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0章 背叛


    “不可能,你是神王境也不可能,中了陰陽極樂散,就算你是神虛境都不可能抵御,你神王境更不可能……”

     被掐著脖子提起的老者被禁錮,但還能夠出聲,此刻面容漲紅,青筋畢露,目光更是驚恐駭然,同時無法相信這一切。

     沒想到對方年紀輕輕居然是神王境不說,明明一起中了陰陽極樂散,而且明明受到了影響,居然現在什么事情沒有。

     這顛覆了他的世界觀,讓他根本無法接受。

     而這老者不知道的是,陰陽極樂散的確強大,陳狂也的確受到了一些影響。

     只是陳狂的八荒霸天體本就是萬法不侵諸邪勿近,這是一種強大的體質。

     一次次還將八荒霸天體推向一個更強大的地步,青蓮空間中更得到一次更強的蛻變。

     當感覺到情況不對,陳狂已經運轉八荒霸天體,將體內的毒氣磨滅。

     后來陳狂所表現的影響,也不過是根據那毒性在佯裝,目的是看看背后到底是誰,有什么目的。

     “說,這一切怎么回事,否則就死!”

     陳狂目光殺意涌動,本就是殺神,此刻更是寒意奔襲,目光就足以讓人神魂顫栗。

     “哈哈哈,我失敗了,但死對我們刺客聯盟的人來說何懼之有,我就算是說了你想知道的,你又豈會真的放過我,小子,自會有人來要你的命……”

     老者突然獰笑,更顯猙獰,冷笑攝人,嘴中黑血溢出,生機頓時消散。

     陳狂將老者扔在地上,眉頭微皺。

     這是一種藏在神魂中的毒,就算是家伙被禁錮,也難以阻止他自殺。

     這老者也算是哥狠人,更是個明白人。

     就算是真說了一切,陳狂的確是沒打算放過。

     “刺客聯盟,蹚了不該蹚的渾水……”

     這是陳狂得知的一切情況,這兩個神境修為者都不弱,是什么刺客聯盟,聽名字應該是和當初婳影以及天影血影的組織差不多。

     蹚了不該蹚的渾水,陳狂眉梢聳起。

     除了云神宮的人外,自己只是接觸了姬弦月和仙芝。

     如果此事和云神宮無關的話,那毫無疑問就和姬弦月有關。

     “她們有危險!”

     陳狂眼底泛起波動,怕是姬弦月和仙芝現在絕對有著危險。

     對方有備而來,肯定有著把握。

     從那兩個老者的口氣中聽得出來,似乎陰陽極樂散雖然是毒,但很不凡,價值連城,神虛境修為者也要中招。

     自己若不是有著八荒霸天體的優勢,怕是現在也就成死人了。

     姬弦月雖然是神虛境,比起苦尊者還要強,但對方敢下手,怕是就已經做好了準備,這時候肯定有危險。

     陳狂眉頭緊皺,對方有備而來,肯定準備了強者。

     姬弦月是神虛境。

     那是神虛境的事情,是神虛境層次的紛爭。

     自己就算去幫忙,但若是對方也有著神虛境,那到時候自己可就兇險了。

     就算是對方有著神尊境強者在,自己也麻煩大了。

     “也算是互不相欠,就此一別吧。”

     陳狂低語,與姬弦月主仆也是泛泛之交,雖然說姬弦月出手相助過自己,但自己也沒有暴露仙芝,算不上欠什么。

     才來到天外世界,還是不要蹚渾水的好,這可不是九重天世界。

     陳狂離去,但前行了一會又止步,目光挑了挑,朝著相反的方向騰空而去。

     …………

     遼闊海域,天水一色,一望無際,古船寶器甲板上,姬弦月站在甲板上,面色發紅,身軀有些發軟。

     仙芝在一旁血流泊泊,全身溢出一種晶瑩剔透的青色血液,而且已經化作了本體,神光彌漫,氣息不俗,但已經無比虛弱,沒有了再戰之力。

     甲板上,出了原本幾個圣境神境的修為者外,此刻還多了一個美婦人。

     姬弦月望著前方身形曼妙的美婦人,道:“你什么時候收買了他們!”

     “每個人都有價值,如果無法收買,那肯定是給的價值還不夠,或者是給錯了價值。”

     美婦人望著姬弦月淡淡一笑,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目光掃過船上幾個圣境和神境修為者,這都是姬弦月的親信,但現在已經是她的人。

     “團長,我們也是沒辦法。”

     幾個船上的人低頭,不敢直視姬弦月。

     “叛徒,你們應該知道背叛的后果!”

     姬弦月目露冷意,煞白的面容更顯冷艷。

     “背叛的確不好,我也最討厭背叛了!”

     美婦人開口附和姬弦月,隨著話音落下,瞬間出手,身上一道道能量匹練沖出,宛若雷霆,直接洞穿了那幾個圣境和神境。

     “噗噗……”

     “你說話……”

     幾個神境和圣境修為者吐血,望著胸口的血洞,目光不甘。

     “給你們的好處,我已經給了,我沒有食言,但我的確也討厭背叛,只好殺了你們!”

     美婦人開口,揮手一掃,幾個圣境神境修為者直接化作了血霧,血染甲板。

     做完這一切,美婦人風輕云淡,風韻猶存,身姿妖嬈,有著一種成熟水蜜桃的誘惑,身上的氣息收斂,但周圍虛空悄然凝固,繼續望向了姬弦月:“你應該知道,你現在已經別無選擇,只要你嫁給我哥,你以后還是烈火傭兵團的團長。”

     “做夢!”

     姬弦貝齒緊咬,目露寒光,將仙芝本體收到了身上。

     “你應該知道中了陰陽極樂散的后果,到時候怕是由不得你了。”

     美婦人勝券在握,淡淡說道:“就算你死了,烈火傭兵團的團長最后也會是我哥,到時候更加干凈利落,只可惜我哥對你可是一片癡心,為了你,不惜找來了陰陽極樂散,這可是付出了難以想象的代價。”

     美婦人目光在姬弦月那玲瓏凹凸的婀娜曲線上上下掃視著,目光泛起漣漪,繼續道:“不過也難怪我哥對你一片癡心,這份姿色,就算我是個女人都有些心動了,這世間男子又有幾個人會不動心呢!”

     “你就不怕到時候我絕不會放過你們!”

     姬弦月冷若冰霜,目露冷意,但一樣難掩美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