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被動能力


    看著飛來的超遠距離長傳,韓當暗自打氣,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漏接球。

     他一邊盯著球,一邊朝著禁區跑。

     然而身旁的防守球員這回卻始終卡著他,與他一同爭奪落點。

     甚至于,防守球員先一步跳起,迎向飛來的球。

     韓當擠不出好位置,只能站穩身體等著對方停球時去逼搶了。

     怎料,這一球在半空中一個微微的弧線,竟然直接撞上了韓當的胸口!

     “誒?我站的才是落點?”

     韓當一驚,隨后狂喜。

     防守隊員沒接到球,自然沒有他站得穩,韓當撥動足球,一個折身就沖進了禁區。

     等對方再回頭去追時,韓當都甩他三四個身位了。

     “嘭!”韓當也不知道是單刀后太過激動,還是完全沒想到自己能單刀。

     面對門將,他打出了一記直沖看臺的射門。

     “臥槽……”

     對方門將驚出一身冷汗,而韓當跪在球門前,一把一把地擼頭發。

     “太可惜了,這真是個好機會。”

     “這球都能打飛機嗎?”

     看臺上一片惋惜。

     到了這時,墨窮已經完全確定了自己擁有超能力的事實。

     剛才這一球,他是直接沖著韓當的胸口踢的!

     因為有了之前的漏球,他知道,如果落點選為草地,那么除非韓當等球先落地再去接,否則韓當怎么臨空擋下球,球彈的方向都會是出乎意料的,哪怕強行頂走了球,估計球都會自己滾回墨窮指定的點。

     是以為了讓韓當能接到球,干脆就把落點定為韓當的胸口。

     只要球到達了落點,事后怎么彈,怎么滾,怎么運動,那就是牛頓的事了。

     看著遠處韓當又沖自己豎起大拇指,墨窮一笑。

     雖然看不清韓當的表情,但可以料到他現在一定是懊惱至極的。

     錯失兩次絕佳傳球,換做以前,墨窮估計也會覺得極為可惜,畢竟這對于他本身的技術而言,實在是太難得了,十場比賽都未必有這么一次。

     但現在竟然一點感覺也沒有,因為這樣的機會,他現在想有多少就有多少。

     ……

     體校隊給煙大隊造成了兩次威脅,但反過來,煙大隊也給他們造成了兩次威脅。

     這讓體校隊有些驚訝,尤其是張信,他迫切地想要進球。

     “他們左路是突破點……”

     “多牽扯!”

     “看我位置……”

     體校隊開始認真起來了,一時間墨窮感覺后場風聲鶴唳,他們的后衛被多次傳接球配合撕扯地混亂起來。

     “完全被壓制了……”墨窮的視野太開闊,閱讀比賽的能力很強。

     他在門線前多次大吼指出防守漏洞,指揮聯防,挽救了幾次防線危機。

     事實上若不是他不會盤帶,他打后衛或中場都會很不錯。

     教練已經多次希望他能練練盤帶和快速傳球,想讓他去打后腰,但墨窮沒興趣。

     他入足球社只是為了學分,從小練得都是手上功夫,不想花更多的時間練習踢球的技巧。

     “嘭!”

     禁區內一片混亂,猛地就冒出來一球射門。

     換成以前,墨窮很煩這種十幾人都在禁區里遮擋視野的情況。

     但現在,他守門只需要想著一點:碰到球。

     碰到球和攔住射門本是兩個概念,可現在對它來說是一回事。

     不管怎樣的射門,只要墨窮反應迅速,以他極擅長的軌跡判斷,拼命地伸手碰到球,那射門就等于沒收了。

     三十分鐘下來,他高接抵擋,左撲右閃,竟撲救了九次射正的球。

     對他來說,有幾次是好不容易才摸到球,極為驚險。

     但對旁人而言,卻覺得他狀態神勇,猶如門線守護神,所有射門都被他穩穩地擋了出去,或是干脆拍了下來抱入懷中。

     除非特寫慢動作回放,否則誰也不知道墨窮只是摸到球而已,觀察者會以結果來潛意識反推對方的操作,這是人腦自身的邏輯判斷。

     誰也不知道,摸到球,擊飛球與拍下球,對墨窮來說,只要做到了第一步,那第二步與第三步就全看心情了。

     這九次撲救中,他有五次選擇了沒收射門。

     因為這五次,都是韓當孤零零地在對方半場有機會的時候。

     墨窮拍下球轉而一個大腳,直接找上韓當。

     這跨越半場的可怕傳球,精準到如同手術刀剖開心臟。

     硬是又給韓當制造了四次單刀機會。

     可惜的是,哪怕沒有打飛機,也是四次射得太正,沒能破門。

     看臺上幾次激動萬分,又幾次發出嘆息。

     但這本身就屬于看得過癮地表現了,盡管場面上被壓得很難看。

     張信所說十分鐘必進球的言論,早已不攻自破。

     他汗流浹背極為賣力的射了七次,還有兩次可能成為助攻的禁區傳球,都硬是沒能攻破墨窮把守的大門。

     整個人都有點上頭了,還想讓中場給他制造機會。

     “怎么可能狀態這么好,他一定會失誤的!”張信說道。

     但中場急忙說道:“上半場要結束了,穩一點,這門將有點東西的……”

     “他的長傳對我們威脅太大,教練讓我們穩住半場結束。”

     張信嘆了口氣,看向佇立在門線前的墨窮,有些不甘。

     他的經驗之談,對于墨窮而言似乎并沒用,狀態神勇地讓人絕望。

     如果只是把守球門,還不算什么,但反擊時的超遠距離長傳,卻總是猶如精確制導般劃破他們的防線,就太恐怖了。

     上半場即將結束,體校放緩了攻勢。

     而煙大隊也很滿足與這樣結束半場,開始在后場控球,也不過半場。

     來回倒腳了幾分鐘,韓當也知道上半場就要這么結束了,再加上人很累,也不找空蕩,就在中前場慢走等時間。

     局勢瞬間從激烈對抗,變成了無聊地拖時間,雙方都想等上半場結束。

     墨窮也樂得如此,他的心思大多都不在這場比賽了,而是不斷地思考著自己的能力。

     就在這無聊之下,看臺上大多數人又開始不關注比賽了。

     唯有胖子,拼命地想跟妹子們搭話,還在竭力地解說。

     “二十一號傳給六十六號。”

     “體校隊前鋒逼搶了一下,球被傳出。”

     “我們隊后場在傳球,呃……還在回傳……”

     “傳過半場了!呃……繼續回傳……”

     “球到隊長王雄腳下,他在和中后衛倒腳,還是倒腳,來回……呃……這……”

     胖子越說越無力,聲音越來越低。

     “十二號逼搶了一下,王雄回傳守門員,門將繼續倒腳……倒腳……倒……誒?不對,這是長傳!球速很慢,韓當反應也慢了,他在追球……追不上了,這球……這球進了?”

     胖子豁然站起,聲音到最后猛地高了八調。

     “進了進了進了!是一號!一號破門得分!”

     看臺上的人也被這聲驚叫震動,看向球門,果然在體校的球門前,他們的守門員面朝球門摔倒在地,完全懵逼地看著門框里的球。

     裁判也楞了一下,看向邊裁,邊裁示意這是好球,主裁判吹響口哨指向中場,進球有效,煙大隊1:0體校隊。

     “我們隊得分了?”

     “誰射進的?”

     “一號!是一號!”

     “一號是誰?”

     “傻逼,一號是門將!”

     “臥槽!門將進球了?”

     所有人都反應過來,這不是一般的進球,而是門將從己方禁區一腳把球踢進了對面的球門。

     這是只有在視頻上才看得到的射門,沒想到這回就發生在他們身邊。

     大家都以為上半場就這么結束了,沒想到他們隊后場倒腳只是假象,讓對手放松警惕。

     最后門將站出來,冷不丁一腳超遠距離吊門,直接得分。

     “煙大牛逼!”

     “門將666!”

     “噢噢噢噢!”

     足球場里一下爆發了雷鳴般的慶祝聲,看臺上深愛自己學校校隊的漢子們,瘋狂拍打所有能拍響的東西。

     他們來這已經做好了自家校隊被血虐的心理準備,沒想到現在反而領先。

     意外之喜更令人激動,歡呼聲響徹館場,連體育館外面的人都聽得到。

     墨窮呆滯地看著隊友們朝他瘋狂撲來,也很是懵逼。

     “牛逼啊魔球,你這一腳太強了!”

     “很靈性啊,我們倒腳讓他們放松警惕了!”

     隊友們紛紛說著,王雄更是美滋滋,他莫名其妙得了個助攻。

     正是他被逼搶,慌張地回傳給墨窮,這本是倒腳拖時間,結果墨窮直接進了,這倒腳頓時成了助攻。

     “呃……”墨窮僵硬地看著樂瘋了的隊友,有點不敢說話。

     他能說剛才自己只是停球嗎?

     是的,他只是在停球,結果把球停到對面球門里去了。

     他根本沒想進球,腦子正在思考自己能力的問題,等著時間結束。

     因為注意力不集中,面對王雄的突然回傳,他有點沒回過神,同時王雄的回傳太爛了,過高過急,跟射門似得。

     他這猝不及防下,只是想停球,卻腦子里一不留神想了一下對方的球門。

     人有的時候很難控制自己的想法,尤其是注意力不集中的時候,他主觀沒有去強烈地指定一個目標,這能力竟然直接鎖定了他潛意識里所想的目標了。

     這導致,停球硬是給停成了一發石破天驚的射門。

     “我這能力……是個被動!”

     墨窮意識到,他每一次踢球,都必然會指定落點,無論這個落點是哪里,但總之不能沒有。

     所有他親自‘射’得物體,每一次都得由想法去指定一個命中目標,每一次!

     想順其自然都不行,想讓自然規律看著辦都不行。

     只能他自己看著辦,他主觀不看著辦,就潛意識看著辦!

     這竟是他無法關閉的被動能力……除非他完全地失去意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