:“朋友介紹的,說他實力不一般,所以請過來保護倩倩的。你知道,最近龍華出了很多事情,多了很多敵人。”

     “真的是這樣嗎?”蘇宏生有些半信半疑。就在剛剛,他想起來一件事情。之前覺得楊宇默很像一位老朋友,而現在,這個老朋友無疑就是歐陽振華。兩個人的眼神,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當然是這樣,我什么時候騙過你?”歐陽振華有些慌張,心里暗自慶幸,幸好蘇宏生沒站在他面前,不然說什么也不會信的。

     ……

     “喂,你別誤會,剛剛……”歐陽倩倩臉色通紅,看著快速向后倒退的風景,心里仿佛揣了只小兔,砰砰跳個不停。

     楊宇默嘴角上揚,他當然知道剛剛被她當成了擋箭牌。不過他并不介意,至少他沒吃虧。“放心好了,我對你不感興趣。”不知道為什么,他對歐陽倩倩的美根本提不起絲毫的興趣。

     歐陽倩倩咬了咬酥唇,懶得和楊宇默爭辯。

     “你該給保安兄弟漲工資了。”楊宇默看了眼倒車鏡,鏡子中的歐陽倩倩秀發飄飄,紅潤的香唇微微翹起,一副別人欠她幾百萬的樣子。

     歐陽倩倩扭過頭,眉頭緊皺,有些不樂意的質問道:“憑什么?”

     “因為他們幫你抓住了周部長,沒有他們的話,你那批價值幾百萬的設備,說不定早丟了。”楊宇默有些不滿的輕打方向盤,車子開進公司,在辦公樓前停下。“我已經和雷正說了,工資提到一個月五千,其他人我不管,這個人你必須提。我已經答應他了。”

     聲音落下,楊宇默開門下車,向著辦公樓大步流星的走去。

     歐陽倩倩坐在車里,嘟著嘴自言自語道:為什么,為什么老爸要這么折磨我……混蛋,我才是老板!

     “大哥,等一下大哥!”

     聲音從楊宇默的身后傳來,停住腳步,向后看去。雷正穿著一身保安服,臉上掛著憨態可掬的笑容,一路小跑跑到他面前。

     雷正臉色突然變的十分嚴肅,立正說道:“大哥,周部長已經移交檢察院了,您看……工資……”迫于家庭條件的問題,他不得不冒著被開除的風險來問工資的事情。

     楊宇默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指了指迎面而來的歐陽倩倩,“工資的事情,總經理已經同意了。下個月開始,給你每個月五千的薪水。事情不要宣揚,你自己知道就行了。”說完向總經理專用電梯走去。

     雷正有些懵,愣在原地看著走過來的總經理。高跟鞋走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咚咚咚’的聲音,不禁把他嚇出了一身冷汗。在總經理面前,他已經有些后悔提工資的事情。畢竟,這份清閑的工作,三千塊錢一個月已經不算少了。

     “你叫雷正是吧?”歐陽倩倩瞥了眼坐上電梯,滿臉奸笑的楊宇默,心里恨不得沖上去殺了這個混蛋。但這不現實,因為她根本打不過他。沒等雷正說話,接著說道:“你下個月的工資到我辦公室來領,你以后的任務,就是培養出一流的保安隊伍。如果做不到,自己走人。”

     “是!”雷正挺直腰板,這對他來說,的確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華夏國每一名偵察兵,都是軍隊中頂尖的高手,他們不止是擅長偵查,更是全能型的人才。練兵,對打過仗,端過槍的老鳥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歐陽倩倩點了點頭,步態從容的走向專用電梯。

     楊宇默換上一身名牌,看著身旁放著的醫藥箱,心道終于可以把它甩掉了。昨晚的修煉,讓他突破了一個長期以來都沒有突破的瓶頸。現在,他終于突破了,除了感覺身體里好像多了一個東西之外,并沒有什么特別大的改變。

     歐陽倩倩推開辦公室的房門,瞥了眼喝著咖啡的楊宇默,關上門走向辦公桌。長這么大,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工人,一個不把老板放在眼里的職工。如果集團最近不是資金緊張,她說什么也要讓他離開她的視線。

     “喂,你這咖啡的味道怎么不一樣了?”楊宇默吸允了一口咖啡,眉頭不由皺了皺。他雖然不經常喝這洋玩意,但喝一次,還是能記住這特殊的味道。而手中的這杯,和昨天的咖啡明顯就不一樣。

     歐陽倩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明眸皓齒的看了眼楊宇默,心道當然不一樣,姑奶奶的藍山就那么點了,這么個喝法,早晚都被你喝光了。心里雖然這么想,但嘴上并沒有這么說。“可能是時間長了,味道變的不一樣了,習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