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紫府元神


    “怎么會這樣?師父明明說過,要我憑著臆想去感應經脈和靈力的存在,然后運行它們,并且還說一定要集中心思,不可走神。”

     “可現在,我明明能‘看’得一清二楚,在這種情況下,運轉靈力就像看著路走路一樣,又怎么可能會出差錯呢?”

     “而且師父還說過,奇經八脈乃是先天之脈,閉塞不開,只有我修為達到了采靈境十二層時,才能感覺得到,我怎么現在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呢?”

     秦正凡“看”著分布體內的一條條經脈,一個個穴道,還有五色靈力,又是震驚,又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知道師父神通廣大,絕對不可能會出錯。

     但他是一位從事科學研究的博士生。

     科學是以事實來說話的!

     所以秦正凡很快就接受了這現實,開始細細“觀察”體內情況,要從中查找蛛絲馬跡,而這樣做的最終目的,不僅僅是要找出真相,最關鍵的是,秦正凡要確認自己按著“看”到的經脈修行會不會出問題。

     畢竟他現在的情況已經完全偏離了他師父生前的交代。

     “能看清楚的經絡有二十條,但這二十條經絡似乎還分出了更細小的經絡,可惜太細小,根本看不清楚,只能隱隱感覺得到。”

     “穴道能看清楚的是七百二十個。”

     “那個五色氣流應該就是師父說的靈氣,靈氣分五行,千炎宗以火立派,功法中最善攝取和轉化火靈力,故赤色最濃。”

     “只是這五色氣流中還夾雜有許多渾濁的氣流,應該就是師父說的濁氣,看來我經脈內的靈力很不純,得想辦法將這些渾濁雜質給煉化排除出去才行。”

     秦正凡一邊細細觀察,一邊念頭轉動。

     此時的秦正凡并沒有意識到,他可以一邊分神轉動念頭,還能一邊清晰地“看”到體內情況。

     在仔細觀察和念頭轉動之間,時間悄然過去了半個小時。

     這時秦正凡已經把十二正經來來回回仔細看了好幾遍,準備再細細查看奇經八脈時,突然間一陣頭疼欲裂,尤其眉心處如同針扎入一般,錐心的疼痛。

     “啊!”秦正凡忍不住抱住了腦袋在地上翻滾。

     好一會兒,秦正凡才緩過勁來,這時他赫然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浩瀚虛無的空間,這空間里有一道身影如云煙一樣飄忽不定,仿若隨時要散了去。

     這道身影的面貌模糊,但秦正凡還是一眼就認出,這是自己。

     “這是哪里?這是哪里?我怎么會在這里?”秦正凡不斷問自己。

     “這是我的眉心!這是我的眉心!我不是真的在眉心里,這是我的意識!”一遍遍地問自己之后,秦正凡腦子里突然如同有一道閃電劃過,突然間,他莫名就明白了過來。

     一明白過來,秦正凡感覺整個人的意識又回到了現實中。

     他張開了眼,入目的是熟悉的書房,水銀泄般的月光透過玻璃窗落在他的身上。

     秦正凡站了起來,走到窗戶邊,望著窗戶外的夜空,腦子則快速地轉動著。

     他是搞科研的,現在的情況就像試驗結果偏離了他的猜想,他必須得重頭理清試驗過程中發生的每一個環節,看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還是他從一開始的猜想就是錯誤的。

     秦正凡從遇到師父開始細細回想。

     然后他想到了師父給他傳功時,他的心神似乎隱隱跟胸口什么東西起了微妙的聯系。

     “爺爺給我的紅玉骨墜呢?”秦正凡下意識地摸向胸口,不禁臉色驟變。

     紅玉骨墜是他爺爺年輕時當走方郎中,在一座山上挖草藥時無意中發現的,見它不管形狀還是色彩都很悅目,便收留了起來,后來傳給了秦正凡。

     秦正凡常年掛在脖子上,當作是對爺爺的一個念想。

     見爺爺給的紅玉骨墜不見了,秦正凡顧不得再回憶與師父之間的事情,連忙出了門,一路往墳山飛縱而去。

     不過一刻鐘,秦正凡又重新回到了墳山父母親的墳墓前。

     他細細在四周尋找,都沒發現紅玉骨墜。

     如今秦正凡的雙目便如鷹眼一樣,大晚上的就算地上在爬的螞蟻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更別說一塊紅玉骨墜了。

     秦正凡又去了跟兇徒交手的地方細細尋了一遍,還是沒發現。

     見尋不到,秦正凡又返回父母親的墳墓前,細細回想。

     “我與師父返回這里時,我記得紅玉骨墜還是在的。”

     “難道是師父給我傳功時,發生了什么意外?”

     “對了,師父給我傳功時,我隱隱覺得與胸口有什么東西起了聯系,難道就是紅玉骨墜?”

     “對了,后來我還感覺到有什么東西鉆入我的眉心,然后我頭疼欲裂,有許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涌入我的腦子,還‘看’到了無比龐大的鳳凰,還有許多恢宏戰爭場面。”

     “師父只是傳功給我,這些鉆入到腦子里的東西,肯定不是他傳給我的。難道那塊紅玉骨墜是一件寶貝,然后師父給我傳功時無意中將它激發,融入了我的身體。然后我眉心就多了一個空間和虛幻身影,然后我就能清晰看到體內的經脈、靈力等等。”

     “窩槽,這也太玄幻了!”想到這里,縱然秦正凡是一位從來不說粗話的讀書人,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話。

     但靜下心來,再細細回憶推斷,秦正凡發現這在他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玄幻故事,應該很接近現實,就算有偏差也應該不大。

     只是那眉心多出來的空間和虛幻身影是什么,秦正凡不知道,他也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就能內視。

     他只知道,自己能內視跟那虛幻身影和眉心空間必然有著關系。

     “可惜師父不在了,要不然師父必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秦正凡大致理順了思路之后,心中不禁萬分感慨和遺憾。

     秦正凡并不知道,就算方鴻現在還在世,他也沒辦法給他解釋這些。

     因為他眉心處出現的浩瀚虛無空間乃是傳說中的紫府神庭,要修煉到極高境界,才有可能窺探到其中奧秘,進而開辟出來,然后修煉出紫府元神,也就是那道虛影。

     方鴻不過只是靈胎境界,離那個層次不知道差了多少萬里,根本不可能接觸到那層奧秘,甚至連聽都不曾聽過,又如何能給秦正凡解惑?

     倒是秦正凡畢竟是搞科研的學霸,邏輯推理能力很強,縱然這些推論充滿了玄幻色彩,卻也給他猜想得八九不離十。

     原來這天鳳星在遠古時代確實曾經出過鳳凰神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