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你知不知道?


    楊宇默端起咖啡杯,環顧了一眼辦公室。眼角的余光停在不遠處的紙簍里,紙簍中放著一堆雀巢咖啡包裝袋。包裝袋上的幾個大字,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上面赫然寫著‘一元一袋,大包八折優惠’,顯然,咖啡已經被這小妞替換了。

     歐陽倩倩抬起頭,見楊宇默目不轉睛的盯著紙簍,也跟著向紙簍看去。看到紙簍里的咖啡袋,頓時不由的面紅耳赤。

     楊宇默把咖啡一飲而盡,起身說道:“你在公司里待著會很安全,我離開一會。”聲音落下,人已經走到門前,拉開房門,扭過頭看向臉色通紅的歐陽倩倩,“咖啡味道不錯。”說完步履匆匆的向電梯口走去。

     歐陽倩倩臉色稍有平緩,這是什么人嘛,想走就走,想來就來。老娘才是老板好不好!三天的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這小妞肺都快被氣炸了。

     楊宇默坐進邁巴赫,有些事情,讓警察處理,他不放心。他當然不想多管閑事,只是辦公室怨婦一般的歐陽倩倩,讓他這暴脾氣無處發泄。對女人發脾氣,這不是他的風格。

     雷正見到總經理的邁巴赫開到大門口,立刻按下遙控器,打開遙控門。

     楊宇默打開車窗,嘴角間勾勒出一絲笑意。“小子,記住你們總經理說的話,給她培養一支精干的保安隊伍。不然,我也保不了你。”

     “是,多謝大哥提攜。”雷正激動萬分的看著楊宇默,心里高興的恨不得喊出聲。

     楊宇默淡淡的笑了笑,食指敲打著方向盤,沉思了一會說道:“以后叫我默哥,別再叫大哥了。”

     “默哥,小弟一定按照總經理和您的吩咐,培養一支精干的保安隊伍。”

     再次聽到這個稱呼,身體不由顫了一下。猛地踩了一腳油門,邁巴赫‘嗖’一聲竄了出去。雷正傻傻的看著一竄竄好遠的邁巴赫,心道難道我說錯了嗎?

     一年前,那個混亂不堪的戰場上,槍聲,炮聲,還有兄弟們倒下痛苦的呻吟聲。曾經的種種往事,在他的腦海中如同慢鏡頭一樣,一一閃過。那些曾經同生共死的兄弟,用身體筑成一道防火墻,只為了讓他離開,只為能讓他活下來。

     ……

     邢臺市第一人民醫院門口,多輛警車警燈閃爍。醫院附近更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防衛森嚴。楊宇默用意念觀察著周圍的情況,才發現周圍不止有明哨,還暗藏著不少便衣和暗哨。在對面樓層上,甚至架有狙擊槍。

     可見警方為了防止劉斌耍花招,費了不少心思。對于警方來說,這是一個不小的收獲。劉斌涉及的不只是非法持有槍支,更是涉及金融詐騙,綁架人質等多重罪行。目前,華夏國警方正在嚴厲打擊非法持有槍支,等一系列犯罪活動。

     劉斌在這個時候出頭,顯然是暈過了頭。

     一名jc走到楊宇默車前,輕輕敲了敲車窗,客氣的說道:“先生,請出示您的身份證和駕駛證。”

     楊宇默翻了翻衣兜,才想起來剛剛把舊衣服換了下來,身上穿著一身名牌不假,但他媽兜里連個毛都沒有。有些尷尬的按下車窗,客氣的說道:“jc叔叔,我那個證件可能掉在車上了,您能不能給我點時間,讓我找找?”

     證件當然沒有掉在車上,他只想拖延一下時間,用車載電話聯絡歐陽倩倩。但愿這妞能在短時間內給送過來。

     jc并沒有想那么多,點了點頭說道:“快點。”

     “好……好好!”楊宇默一連說了好幾個‘好’,連忙把車窗關上,拿起車載電話開始翻電話薄。華夏國開車不帶證件,屬于無證駕駛。被抓住不僅僅會被扣分,還要扣人。想起市公安局那昏暗的審訊室,和那冰涼的老虎凳,沒有人想去坐第二次。

     楊宇默仰在靠背上,有種想要把車載電話摔了的沖動。可惡的是里面竟然沒有一個號碼,竟然連信息都是空的,心灰意冷的看了看窗外的jc。對方好像看出車里的端倪,對著對講機說了幾句話,一輛武警裝甲車緩緩的停在邁巴赫的車旁。

     看了看后視鏡中的裝甲車,槍口儼然都已經指向了邁巴赫。

     “咚咚咚”jc敲了敲窗戶,“先生,請出示您的證件。”

     楊宇默看著窗外,不會因為無證駕駛,再把老子抓起來吧?心里想著解決的辦法,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接著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

     “怎么回事?”柳如煙看了眼有些面熟的邁巴赫,目光停在手放在槍套上的jc。

     “報告柳隊,車里的人有些可疑。十幾分鐘前,他說證件掉在車里。但是到現在,還沒有找到。”jc向柳如煙敬了個禮,非常嚴肅的匯報著。

     柳如煙走到車頭前,看了看車牌,‘砰’一腳踢在車頭上,怒道:“下車!”

     楊宇默打開車門,特么的,車雖然不是老子的,但要是踢壞了,歐陽倩倩非跟他急不可。

     “誰踢的車?”楊宇默眼神停在車頭,見到柳如煙一臉詫異的盯著他,眉頭不由自主的跳動了兩下,怎么在哪都能遇見這個八婆?

     “你就是暴力執法的那個jc?”楊宇默走到車頭前,完全無視站在一旁的武警和jc。“上次首長和你說的話,你全忘到耳朵后面去了?是不是真不想干了?還敢暴力執法!你知不知道我剛剛正在找證件,你知不知道這車多少錢?知不知道你踢一腳,我有多心疼?”

     柳如煙被楊宇默一連好幾個‘知不知道’問的臉色通紅,她還從來沒有被一個人這么羞辱過。而這個混蛋,羞辱了她三次不說,竟然還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如果不是有這么多部下圍著她,好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場。

     “小子,把你證件拿出來,開個破車把你牛氣成這樣?”一旁的jc實在看不下去了,整個警局都沒有幾個人敢這么欺負柳如煙,今天竟然被一個愣頭青欺負成這樣。不礙于這身警服的話,他不介意把眼前的這個混蛋暴揍一頓。

     ps:粉嫩新書求收藏,求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