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忘了還有兩把槍要上繳【求推薦票】


    “孫局長,夜已經很深,既然你們來了,這里就交給你們處理,我先回家了。”秦正凡見孫宇要去查看兇徒,自不愿意再在這里耽擱下去。

     “這大晚上的,你一個人怎么回去?我們有船在,你隨我們一起坐船回去吧,而且兇徒是你制服的,你總也得去做個筆錄什么的。當然你是見義勇為,這案件也清楚,筆錄的事情倒不是很急,主要還是這大晚上的,你一個人不方便也不安全。”孫宇再次微微一愣,然后說道。

     “我家在風灣村,跟你們不同路,走山路反倒更方便。你不用擔心,這一帶我熟,不會有事情的,就這樣說定了,需要做筆錄時,你打電話給我。剛才司徒女士用過我的手機,我想你們應該不難查到我的手機號碼。”說罷,秦正凡也不等孫宇反對,轉身快步下山。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修煉之事,又哪有心思留在這里浪費時間?

     而且,秦正凡才剛剛學會提縱術,每一次飛躍都有六七米遠,那種欲乘風歸去的感覺實在非常美妙,秦正凡還遠未過癮,此時巴不得遠離眾人的眼目,獨自再在山嶺里快速飛躍,如鳥兒一般在空中滑翔。

     “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膽子賊大!”孫宇見秦正凡轉身就走,沒幾下就消失在夜幕之下,無奈地搖搖頭。

     倒是他身邊的警員卻望著秦正凡消失的身影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徒初雪也是如此!

     “小林,那兩家伙有什么不對勁嗎?”孫宇卻沒想那么多,一邊隨口問了一句,一邊朝兩位兇徒走去。

     “孫局你看了就知道了!”小林聞言想起剛才看到的一幕,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連忙收回目光,追上孫宇,低聲道。

     孫宇聞言目露詫異之色,快走兩步。

     這一走近兩兇徒,手電筒一照。

     “呲!”這大夏天的,孫宇不禁猛吸一口冷氣,背后都有冷汗冒了出來。

     只見兩兇徒不僅雙手被掰斷,而且后背腫得老高,赫然印著一個手掌印,那手掌印充血,樣子就像電影里演的中了武林高手的血手掌一樣。

     此外身上再無其他傷痕。

     孫宇是一位老刑警,眼光毒辣,自然不難看出來,兩兇徒先是各自中了一掌,然后失去反抗能力,才被掰斷雙手的。

     否則兇徒身上不可能會沒有其他打斗傷痕。

     這也就是說,秦正凡是一掌拍翻一個,然后掰斷他們手,讓他們徹底喪失反抗能力。

     不僅如此,孫宇還發現兩位兇徒肌肉結實,拳骨有厚厚老繭,顯然經常練拳。

     這樣的兇徒絕對是難纏的人物,就算孫宇自恃人高馬大,身手在警局中數一數二,也沒把握自己能一個人制服兩個,更別說,干脆利落地一掌拍翻一個了!

     “看走眼了,真沒想到那么文弱的一個年輕人,身手竟然這么厲害,怪不得這大晚上的敢一個人趕山路,這是藝高人膽大呀!”孫宇猛吸一口冷氣之后,大為感慨道。

     孫宇正大為感慨之際,有腳步聲傳來。

     “秦先生你怎么回來了?有什么事情嗎?”孫宇轉頭,見是秦正凡,不禁面露意外疑惑之色。

     “剛才走得急,忘了還有兩把槍要上繳。”說著秦正凡將兩把手槍遞給孫宇。

     四周一下子安靜得有些可怕!

     孫宇等警察全都死死盯著秦正凡手中遞過來的兩把手槍。

     手電筒光照下,手槍散發著冰冷的金屬光芒。

     之前,司徒初雪只是打電話跟她父親說兇徒已經被制服,她已經脫險,還有詳細地址,至于兇徒有槍械之類的細節,她根本沒有提起。

     所以孫宇等人到這時才知道,秦正凡制服的不僅是練家子的兩個兇徒,而且還是手中有槍的兩個兇徒!

     這讓孫宇等人如何不震驚?

     嗚嗚嗚—

     夜梟的凄厲叫聲突然在黑夜中響起,孫宇等警察全都渾身打了個哆嗦,這才發現不知道何時,額頭上都有冷汗冒了出來。

     秦正凡哪會想那么多,他把槍給了孫宇,還沒等他開口,已經轉身飛快走人。

     “特么的,竟然還有槍,而且還是兩把,那年輕人竟然毫發無損地將他們制服了?實在太牛逼了!”

     “是啊,帶槍的家伙哪個不是亡命江湖的兇徒!就算我們對上,一個搞不好都得有兄弟犧牲啊!結果那年輕人倒好,一掌拍翻一個,然后掰斷手臂,直接完事,這身手也實在太嚇人了!”一位老刑警也是滿臉驚容感慨。

     身為老刑警,他自然也能從兩位兇徒身上的傷勢大致推斷出當時的打斗情景。

     “亡命江湖!”孫宇聽到這個詞,心頭不禁猛地一震,脫口道:“馬上將他們帶回警局好好審問,這兩人手中十有八九有命案!”

     孫宇此言一出,其他人全都渾身一震,面色變得極為嚴肅。

     任何一件命案都是大案!

     于是,孫宇等人再也顧不得驚嘆秦正凡的身手,押解著兩位兇徒下山。

     繞著山腳流過的一條河里停著一艘船。

     眾人上了船,馬達聲響起,輪船離岸。

     司徒初雪望著越來越遠的荒山,竟然沒有劫后余生的喜悅,反倒心緒說不出的紛亂復雜。

     她沒想到,有一天她會被兩個兇徒劫持到一座到處是墳墓的荒山,她更想不到,有一天,她會在一座到處是墳墓的荒山里抱著一位陌生男人哭得稀里嘩啦,會將頭靠在他的肩頭沉沉地睡去。

     現在,她滿腦子都是那張黑暗中看不大真切的小白臉主人,在她最無助的時候從天而降的英武樣子,他在地上鋪衣布的認真樣子,還有他頭也不回一下就轉身離開的冷酷樣子。

     “司徒初雪你想這個面癱冷酷男干什么?”

     “難道你還沒受夠他的臭屁脾氣嗎?”

     “哼,走就走,急著投胎嗎?”

     “不就是會點武功嗎?有什么了不起的!”

     “再見面癱男,不,以后再也不見!”

     想到這里,司徒初雪心里有一種莫名的惆悵和失落。

     她心知肚明,不管她想不想再見到這位從天而降救了她一命的面癱男,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這面癱男絕對不屑再見到她!

     “孫局!孫局!”司徒初雪心里正有著一種莫名的惆悵和失落時,有激動的聲音突然在黑夜中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