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逐日之箭


    2018年4月29日,十點十五分,美利堅一架“戰斗陰影”試驗偵察機飛離機場。

     兩小時后,被發現墜毀于印都洋東部,距離軍港一百七十海里左右,最近的海軍基地派出搜救部隊前往事故海域。

     飛行員貝利跳傘逃生,安全獲救。

     事后檢查事故原因,發現偵察機高速飛行時,于六千米高空撞到異物,機翼破損,因為速度太快,破損程度持續擴大,未能堅持返航,最終墜毀。

     調查事故的軍方雇員覺得很奇怪,通過飛行員描述,事故發生時并未檢測到鳥群。

     撞擊它的是一個非常小的東西,只是在高速飛行中,根本沒想到高空會有異物,聯合探測器也未檢測到任何金屬反應。

     好在駕駛艙錄像中,通過飛行員面盔反射,看到了事發時撞擊機翼之物的模糊影像。

     “是個棍狀物,這絕對不是鳥類。”

     “六千米高空,怎么會有根棍子?難道是太空垃圾墜落?”

     “就算是太空垃圾,墜落到距離地表六千米的程度,表面就算不是燃燒的,也一定會有下落的氣流軌跡。”

     “但這些并沒有,也就是說撞擊時,這根棍子是橫飛在高空的?可惜錄像只看到一點點,無法判斷它的軌跡。”

     “反正一定排除了太空垃圾,事發時偵察機未能檢測到任何金屬制品,可能是異物的金屬含量太少。而既然如此,那么不是抗熱材料制作的物品,是不可能從太空墜落到六千米高度的,早就應該蒸發了。”

     幾個調查人員分析了半天,也沒能搞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空異物,橫空飛行,飛機以高速撞擊目標導致機翼受損,這種事故原因,都不知道該怎么寫在報告上,因為這更像是受到了攻擊。

     他們老實地如此報上去后,軍方的一名武器專家很快關注了這件事。

     那位羅伯特博士說道:“它有可能是某種特殊的隱形合金材料,逃過了我們的聯合探測器。”

     “異物本身就有推進力,這使得它在無所支撐的空中,剛性地受力,撞壞了機翼。”

     “這可能不是意外!”

     旁人驚道:“也就是說,它可能是一種隱形導彈?或者微型飛行器?”

     “很有可能這是我們尚不知曉的新型武器,理論上來說,這種推進力最可能的是墜落的加速度,但錄像證明,這并非高速墜落物,所以它一定有著自我推進能力,應該是個飛行器。”博士說道。

     很快,尚在事故海域的船只回報,附近海域都沒有找到異物,飛機殘骸也沒有任何關于異物的碎片。

     “它有可能還在空中,派出更多的空中搜索力量。”

     盡管沒能探測到這種飛行物,但搜索編隊的飛機還是找到了異物。

     因為異物的速度超音速了,只要仔細在一定高度搜找,還是能看到掠過云層引發音爆沖擊波的物體。

     只不過,這東西不放射任何信號,若不是擊落了他們一架飛機,鎖定了一個大概的軌跡,其從這么高的地方掠過還真的找不到。

     “是超音速隱形戰機……不,不是戰機,太小了,應該是無人飛行器!”

     “這種超音速隱形無人微型飛行器技術,連我們也沒有,體積也太小了,燃料儲存問題怎么解決的?”

     “是最新的無人機嗎?”

     “追擊!”

     發現高速飛行的異物后,軍方迅速地判斷出飛行軌跡。

     從軍港派出一艘超音速戰機進行追擊。

     “目標速度約為五百米每秒,預計五分鐘后追上。”

     “竟然有這么高性能的無人飛行器……”

     “它的目標可能是基地上空,能擊落嗎?”

     “不行,速度太快,而且探測器檢測不到它的任何信號……”

     美利堅軍方很快整理出了神秘飛行物的諸多情報。

     這個神秘飛行物速度雖然超音速,但和真正的超音速戰機比起來還差得太遠。

     其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體積極小,還有不可思議的雷達隱形功能。

     如果不是其只在六千米高度耿直地飛行,軌跡太過明顯。而是拉高到八千米甚至一萬米的高空,那根本沒有辦法發現它。

     沒有檢測到任何電磁波,沒有攔截到一絲一毫的控制信號,甚至連金屬反應都沒有,其材料完全未知。

     “之前的錄像顯示,這棍狀飛行物在撞擊中斷開數截,為什么現在還能維持這么高的飛行速度?”羅伯特博士提出疑惑。

     “難道它還有納米修復功能?”旁人駭然道。

     正當他們疑惑時,五分鐘轉瞬即逝,追擊的飛機傳來消息道:“我追上它了,它的軌跡很耿直,我可以攻擊到它,是否允許擊落?”

     博士說道:“沒有改變航向嗎?這可能不是個飛行器,而是個彈頭?”

     “試著與它平行,把影像傳過來。”

     很快,超音速戰機就接近目標二十米左右,這個距離內如果目標爆炸,也來得及規避。

     平行飛行下,神秘飛行物的形象終于可以被看清。

     飛行員仔細觀察后,完全愣住了,立刻將異物的影像傳回基地。

     “什么?箭?”

     所謂異物,正是一支純碳箭。

     因為之前的撞擊,這支箭已經支離破碎了,箭桿斷裂成十幾塊,箭頭都脫離了。

     可是,這些碎塊,依舊以每秒近五百米的速度斜刺向高空。

     這就是徹頭徹尾地莫名其妙,讓基地內看到這一幕的人全都傻眼了。

     他們要找的是神秘飛行器,可結果找到的卻是一支更神秘的飛箭。

     還是一支斷箭,明明沒有噴射氣流,也沒有火箭推進,可就偏偏以超音速飛行。

     在高速下,箭身明顯發熱,表面有少量蒸汽縈繞,不過純碳纖維材料耐熱性很好,不到兩倍的超音速還不足以燃燒它。

     “它沒有燃燒,但卻有蒸汽跟著……這些蒸汽難道是之前撞擊‘戰斗陰影’時蒸發的氣體?為什么這些氣體也已超音速跟著這支斷箭?”

     羅伯特博士驚愕地看著影響,感受到畫面的荒謬。

     這支箭靠什么推進?

     為什么碎了還能推進?

     為什么部分物質都蒸發了,氣體還能推進?

     這莫名地飛行到底是要去哪?

     諸多疑惑,一下子震傻了這名武器專家。

     正當大廳內一片死寂時,一名上校凝重道:“羅伯特博士,請你將資料整理給我,這件事列入3A機密。”

     博士楞道:“啊?是……”

     上校緊接著將博士整理好的資料發送了出去,很快上頭就下令道:“已有另外兩架超音速戰機前往接應,讓追擊的飛行員配合捕獲它。”

     得到命令的上校立刻將命令傳達給飛箭附近的飛行員。

     沒過多久,另外兩架戰機也與飛箭平行。

     其中一架是無人飛機,發射出緊密的捕捉網,一下子就成功捕獲了那堆散碎的飛箭。

     “逐步減速!”

     無人飛機開始降下速度,然而才剛減速,無人飛機就失去了平衡!

     飛機底部連接金屬捕捉網的地方被繃直,飛箭竟拖著它保持自己的速度,一點也沒有拖拽減速。

     “失去平衡!失去平衡!”

     負責拖拽的飛機在飛箭后面打轉,可不管它朝哪個方向飛,竟都無法阻止這飛箭斜掠向天外。

     附近保持平行的飛機測算出飛箭的速度,依舊是五百米每秒。

     “切斷捕捉網!”

     無奈之下,上頭下令放棄捕捉網,就見那堆飛箭零件帶著網子繼續飛著,而無人飛機好半天才重新平穩。

     “我的天,這是什么啊?”羅伯特博士看著屏幕,有些崩潰。

     不禁道:“這是UFO嗎?”

     上校搖搖頭,沒有說話。

     指揮的上級也沒了消息,似乎在商討如何處理。

     負責追擊的三架飛機也只能一直跟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飛箭逐漸橫跨美利堅在印都洋的基地,再過一段時間,飛機就不能跟了,無論是燃料限制,還是自由飛行區限制,都不允許美利堅的飛機跟著這飛箭環繞地球。

     這時,羅伯特博士也漸漸冷靜下來,學者本能,讓他能以這荒謬的基礎,去繼續分析思考。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說道:“咦?它好像始終在追時區?”

     “時區?”上校一愣。

     羅伯特博士操控電腦,指出飛箭的路徑道:“仔細對比,可以發現它始終朝向太陽的,它的速度大約是500米每秒,這在北緯三十五度剛好比地球自轉速度多一點。”

     “飛箭自東向西,如果一直保持這個速度,它能在二十四小時內環繞地球一圈。且在這一過程中,幾乎始終處于當地的同一時間。”

     他調出戰斗陰影受到撞擊的時間,說道:“撞擊時間為剛過正午十二點,飛箭以這個速度掠過印都,當到達西海岸時也正是當地的十二點。繼續前進,橫跨印都洋,到達半島上空時,也會是當地的十二點。”

     上校驚疑道:“這意味著什么?”

     羅伯特博士搖頭道:“我不知道,這就好像是個在追逐太陽的箭……”

     “追逐太陽?追逐太陽難道不應該直挺挺地飛出大氣層嗎?為什么要繞著地球轉?”上校不解道。

     羅伯特博士似乎想到了什么,正在瘋狂地演算著,過了一會兒猛地站起來道:“其實它并沒有在環繞地球!”

     “我知道它為何這么快了!它沒有在跟著地球自轉!以至于對于我們而言,它的速度達到了超音速!且始終處于陽光的照耀。”

     羅伯特迅速構建了一個模型,只見在模型中,飛箭作為一個異常點保持不變,而一個球體在一旁自轉。

     那個球體代表地球,其自轉一圈代表一天,那么對于那個異常點來說,一天后,它也就經過了地球上空一圈。

     “不對……”

     羅伯特很快又推翻了這個模型,因為他發現飛箭并非相對地球來說靜止不動,哪怕刨除地球自轉的速度,其本身還余留了幾米每秒的速度。

     這個速度,還正好是這支箭遠離地表的速度。

     也就是說,其莫名的推進力,并非單純地來源于地球自轉襯托,哪怕地球不自轉,飛箭也有著一種詭異的推進力,在帶動它遠離地球。

     它本是一支向上飛的箭,因為地球在自轉,其自轉速度明顯快于它向上的速度,才導致它看起來是橫空而過。

     “遠離地表……遠離地表……我明白了!它在升軌!”

     羅伯特迅速開始構建新的模型,但是他不太擅長這個項目,他只是個武器專家。

     只能口頭對上校解釋道:“上校,你是對的,它確實在‘直挺挺’地飛出大氣層,只是它的速度太慢了!遠離的速度僅有幾米每秒。”

     “如果一個物體處于持續推進狀態,而同時又沒有超出第二宇宙速度,那么它會環繞地球,不斷地升軌。”

     羅伯特隨手畫了一個‘蚊香’圖案,然后在蚊香圖案的末尾,那條線直接拉出一條直線,象征脫離了引力束縛。

     “關于這莫名的推進力,我無法解釋,但如果這份推進能一直保持的話,它的高度會逐漸以每秒幾米的速度遠離海平面,最終脫離大氣層。”

     “因為我無法理解的某個原因,它始終朝向太陽,所以它沒有跟著地球自轉,升軌的軌跡只是地球自轉讓我們感覺到的假象。”

     “當脫離地球引力后,它會在真空中持續朝著太陽前進……前進……直至遙遠未來被太陽吞沒。”

     上校立刻將這想法上報,很快上頭認可了這個猜想。

     屏幕上呈現出一名老教授,對著羅伯特說道:“你的想法是對的,盡管荒謬,但卻可能是事實,這支箭……正無可阻擋地沖向太陽……以極慢的速度。”

     羅伯特臉色難看道:“我只是隨便想想,但這太荒謬了,這憑空的推進讓它突破了空氣的阻力,以及地球的自轉牽引。”

     “存在就有道理,我們只能依據事實去推測,就在剛才,飛箭突然以極快地速度沖到了四十公里高的外層空間,我們的飛機已經跟不上了,還好在捕捉網上,我們放置了探測器,它將持續向我們匯報飛箭的位置還有速度。”老教授說道。

     羅伯特皺眉道:“突然加速了?不對啊,這不是推翻了我的猜想嗎?如果它的速度能做到一秒四十公里,為什么不直接沖出大氣層?”

     老教授解釋道:“不,你的想法是對的,這依舊不是它自己的速度,而是地球公轉的速度……不是飛箭在加速遠離我們,只是它突然不跟著地球公轉了……”

     “盡管這更荒謬,但我們對于它只能進行一系列的猜想。”

     說著,一個更嚴謹的模型出現在了屏幕上。

     老教授說道:“你所說的逐日之箭的想法,是我們列舉出來的數十種猜想之一,也是最有可能的一種。”

     只見平面模型上,太陽與飛箭之間劃了一條虛線,而地球的公轉不是完美的圓。它有最接近太陽的時候,也有最遠離太陽的時候。

     如果地球公轉在接近太陽,那么飛箭會接受地球的幫助,從而自己推向太陽的力與地球靠近太陽的力出現了疊加。使其看起來像是遵循著地球引力的束縛,隨著地球公轉。

     由此可見,之前觀察到的幾米每秒的遠離速度,其實并非其本身的速度,只是因為地球在那段期間處于微微靠近太陽的階段,方向一致的情況下,導致飛箭幾乎沒有在遠離地表。

     但如果地球公轉在遠離太陽,哪怕只是一點點,飛箭也不會跟從。在這一條件下,其推進力仿佛剛好加大了一個掐大好處的值,抵消了地心引力后,竟還能保持自身的遠離速度。

     繼而從地球人的觀測角度來看,飛箭會突然以極快地速度遠離。

     其實飛箭并沒有加速,只是地球的速度太快,兩者分道揚鑣了而已。

     “飛箭與太陽的距離,沒有被地球的引力牽引而拉大,相反,飛箭始終朝向太陽,并以一個極慢的速度縮小與太陽的距離……這個值,通過計算,大約拋除一切影響后,飛箭會在真空中以每秒四十五米的速度飛行。”

     “簡單來說,給這支飛箭多大的拉扯,都不能阻止它飛向太陽的速度低于四十五米每秒,相反,幫助推進它卻是可以。”

     “這種無可阻擋的‘恒推進’,是否有方法阻止,我們已經無法探究了,它已經遠離了地球。”

     說到這里,老教授一陣悵然。

     羅伯特也有些失神,搞了一輩子工程,還從沒見過這么詭異的東西。

     簡直……簡直是外星產物。

     建立在荒謬現實下的正經思索結束后,他又開始陷入到世界觀有些崩塌的狀態,他心里的物理學被這支箭摧毀的一塌糊涂。

     分析得再好,也架不住其基礎前提根本就是崩壞的!

     神特么恒推進,無論是經典物理還是顛覆物理,都無法解釋這詭異的現象。

     “上帝啊,這逐日之箭,到底從哪來的?”

     ……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