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指定落點


    “牛逼啊魔球,蝎子擺尾,你秀起來了。”右后衛姍姍來遲,只能高喊666。

     左邊的王雄也跑過來,興奮道:“干得好,魔球,你今天狀態不錯,一定要保持住,我就知道美女buff能讓你們秀起來的。”

     墨窮無語。

     而不遠處的張信笑道:“秀?運氣而已,比賽才剛剛開始呢。”

     說著,又對墨窮說道:“你,防得不錯,但你們的后衛……呵,我十分鐘內必有進球。”

     墨窮呆呆地看著球,就沒有理會他,張信自討沒趣,尷尬之余看向看臺。

     那鶯鶯燕燕,不光振奮主場,其實也振奮他們客隊的士氣。

     張信心中暗道:煙大看球的妹子這么多的么?但這隊的組織能力太差了,這場我機會很多,也許可以帽子戲法。

     所有人等待球門球時,墨窮心里,卻充滿著疑惑。

     “不對勁,第一次撲救可能是失誤,但第二次撲救絕對應該進了才對,球的落點怎么這么奇怪?”

     別人以為他蝎子擺尾,恰到好處地把球蹭到了面前抱住。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不應該才對。

     蹭到多少,蹭得力度,只有他自己感覺得到,這蝎子擺尾幾乎是失敗的,以張信的那一腳而言,球會改變軌跡,但一定還是會鉆進球門。

     可事實卻是,那隨隨便便地一個擦邊,就直接讓足球輕盈地從背后落到了自己面前。

     “軌跡看似很合理,但……我是亂蹬的啊。”

     墨窮想不通,但比賽還得繼續。

     “開球啊!要超時了!”王雄喊道。

     墨窮回過神來,急忙把球扔在地上,目光掃向全場。

     他的場上視野極為廣闊,一下子就找準了每一個人的位置。

     只見距離他極遠的韓當,反復地跑著,想擺脫身邊的防守隊員。

     “這家伙……”墨窮知道,韓當這是等自己長傳呢。

     之前說好,有機會就大腳給他,韓當見球門球,就瘋狂地想找機會。

     “就給你吧!”

     “嘭!”

     墨窮一腳長傳,落點是找得韓當前方不遠處,對方防守隊員的背后,大禁區邊緣。

     當然,他想得很美,但腳法一般。

     這么遠的距離,他能踢過去都不簡單,更何況指哪打哪?

     大部分情況下,落點一定會有偏差,乃至于力度可能都小了。

     可只要不是偏的太離譜,讓韓當能追到球,那還是有機會的,以前這種大腳都是看運氣。

     “咦?”

     只見那足球在空中劃過一個精妙地弧線,看一眼這個弧線,墨窮就知道:我靠,這落點完美!

     這一腳也不知道是不是發揮太好了,足球竟然精準地就要落到墨窮想要傳的那個點。

     “好機會!”

     韓當暗道該自己秀了,這球傳得太好了,這個落點正好是防守人員來不及轉身,他卻可以直挺挺沖過去停球的地方。

     這個位置拿到球,射門角度也是絕佳的。

     然而,韓當跳起來用胸口接球,卸住力道,又抬起腳想臨空把球顛到一個比較適宜的點,然后突入禁區。

     可是,第二步就出現了偏差,球并沒有從他胸口彈起,反而順著胸腹直落到地,硬是砸在了草地上再彈起。

     這節奏就不對了,韓當顛球的腳沒碰到球,直接觸空。

     等韓當被慣性帶著跑了兩步再回頭,足球已經被追上來的防守人員踢出邊線。

     “嘶!這么好的機會!太可惜了……”

     韓當抱著腦袋,恨不得把自己錘死。

     停球動作揮空是重大失誤,如果沒這失誤,這會兒說不定就進了,至少也是個絕佳射門機會。

     若是尋常,他還不會這么懊惱,但他知道,墨窮傳得這球太好了。

     好到讓他比平時錯失機會時要愧疚得多,直覺得對不住墨窮的這一傳。

     如此絕佳的傳球,如果他沒有失誤,而是進了的話,那這次和墨窮的跨越全場的助攻與破門,足夠他吹到畢業。

     “好球,兄弟。”韓當暗覺可惜的同時,鼓了兩下掌,又伸出大拇指沖著墨窮,隔著大老遠向墨窮稱贊這球。

     體校的幾個防守隊員也看向煙大的門將,剛才這球著實危險,但這前鋒……停球停成這樣,也太菜了。

     墨窮視野開闊,也見到了韓當剛才的停球。

     盡管看不真切,但他知道,以韓當的技術,是可以停住這球的,就算停得有瑕疵,也不會直接離譜到漏接球。

     剛才韓當用胸口先接了一下,再用腳去墊,結果球直落到韓當胯下的草地,導致停球失敗。

     那個落點,好像就是這球哪怕沒人管時,也會落到的點。

     “這個點,也是我想要傳的落點……”

     猛然間,墨窮似乎意識到了什么。

     結合之前的種種奇怪落點,墨窮暗道:“我確定的落點,不能改變?或者說,我想要射哪,就非要射哪?”

     如此荒謬的想法,油然升起。

     不由得墨窮這么想,因為代入這個想法后,立刻就回想起來,之前撲救時也是這樣。

     他第一撲本該把球擊出底線,可心里卻想著球落到張信腳下的畫面。

     因為他怕出現這種事,而越怕什么就越想什么,結果還真發生了,球莫名地搓了個弧線落到了張信腳下。

     第二撲也是如此,腳后跟蹭到球的同時,他因為趴在地上,想的是球要在眼前的草地就好了,他可以直接抱住。

     結果如愿以償,球還真的被這一蹭,直接落到眼前。

     再加上剛才的精妙長傳,真有種想傳哪就傳哪的風范,精準到……哪怕韓當站在落點上停球,影響了球的軌跡,都硬是沒能阻止球落到墨窮要傳的點。

     “我想射哪就射哪?足球之神附體?不會吧?”墨窮有點不敢相信,極力地想再試試。

     沒有比實踐更能檢驗想法的了,之前不知道也就罷了。

     現在有了想法,只要再試幾次,還能如此的話,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

     機會很快就來了,僅僅五分鐘后,對方的中場就壓了過來。

     無論是組織能力還是個人技術,他們隊都被完爆。

     對方的球員輕松就能找到機會,甚至是制造機會。

     一腳直塞球沖到王雄背后,他的反應比張信足足慢了一拍多。

     等王雄轉身時,張信已經接到球朝著墨窮帶去,對此,王雄只能跟在屁股頭面。

     張信沖入禁區,氣勢如虹,瞪著眼睛,表情猙獰試圖給予門將威懾,想讓門將慌亂。

     但墨窮上小學時,就敢拿著木柴追著野狗攆著玩,徒手在田里抓蛇并摔死。

     張信這一臉兇惡的表情,也就是個賣萌級別的,墨窮內心毫無波動。

     “嘭!”張信見墨窮穩穩卡著角度,只好大力抽射。

     勢大力沉的一球,墨窮即便撲到了,估計也是稍稍偏離角度,可能還是會進。

     該說不愧是準職業球員,以往遇到這種好球,墨窮都是盡可能地改變軌跡。

     至于是進了,還是飛出門框,那就看運氣了。

     不過這回,墨窮卻是不關心它進不進,只想著能觸碰到球就好了。

     “噌!”

     墨窮撲出去,極力伸展手臂,指尖撥弄了一下飛來的球。

     只見那球仿佛受到了手掌拍擊似得,直接垂落在草地,然后再彈起。

     墨窮單膝跪地,穩穩將其抱入懷中。

     整個過程,看起來賞心悅目,舉重若輕。

     仿佛不是在守門,而是把飛來的氣球拍在地上似得。

     “臥槽……”張信感覺自己射得很好,但門將發揮得更好,根本就不像是業余級別的。

     在張信眼中,這射門被墨窮飛撲拍在地上,其技術難度極大。

     他接觸過的所有門將,面對這球,結果最好的都是擊飛。

     可墨窮竟硬是拍下來了……這對門將而言,是非常不穩的選擇,對反應力以及手臂的力量,還有各方面的狀態要求都很高。

     成功了固然很帥,但如果失敗,那就是罪人了。

     “切,技術不錯,但撲救的選擇不對,這么浪的門將,一旦被我打開局面,一定會崩盤。”張信自覺摸透了墨窮。

     感覺墨窮是個天賦不錯,但訓練很業余的門將,現在正好狀態很好。

     但對付這樣的門將,張信經驗豐富,知道他的機會將會很多的,因為這種門將很容易失誤。

     聽著耳邊的主場嚎叫,張信露出自信地笑容退出禁區。

     “這一號很穩,竟然把球拍下來了。”

     “可以啊,之前那個超遠距離長傳也很好,可惜那中鋒有點菜啊。”

     看臺上的同學,因為觀測角度的不同,并不覺得這球撲救的多險。

     只覺得門將很穩,開場僅僅十分鐘不到,就撲掉了體校三記射正的球。

     殊不知,此刻的墨窮,已經激動地發抖了。

     “真的是這樣……這特么是超能力吧?”

     別人以為他是把球拍下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實只有指尖撥弄了一下球。

     這種程度的話,想讓球向下落到草地上,再穩穩抱住,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是什么運氣,不可能是什么巧合,不可能是什么超常發揮。

     他看得仔細,撥弄球的那一剎那,球的飛行方向被改變。

     而他腦子里想的是球落在門線前的草地上,于是那被改變的方向,真的就是朝著地上落的!

     但根據力學,這應該是斜飛向球門死角或者彈到橫梁出去。

     墨窮抱著球將其丟在地上,準備開球。

     他深呼吸,目光再次掃向前場唯一鋒線球員韓當,以及更遠處的球門……

     在足球場上,能‘殺死力學’般地指定足球落點會怎樣?

     他能直接從己方禁區,一腳把球射入對方球門死角!

     “不行,要冷靜,這個逼不能亂裝。”

     “進球的機會,還是留給前鋒吧,我只是個門將……”

     “嘭!”

     墨窮大力長傳,足球高高吊起,直撲向前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