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藥材


    當秦正凡在銀行辦理存款事宜時,遠在永桐市的司徒初雪接到了孫宇副局長的電話。

     “他真不要那一百萬?你沒告訴他我不缺錢,那一百萬是我真心誠意給他的感謝金嗎?”站在窗戶邊,望著窗外格外青翠的香樟樹,司徒初雪黛眉微皺道。

     “我說了,但他說救你完全是出于道義和良心,跟你有沒有錢并沒有任何關系。”孫宇回道,心里一陣陣的可惜。

     一百萬哪!

     “那好吧,謝謝你了孫局長。”司徒初雪聞言無奈道。

     “司徒女士客氣了,這是我的工作,應該的。”孫宇客氣道。

     掛了孫宇的電話之后,司徒初雪有些郁悶地揉了揉一頭烏黑柔順的秀發。

     她不喜歡欠人恩情,尤其男人的恩情。

     本來事情過后,她應該當面去向秦正凡道謝的,但想起他那拒人以千里之外的面癱冷酷樣子,最終還是決定不去自討沒趣,所以就將感謝信連同感謝金給了孫宇,請他幫忙轉交給秦正凡,想跟這件事徹底來個了斷,省得那個面癱冷酷男老是冷不丁鉆到她的夢境中來,還是從天而降,那么跩,那么酷!

     結果沒想到,秦正凡竟然拒絕了一百萬酬謝金。

     這讓司徒初雪心里很不舒服,總覺得背了一個天大的債。

     “可惡的面癱男,明明沒幾個錢,耍什么酷啊,竟然拒絕本姑娘的一百萬酬謝金!”

     “拒絕就拒絕,有什么了不起!真以為本姑娘會因為你救了我一命就記住你一輩子嗎?”

     “絕不可能!我會很快忘記這件事情的!”

     ……

     離開了銀行,秦正凡口袋里揣著一張存有三十二萬五千元“巨款”的銀行卡,總有一種夢幻一般的感覺。

     他父母親都是鄉村教師,收入很低,供養他讀高中、大學其實很辛苦,走時除了留下一棟老宅,并沒有留下多少存款。

     他們的后事一辦,若不是二叔秦家謙幫忙,恐怕秦正凡一個讀書生還要欠一些債務。

     父母親過世之后,他靠著校外兼職,還有學校和導師給的一些補助,前兩年省吃儉用還能積攢一點錢下來。但隨著他學術水平的提高,導師給他的任務加重,他基本上就沒機會再外出兼職,整天在學校的實驗室里忙忙碌碌,錢基本上是多不起來。

     之前,銀行卡里的五千元,算是他的全部流動資產了。

     為了省錢,他買的電腦配置都是比較差的。

     但現在,前后也不過幾天時間,他的卡里一下子就存著三十二萬五千元,不僅如此,他的天鳳法戒里還放著一些他師父留下來的黃金。

     那些黃金數量并不多,估計是他師父為了偶爾在世俗中走動而備用的。但真要拿去兌換成大周幣,兌換個七八十萬還是不成問題的。

     如此一算,此時的秦正凡已經是百萬富翁。

     秦正凡的堂二叔,說起來算是村里的能人,拼搏了半輩子,如今的資產據說也不過才一百五六十萬。

     想到二叔,秦正凡不由得想起前幾天他的抱怨,猶豫了下,決定先去買些畫符的材料,逛一逛藥材市場,然后再去二叔家坐坐,順道吃個晚飯。

     現在時間還早,這時二叔一般在外面忙碌,家里不會有人,就算有也只有二嬸黃秋玲在家。

     二嬸黃秋玲心地不壞,但對錢財看得很重。

     因為秦家謙比較念親情,在給秦正凡父母親辦后事時,里里外外忙碌不說,還倒貼了不少錢進去,為這事黃秋玲心里一直有些意見,再加上她擔心丈夫同情秦正凡是個孤兒,私底下會偷偷給他錢,也擔心秦正凡會上門借錢,所以對秦正凡的態度一直比較冷淡。

     好在秦正凡是個高材生,算是有出息的人,黃秋玲心里還是佩服他,也不好太不給他面子,所以除了態度冷淡一些,話里話外時不時跟秦正凡哭一下窮,說他二叔在外面賺錢如何如何辛苦之外,倒不會當面給他臉色看。

     正因為二嬸的態度,再加上秦正凡性格本就偏內向,所以就算暑假回來,也不大愿意去二叔家,倒不是不在意秦家謙這位二叔。

     秦家謙這位堂二叔在秦正凡心里的分量還是很重的,他也是打心里將他視為最親的長輩。

     這次因為剛好到縣城,而且二叔前幾天還責怪他沒去他家坐坐,于情于理,這次秦正凡都不好不去他家,不過得湊二叔在家的時候去,否則只有二嬸一個人在家就難免尷尬和冷場。

     秦正凡先去了一趟香燭店,買了些畫符的黃表紙和朱砂等東西,然后又去了一趟縣城的藥材市場。

     蒼Y縣既是海濱小城,又是多丘陵的山城,藥材豐富。

     天鳳法戒里存放有關于煉丹藥的書籍,只是因為天鳳星靈氣日漸稀薄渾濁之故,天鳳星幾乎已經長不出好品質的藥材。

     至少對于方鴻而言,天鳳星的藥材都已經入不了他的法眼,將它們煉制成丹藥,對他而言是得不償失的行為。

     不過秦正凡如今才采靈三層境界,天鳳星的藥材對他應該還是有效用,更何況他有紫府元神相助,可辨別分離出靈氣來,這點就算方鴻也是遠遠不及他。

     只是到了藥材市場,一路走下來,秦正凡發現那些所謂的滋補藥材,里面根本沒蘊藏多少靈氣,真要去將它們分離提煉出來,不僅費時費力費神,而且還要花費錢財,對他而言絕對是得不償失。

     當然也不是所有藥材都沒蘊藏什么靈氣,秦正凡在一家藥材店看到了一支野山參,那野山參很小,但價格比起那些看起來就跟蘿卜一樣的人參卻要貴上許多,標價五萬。

     野山參里的靈氣要比其他藥材濃郁不少,若是拿來煉藥服用,估計能抵得上他一次的修煉功效。

     五萬塊錢也只抵得上他半個小時的修煉功效,秦正凡現在口袋里總共也就百萬資產,又哪會花這冤枉錢!

     況且,他現在才剛剛入門,正是打根基的時候,最好一個腳步一個腳印,暫時還不宜借助藥物來提升修為。

     雖然秦正凡沒打算買藥材,這里的藥材品質也差強人意,但通過此行,秦正凡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這個星球上,還是存在著能助他提升修為的藥材,但這類藥材,最差的都是價格昂貴,若是品質再好一些,恐怕每一件都是天價,后者絕不是現在的他能買的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