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莫非王哥也看出來了?


    “來曹總,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兄弟,秦正凡博士。正凡,這位是蒼云大酒店的老板曹巍。”王臻見秦正凡皺眉,還以為他不習慣這種略帶顏色的玩笑,岔開了話題。

     “我這人讀書不行,讀書時經常被老師批評,所以心里最佩服的就是讀書厲害的人,總覺得他們腦袋瓜特別聰明。為了這個,今天我一定要敬秦博士一杯。”見王臻特意介紹秦正凡,又說他是他的兄弟,曹巍哪敢怠慢,連忙端著酒杯上前說道。

     秦正凡只是個窮學生,平時不是一頭扎在書堆里就是實驗室里,又哪里接觸過曹巍這等八面玲瓏,又刻意討好他的人?

     而且從小到大他一直都很看重自己的學業,這也是他引以為豪的地方,否則他也不會那般刻苦努力地讀書。

     曹巍這馬屁是真正拍對了地方。

     所以曹巍這么一說,縱然秦正凡明知道不一定是他的真心話,但心里也是受用的。

     “曹總過獎了,你佩服我們讀書人,我們讀書人還佩服你們做老板的呢!”別人這么奉承他,敬他,秦正凡自不會端架子,連忙端起茶杯說道。

     “秦博士,我只是個充滿了銅臭味的粗人,你這話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我敬你,你是我人生中第一位說佩服我的博士!”曹巍說著又一飲而盡。

     一杯下肚,一抹不正常的血色涌上曹巍的臉,然后這抹紅色很快退去,曹巍的臉變得有些青。

     “表兄,你悠著點!”孫宇見曹巍的臉色不好看,猶豫了下,開口說道。

     “沒事,沒事,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今天有各位領導和秦博士大駕光臨,我心里也高興。”曹巍擺手道。

     秦正凡沒想到曹巍和孫宇還是表兄弟關系,聞言微微一怔,然后又看了曹巍一眼,想了想說道:“不過曹總你的臉色確實不好看,氣血虛浮,這幾天最好給自己放個假,去海灘邊好好曬曬太陽,我老家風灣村還是很不錯的。游客不多,民風淳樸,沙灘的沙子也細膩。”

     “秦博士還真是個有心人啊,關心曹總的同時,也不忘給家鄉的旅游業做宣傳。曹總是做酒店生意的,把他拉過去,那就是拉了一個大客戶去!”陳子平等人聞言微微一怔之后,微笑道。

     “多謝秦博士關心,有空一定會去風灣村看看。”曹巍聞言微微一怔,隨即面露一絲感激之色地點點頭道。

     曹巍是酒店老板,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不知道見了多少,秦正凡是虛情假意的客套話還是真的關心他,他還是看得出來的。

     “最好這一兩天就去吧。”秦正凡說道。

     陳子平等人聞言都有些哭笑不得,心想,這秦博士情商還真是有點問題,就算真想替家鄉拉個大客戶,也不能這么直接心急啊!

     倒是王臻心頭微微一動,目中閃過一抹若有所思之色,猶豫了下,開口問道:“正凡,你是不是看出來曹總身上有問題?”

     “莫非王哥也看出來了?”秦正凡聞言有些意外地看向王臻。

     王臻聞言不禁渾身一震,目中透射出一抹驚駭之色。

     秦正凡見狀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果然,王臻搖搖頭道:“我只是隱隱感覺到曹總今天的氣息虛得有些許不正常,但也僅此而已,并沒有多想。直到剛才你這么一說,我才多想了一下,猜測曹總可能纏上了點不干凈的東西。”

     王臻這么一說,秦正凡立馬就釋然了。

     王臻內外兼修,內力已經有了一定造詣,內力說起來就是劣質版的靈力。王臻對一些陰邪氣息隱隱有點感應倒也正常。

     當然也僅此而已,若不是秦正凡多嘴,一身修為在王臻眼里已經達到了那些傳奇老前輩的級別,而且王臻因為雙重身份的緣故,偶爾接觸過一些外界所不知道的靈異事件,否則王臻是不會往那方面想的。

     “王局,秦博士,曹總也就臉色差了一些而已,怎么聽你們這么一說,好像曹總被女鬼纏上,吸了陽氣一樣的。”陳子平就坐在王臻邊上,見他和秦正凡一問一答,神神秘秘,玄玄乎乎的,忍不住插話道。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

     陳子平一提女鬼,曹巍臉色一下子蒼白了下來,大夏天的,額頭上都滲出了一點點冷汗來。

     這包廂里,可都是經驗老道的警察。

     一看曹巍的表情變化,個個心里不禁一個咯噔,莫名感到背后一股涼颼颼的。

     “表兄,你不會真遇到什么女鬼了吧?”孫宇脫口道。

     “孫宇,你別瞎說,這年頭哪有什么鬼不鬼的!”剛才開玩笑說曹巍運動過多的虛胖副局長聞言渾身打了個冷戰,連忙道。

     但曹巍卻沒理會孫宇和那虛胖的副局長,而是雙目緊張地望向秦正凡,開口說道:“這個秦博士,最近幾天我晚上都在做噩夢,想醒總是醒不過來,每次一醒來就是渾身大汗淋漓的,不會真是遇鬼了吧?”

     “曹總,你別想多了。肯定是你最近身體比較虛,所以才會做噩夢,冒虛汗,我有時候也會這樣的。”

     “沒錯,沒錯,做噩夢盜汗很正常啊!”

     那虛胖的副局長和辦公室主任連忙說道。

     “但我的夢不一樣,我夢到的是同一個人,而且她真的變成了鬼的樣子。”曹巍苦笑道。

     “不是吧!”陳子平等人聞言渾身都打了個哆嗦。

     雖然鬼魂之事和飛檐走壁的功夫一直都存在于民間傳說中,但前者看不見摸不著,透著神秘詭異,讓人潛意識里對它有著一種發自骨子里的畏懼。

     秦正凡本不想顯露一些超凡的手段,但見王臻和曹巍兩人一前一后已經把話挑開,他若再藏著掖著,反倒有欲蓋彌彰之嫌。

     況且這個世界,本來就有武力強大的武者,也有能施展神奇法術的玄門人士,只是除了這個圈子里的人或者剛好經歷了靈異事件的當事人,外界極少人知曉罷了。

     當年方鴻鎮守天鳳星,不僅幾乎不過問世俗間的沖突戰爭,甚至就算有邪魔惡鬼作亂,一般也是交給玄門人士自己解決。

     方鴻貴為星主,天鳳星最高掌權者,他一般只會在百年一次的魔潮,或者有邪魔實在厲害,他才會出手。

     所以,只要不透露自己的真正身份和擁有有別于玄門人士的靈力這件事情,秦正凡偶爾顯露一點能解決靈異事件的本事,倒也沒什么。

     當然這種本事,能不顯露是最好不顯露,就算顯露了,事后也肯定要交代一番,以免引起外界不必要的恐慌。

     好在在場的除了當事人,都是警局的領導,不僅有身份,也懂得保密紀律,只要事后交代一番,倒也不用擔心傳揚開來。

     這么一想,秦正凡心里便拿定了主意,淡淡道:“鵝蛋臉,大眼睛,小嘴巴,鼻子挺拔,下巴偏尖。”

     當秦正凡神色平淡地說出這些明顯是描寫女人容貌的詞匯時,曹巍整個人都克制不住地顫抖起來,臉色越發蒼白,而孫宇則已經一臉驚駭地看著秦正凡,驚呼出聲道:“杜雅!”

     PS:新書期間,請多多支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