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不忍了!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不忍了!

     對方上來就擊殺了他們的坐騎,而且還開口侮辱。

     現在讓開道路的話,豈不是顏面盡失?

     “大人,我們不能就此讓開!”

     “就是啊,如此一來,我們還有何臉面參賽?”

     “跟他們拼了,我就不信他們能多強!”

     除了葉星河之外,另外三人都義憤填膺的表達著不滿。

     但是,林豐卻已經下定了決心。

     “我的任務是保護你們安全參賽,對方的實力……遠超我們。”

     “在比賽開始之前,我不想節外生枝。”

     幾人的議論,沒有逃出對面那群人的耳朵。

     聽到林豐說出這樣的話,一群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領隊說的沒錯,就憑你們這群廢物,還是乖乖讓路吧!”

     “真搞不懂了,每次都墊底的貨色,怎么有臉再來參賽?”

     “就你們這群貨色,我一個人就能全都收拾了!”

     第二魂殿的領隊肖鳴,不僅沒有阻止身后的喧嘩,反而開始帶頭譏諷。

     “林豐,當年你運氣好才保住一命,怎么還有勇氣來遺忘之地?”

     “別以為進入天命境就能翻身了,在我面前,你依舊只是個螻蟻!”

     說話間,強大的氣勢從他身上驟然升起。

     葉星河等人瞬間變得呼吸困難,靈力的運轉似乎都凝滯了。

     “肖鳴,你過了!”林豐微微一揮手,一道屏障出現在葉星河等人四周。

     有了他的幫助,葉星河幾人才終于緩過神來。

     “不錯,你居然都到天命四重了!”

     肖鳴似笑非笑的看著林豐,與其說是夸贊,不如說是另類的鄙夷。

     “只可惜啊,我已經天命六重巔峰了!想交手一次么?”

     話音落下,對面的人群中再一次爆發了巨大的嘲笑聲。

     一旦達到天命境界,每一重都是天壤之別。

     天命四重和六重看起來只差兩個小境界,但是一旦交手,林豐恐怕毫無勝算!

     眼見著自己分殿的天魂使被人戲弄,書生都看不下去了。

     “大人,我們戰!第七魂殿之人絕不服輸!”

     “對啊大人,戰吧!”

     “天魂使大人,我們不能這么任由對方戲弄!”

     都是熱血青年,這已經是第二次請戰了。

     只不過,林豐依舊是咬著牙拒絕。

     “我再說一遍,讓路!”

     從牙縫中擠出這句話之時,林豐滿心的苦澀。

     如果只有他一人在場,那他或許早就與肖鳴血戰了。

     可是他現在是領隊,身后還跟著五個第七魂殿的天驕!

     一旦開戰,他或許可以保命,但是五個游虛境界的年輕人……

     葉星河看出了林豐此刻的想法,在書生等人退下后,他笑著來到林豐身邊。

     “大人,這種事情,你能忍,我可忍不了……”

     聽到葉星河這么說,林豐立刻感覺到了不妙。

     “不要!”

     話音未落,葉星河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吞噬道則!”

     可怕的吞噬力瞬間從葉星河身上涌現,朝著對方攝去。

     肖鳴沒想到葉星河會悍然出手,冷笑著開始蓄力。

     但是事情的發展,又一次超出了他的預料。

     葉星河根本不是對著他們動手!

     他的目標,是那只千足獸!

     “給我死!”

     強大的吸力,籠罩在千足獸的頭部。

     千足獸腦海中的血液,似乎都在這一刻開始翻滾起來。

     “嘶!”

     疼痛感刺激著千足獸開始哀嚎,巨大的身軀也不自主的翻滾起來。

     沒等肖鳴等人做出反應,這只游虛六重的千足獸頭顱轟然炸裂!

     腥臭的血液四散迸發,撒的對面幾人滿身都是。

     很是狼狽!

     肖鳴瞬間暴怒,沖著葉星河凌空一拳!

     “該死的!本尊滅了你!”

     天命境強者一怒,天地變色!

     葉星河面色不變,后退的速度激增,不朽神光決也瞬間開啟到了極限。

     嘭!

     巨大的轟擊力,擊打在葉星河的身上。

     不朽神光決的金光瞬間支離破碎,宛如脆弱的琉璃。

     然而那股強大之力,依舊朝著葉星河的體內蔓延。

     眼見著慘劇即將發生,林豐出手了!

     一股溫和的氣息包裹住葉星河的身體,一襲白衣擋在了他與肖鳴之間。

     “夠了!”

     兩位天命強者的氣息猛然對撞,天空的云彩都在這一刻被震散了。

     借助這個空檔,葉星河穩住身形,一把丹藥不要命的塞進嘴里。

     原本正在破碎的身軀,險之又險的穩住了傷勢。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快到很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等到書生等人回過神,這才忍不住開始驚嘆起來。

     “葉兄,好膽!”

     “干的好,這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在天命境強者面前這么做,簡直猛的離譜!”

     葉星河聞言微微一笑,沒有接茬。

     他當然不會傻到去硬憾天命境強者,那屬于找死!

     但是對面殺了他的坐騎,這口氣,他不會忍!

     雙方的坐騎都已死去,場面上現在已經平等了。

     只不過,肖鳴顯然不打算咽下這口氣!

     “林豐,你的手下這是在向我挑釁么?”

     肖鳴狹長的眼眸中散發著寒光,似乎隨時都準備爆發。

     林豐微微皺眉,指了指身軀分離的千足獸。

     “剛剛殺掉我們坐騎的,應該就是這個畜生吧?”

     “葉星河不過是給了它應有的懲罰,你又何須介意?”

     這就是在給雙方找臺階了!

     雖然先前殺掉巨禽的灰色氣流,是這只千足獸發出的。

     但是,肯定也是經過了肖鳴等人的授意。

     林豐沒有說破,就是不想把事情鬧大。

     只不過,他的想法注定是要落空了。

     “你覺得,這個理由我會接受嗎?”

     伴隨著最后一個字符落下,肖鳴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長刀。

     “讓我宰了那個小子,這事就算過去了!”

     “你若是擋我,我就連你一起殺!”

     肖鳴說道做到,不等林豐做出回應,刀芒已然朝著葉星河劈來。

     林豐臉色微微一變,閃身又一次擋在了葉星河面前。

     一把長劍出鞘,劍刃與刀芒瞬間碰撞。

     肖鳴只是微微側身,就抵消了碰撞的沖擊力。

     反觀林豐,卻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十幾步。

     高下立斷!

     看著肖鳴又一次舉起長刀,林豐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復雜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