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墨窮


    “嘖嘖……我的箭呢?”

     華夏煙大海濱,一名青年沿著海邊來來回回已經找了一小時了。

     他手上握著一把短弓,卻有一支箭找不著了。

     中午他閑得沒事找了一處沒人的地方,掛上靶子練箭。

     結果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覺得太陽太過毒辣,突然中二般朝太陽射了一箭。

     箭能射落太陽嗎?真以為自己是后羿?

     結果還真遭了報應,一晃眼的功夫,箭沒了。

     他短暫地直視了太陽,恒星光球層的光縱然層層削弱,又豈是肉眼可以直視太久的。

     所以射出這一箭的同時,他閉上了眼睛,

     結果就聽到一聲爆響,差點沒給他震聾了。

     當他頭暈腦脹地回過神來,看向天空時,就只剩下一條貫穿天際的云痕,仿佛有隕石墜落一般。

     云痕很快淡去,青年左顧右盼,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射出了一發震驚百里的破空箭。

     但很快搖頭一笑,估摸著這一箭被風刮海里去了。

     “算了算了。”

     青年覺得很奇怪,但找不到就是找不到,也無可奈何。

     兜了一圈后,青年也就放棄了。

     把練箭的東西收拾了一下,返回宿舍。

     剛進門就聽見舍友韓當說道:“魔球,怎么這么晚?射日去了啊你?下午有比賽啊。”

     青年臉色一囧,因為他總是去練箭,同學都笑話他是要練出一身射日的本領。

     “我知道,唉,我掉了一支箭,找了一個小時都沒找到。”

     “一支箭而已,快去集合!”舍友說著就跑了。

     “韓當等一下,我把弓放好。”青年急忙說道。

     他叫墨窮,不是什么魔球,但同學都喜歡這么叫他,也就由他們去了。

     說起來作為山里的孩子,他本可能叫強,可能叫偉,可能叫勝。

     但搭上他這個姓,卻是常用的名字都不對勁起來。

     起初他有個曾用名,叫做墨超,可這一聽,卻是‘莫要超越’的意思。

     人是要有上進心的,不超越,難道吊車尾?

     這樣的名字僅僅伴隨他三歲,他就又改了一個名,也就是墨窮。盡管墨窮長大后覺得還是曾用名好聽,但上了學已不好再改了。

     家里人想的簡單,既然咱們姓墨,那就怕啥叫啥。

     孩子該有怎樣的出息,他們也不懂,只知道一個硬道理:莫要窮!

     沒有比這更簡單的期盼了,這正是窮怕了才會取出來的名字。

     墨窮也相當上進,成績始終名列前茅,考進煙大后兩年,雖然沒拿到過獎學金,但有補助,自己打點零工,家里的負擔小了許多。

     此刻韓當拉著墨窮道:“還放什么弓,扔床上好了。”

     墨窮被他拉著,也來不及把弓掛好,干脆沖著床頭的架子一拋。

     “唰……噌……”

     只見手中的弓和箭袋,分別劃了一個弧線,跨越三米距離,竟是精準地掛了上去。

     如果只有一件東西,多試幾次,熟能生巧,或許誰都可以。

     但墨窮是單手同時扔了弓和箭袋,令其分別掛在了架子兩邊,這一套拋射看起來極為悅目、瀟灑。

     墨窮微楞,沒想到手感這么好。

     “厲害啊,這不就得了,走!”韓當先是驚訝于墨窮的投擲能力,隨后拉著墨窮離開宿舍。

     下午有一場足球賽,主場對陣登州體校的足球隊。

     雖然只是友誼賽,但對方是大學生足球聯賽里,華東區的超級組強隊。

     會長說了,這若是贏了,晚上有大餐,還有無數美女作伴。

     雖然大家都知道后半句扯淡,但大家還是對這場比賽極為看重。

     路上韓當說道:“一會兒比賽多給我傳球哈。”

     “你應該跟中場說啊。”墨窮一笑。

     他從小酷愛射箭運動,畢竟是山里的孩子,六歲彈弓打鳥,十歲就會制作弓箭,十八歲相隔五十米能射中野雞脖子。

     身體素質沒的說,一米八九的身高還手長腳長,現如今百步之內的靶心,能十射九中。

     也正是這樣,墨窮在學校,加入了足球社……

     是的,弓箭精通的他……進了足球社。沒辦法,學校里壓根沒有弓箭社,而他至少得選一個社團加入,被舍友拖進了足球社。

     而他確實也挺適合,其視野開闊,反應也快,再加上手長腳長,短短一年就成了足球社里的首發門將。

     韓當則跑得快,又會盤帶,則是主力前鋒。

     兩人位置極遠,所以墨窮笑韓當找自己要球。

     “得了吧,你指望咱們能壓過中場?說不定到時候被壓得就我一人在前場呢……指望傳接球還不如指望你直接大腳找我位置,拼拼運氣。”韓當一副看穿未來的樣子。

     墨窮哈哈一笑道:“我也預言一波,王雄一定瘋狂回傳給我。”

     “這坑貨,菜的一筆還硬要首發。”韓當撇嘴道。

     “你見過隊長不首發的嗎?”墨窮聳聳肩道。

     當他們趕到休息室時,距離上場其實還有十五分鐘。

     墨窮迅速換好球衣球鞋,坐在板凳上聽教練安排。

     教練看到他點頭道:“小墨啊,今天你的任務很重,對方十二號張信聯賽上場均1.8個球,左右都是慣用腳,你能零封他,我們就有機會。”

     墨窮點點頭,表示記住了。

     接下來教練又嘮叨了幾句,聽起來像那么回事,可也僅此而已。

     說來說去,最后總結的戰略很簡單:防守找機會。

     沒錯,連防守反擊都不是,教練說的是:找機會……

     畢竟不是專業教練,他們也不是職業的球員,足球社里找來人幫他們分析對手就不錯了。

     臨上場時,隊長又打氣道:“還是那句話,贏了有大餐,還有聯誼。”

     “看臺上幾百個學妹看著我們呢,被灌多少個球不重要,重要的是打出氣勢來!”

     “足球是圓的,萬一贏了呢?”

     “我們煙大的氣勢不能落,明白了嗎?”

     眾人哄聲道:“哦!”

     墨窮也一副很有士氣的樣子,但心里不禁無語。

     什么叫被灌多少個球不重要?

     這士氣還不如不振奮呢,能說出這種話,貌似心中已經本能地覺得會被血虐了。

     ……

     上了場后,大家習慣性地朝向看臺,結果這一看,全愣了。

     只見看臺上,竟然真的有一大群女同學,鶯鶯燕燕的少說兩百多個。

     “我的天,王雄還是有兩把刷子啊。”韓當驚愕道。

     墨窮也愣了,平常看足球的人雖說不少,但女生是極少的。

     平時有幾個就不錯了,這一次性來了兩百多個,簡直嚇死人,這場比賽的意義一下子就不同了。

     只見隊長王雄道:“怎么樣,沒騙你們吧,這只是友誼賽,對方肯定不會用全力,一會兒開場打個配合,給他們來個狠的。”

     眾人點點頭,精氣神一下子就不一樣了。

     在觀戰者的注視下,墨窮看得到大家都是一臉自信,哪里像是在對陣強隊。

     氣勢如虹下,王雄更是說道:“好好踢,我們兇起來,跟體校五五開的!”

     “……”墨窮哭笑不得地跑到門前,他真的不想聽王雄加油打氣了,吹都只敢吹個五五開,還是別吹了。

     開場了,看臺上響起比以往更強烈的加油聲。

     墨窮拍拍手,開始觀察比賽。

     正如王雄所說,開場就來個狠的。

     中場大舉壓上,竭力地制造機會。

     作為左后衛的王雄,竟都越過了半場。

     墨窮心里一驚,暗道要糟。

     果然,僅僅四分鐘,球權易手,對手驟然反擊。

     不過三腳傳遞,球就被帶到了大禁區左側。

     王雄回防的速度太慢了,左路幾乎就是空虛的,對方帶球突襲到禁區的正是十二號張信。

     墨窮緊盯著張信的腳,身體盡可能地遮擋角度。

     “嘭!”

     面對射門,墨窮冷靜地找準了軌跡,但球速太快,他只來得及一拳將其打出。

     心里想著,如果試圖抱球,很可能沒能抓穩,導致球落到小禁區,甚至是張信腳下,屆時補射他就沒辦法了。

     “角球可以接受,至少可以重整陣型……”墨窮剛想著,卻突然錯愕地看著半空中的球。

     只見那球沒有飛出底線,而是搓了個弧線,又彈到了張信腳下。

     “什么?”

     墨窮來不及多想,急忙繼續封鎖角度。

     這球的落點出乎他的意料,也出乎張信的意料。

     張信本以為球會被擊出底線,還暗道可惜。哪知道又彈到自己腳下,稍微愣了一下后,果斷一腳近距離補射。

     “嘭!”墨窮的反應迅速,他從小打鳥,對于動態之物的軌跡把握極佳。

     他看準了足球,手撐在草地上用腳順著感覺騰起一蹬。

     竟然真給他碰到了球。

     “只是擦到了一點,這球要進了……”正當墨窮如此想著時,卻不料足球被他這一腳彈起,從背后竟然落到了他臉前草地!

     “誒?”

     墨窮果斷一伸手,將足球攬入懷中,抱著球趴在地上不動。

     張信都準備慶祝了,見到這背身伏地蝎子擺尾的操作,一臉懵逼。

     “可惜了。”張信懊惱著,同時驚異地盯著墨窮,緩緩退出禁區。

     他暗道運氣不佳,能背身用腳后跟,類似蝎子擺尾般把球凌空搓到身前,力道和角度都要恰到好處才是,這種事職業球員也只能看運氣,大部分時候是不知道會彈向哪里的。

     對手懊惱,那就是隊友的歡呼了。

     這二連撲救太過驚艷,才開局四分鐘,場面就一下子熱鬧起來了。

     耳邊頓時響起校友們的嚎叫。

     “噢噢噢噢!”

     “牛逼!”

     “咱們這一號天秀啊。”

     “他好像名字就叫什么球來著,我看過他以前的比賽,反應很快。不過今天這波確實太秀了,應該是超常發揮。”

     身在主場,他們這場比賽有將近五百多人看球,平時其實沒這么多,但今天看球的女生多,這才真搞出了強烈的主場氛圍。

     不過,那些女生大部分都被突然爆發的叫好聲嚇到了。

     “進了嗎?沒啊,他們男生在叫什么?”

     “不知道,我沒看球。”

     女生們大多不明白為何突然男生就這么激動了,不是才開場嗎?

     她們來這都是被王雄說服,參加晚上的十幾個社團聯誼,騰出了時間。她們自己的社團都沒活動,剛好足球社有場重要比賽,就被王雄請來捧場。

     本身對足球并不感興趣,只是坐著聊天,當成聯誼前的集合了。

     一個胖子聽到女生困惑,當即湊上去當起了解說:“剛才出現了職業級的撲救,那個一號腳后跟騰起,攔截了射門的同時,還能讓球落到面前……”

     他聲情并茂地描述著剛才的情況,但女生對此的反應卻是:哦……

     胖子有些泄氣,但現場還是有喜歡看男生踢足球的女生,她們問道:“為什么要用腳后跟?”

     “因為那是二連撲啊……”

     胖子見有人搭茬,頓時來了勁,順理成章地當起了解說員,樂此不疲地解說場上情況。

     還別說,他的存在,總算是讓大部分女生放下手機,開始關注比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