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一次出手


    月光如水,山風吹拂,帶來陣陣清涼。

     荒山,一位年輕人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整個人便如鳥兒一樣飛起,然后在空中滑翔了六七米,方才落下,然后再度躍起,如鳥兒展翼滑翔。

     連連飛躍,秦正凡動作越來越流暢,漸漸的整個人猶如飛鳥一般行云流水,耳邊風兒呼呼地吹過,甚至一度,秦正凡有一種我欲乘風歸去的錯覺。

     “怪不得師父說,曾經世俗間的帝王登基下臺,不過只是他一念之間的事情。我只是剛剛稍微得了一點師父的功力,便已經如傳說中一般可飛檐走壁,踏草而飛。若我再勤加修行,恐怕將來一次性飛躍個數十米都不是問題。”

     “只可惜,師父說這天鳳星靈氣稀薄渾濁,我再努力也只能達到采靈十二層境界,無法踏入筑基期,超凡脫俗,否則說不定還真能像鳥兒一樣在天空自由自在地飛翔!”

     秦正凡一邊連連縱身飛躍,一邊難抑心頭的澎湃和感慨。

     平時至少要一個小時爬的山路,不過片刻功夫,秦正凡已經到了半山腰。

     期間秦正凡還找到了一處小溪溝,清洗了一下身上的污垢。

     正當秦正凡一點都沒感到疲倦,興致勃勃地要繼續提氣縱身飛躍時,突然有人說話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里是墳山,半夜三更的怎么會有人來?難道是盜墓的?”秦正凡心頭微微一驚,停住了腳步。

     如今秦正凡耳聰目明,又是大晚上的,山林寂靜,秦正凡這一停下腳步,立馬就把遠處傳來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

     “媽的,沒想到這妞不僅是一位大學老師,而且還是一位富家千金小姐。怪不得才剛剛抓了她,整個永桐市的警察都出動了,害得老子要流落到這荒郊野嶺的。”

     “嘿嘿,你不覺得這樣身份的女人更帶勁嗎?在這荒郊野外,陰森森的墳地做更刺激嗎?”

     “桀桀,獵狗你這個變態的家伙!”

     “嘿嘿,餓狼,你小子眼珠子都已經發綠了!”

     “桀桀,因為老子比你更變態!”

     “把衣服脫了,否則老子一槍斃了你!”

     “只要有錢,什么女人找不到!我可以給你們錢,一百萬,不,五百萬!只要你們肯放了我!”

     “少廢話,老子現在對錢不感興趣!把衣服脫了!”

     “那你還是開槍斃了我吧!”

     “啪!”

     “臭婊子,給臉不要臉,你要是不肯脫,老子幫你脫!”

     “你,你,離我遠一點,我自己來!”

     接著是窸窸窣窣的脫衣服聲音。

     秦正凡呼吸一下子變得有些粗重起來,然后咬咬牙,壓下緊張的心情,輕手輕腳地朝聲音傳來的方向靠近。

     以秦正凡的智商,自然不難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若是換成以前,對方有兩人,而且還有槍,縱然他正義感爆棚,也絕不敢選擇偷偷靠近,而是會遠遠躲開,然后報警。

     因為他上去,不僅不能救那女人,而且還要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

     但今日,他已經再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而是一位修靈者。

     雖然他還不明白,自己現在的戰斗力究竟達到了什么級別,是否能打得過兩個人,尤其在對方有槍的情況下,恐怕一不小心,他都有搭上性命的兇險。

     但既然擁有了一定實力,秦正凡絕不可能偷偷溜開。

     秦正凡如今身輕如燕,縱然不能做到踏地無聲,落腳也是如貓兒一般輕微。

     兩位兇徒如今滿腦子變態的精蟲上腦,雙目發綠地盯著前面的女子,再加上這里又是墳地荒山,又哪里會想到有人正在悄悄逼近。

     不過十多個呼吸之間,秦正凡已經悄無聲息地躲到了隔兩人六七米開外的一棵柏樹后面。

     如水的月光下,秦正凡看到了兩個兇徒的背影。

     兩個兇徒,一個看起來有些瘦小,但隔著六七米的夜幕,秦正凡都能清晰看到他手臂的肌肉一塊塊凸起,很是結實。

     另外一個看起來中等體型,手臂的肌肉同樣很是結實。

     那中等體型的人拿著槍指著對面的一位女子,秦正凡可以看到他的拳骨上是厚厚的老繭。

     “看來這兩人都是練家子,不知道我現在的實力能不能一次性將他們兩人拍翻?”秦正凡一邊暗暗思索,一邊人已經像猴子一樣悄無聲息地順著樹干爬了上去。

     此時秦正凡根本沒有發現,現在自己不僅眼力變得無比銳利,而且有著以往所沒有的洞察力。

     他現在擔心的是自己的實力!

     因為他才剛剛獲得力量,除了清楚知道現在自己飛躍得很高很遠,如同傳說中的輕功一樣,對自己的力量達到什么程度,他還沒有什么概念,而且打斗運力方面也沒有任何經驗。

     對方若沒有槍,秦正凡還不擔心,打不過,大不了拉著女子飛奔,以他如今的夜視眼和速度,縱然帶著一個人,秦正凡也有信心對方追不上他。

     但秦正凡的速度再快,他也不認為自己現在的速度能快得過子彈。

     “把胸罩也脫掉,快!”秦正凡正思索之際,那拿槍的男子對著已經脫得只剩三點式的女子抬了抬槍口,催促道。

     女子落著淚,顫抖著手去解背后的鉤扣。

     兩個男子見女子開始解胸罩,呼吸不禁變得粗重起來,目光死死盯著女人的胸脯,等待著揭開障礙,露出廬山真面目的那激動人心的一刻。

     “就在這時了!”秦正凡本還有些猶豫的目光猛地一凝,雙腳對著樹干猛地一踹。

     整個人便如老鷹撲食一般,由上而下,對著兩人撲了過去。

     人在空中,從未學過武術的秦正凡,腦子里閃過電影里武林高手打斗的場面,雙手五指并攏,雙臂用力,分別對著兩人的后背猛地拍掌落下。

     女子是正面面對秦正凡的方向,見樹上突然飛撲下來一人,當時兩只眼睛就瞪得滾圓,整個人都呆立在了原地。

     這一刻,若不是身處荒郊野外,若不是她渾身脫得只剩下三點式,她真要懷疑這是電影的拍攝現場。

     兩個兇徒見女子突然停下手,本是心頭一怒,但緊跟著就感到一股寒意從背后襲來,渾身汗毛都根根立了起來,正準備轉身。

     “嘭!嘭!”

     兩人感到背后如被鐵鍬狠狠打了一下似的,不僅疼得要命,整個人還被巨大的掌力給拍得往前撲倒。

     秦正凡見自己分別兩掌拍出,竟然一下子就把兩人拍倒在地,不禁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掃了自己的雙掌一眼。

     但緊跟著他就感到一股莫大的危險,汗毛都立馬豎了起來,卻是那中型男子握槍的手調轉了槍頭,正朝他抬起。

     秦正凡幾乎想都不想腳尖在地上猛地一點,整個人立馬飛起了四米高,然后在中型男子驚恐的目光下,猛然下墜,一膝蓋跪在他握槍的手臂上,然后雙手抓著他的手,猛地往上一掰。

     “咔嚓!”中型男子的手臂硬生生被掰斷。

     “啊!”中型男子痛得尖叫一聲,然后整個人都昏死過去。

     秦正凡見狀顧不得松口氣,伸手拿過跌落的槍,然后調轉槍頭對準正忍著后背陣陣疼痛,伸手往腰間摸槍的瘦小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