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生門神


    進球本該慶祝,尤其是門將進球,那更是值得瘋狂慶祝。

     然而墨窮很尷尬,這球他不想進的。

     可這能力太霸道,他主觀稍微走了一下神,這停球就成了射門。

     太高調了,讓他有種開掛做過火的感覺。

     開掛可以,但這掛開了就不能關,讓他有點措手不及。

     此刻隊友圍著他瘋狂贊揚,場面越熱烈,墨窮便越冷靜。

     他暗道:“我不慶祝是不是太可疑了?”

     足足愣了三秒鐘,墨窮臉色一變,做出狂喜的表情,用力揮著手臂喊道:“牛不牛逼!我這一腳神不神?”

     隊友紛紛笑道:“牛逼牛逼,你這波天秀!”

     “這一腳真是絕了!”

     陪著隊友狠狠慶祝了一波,在熱烈的氣氛下,根本沒人問及他剛才的射門姿勢是不是有點別扭。

     上半場很快結束,帶著領先的士氣,大家趾高氣昂地迎接著主場的歡呼回到休息室。

     反觀體校隊都蒙圈了,他們根本沒想過自己會丟球。

     就算丟球,肯定也是灌了對面三四個后,給個面子讓一球。

     友誼賽嘛,作為體校隊,以前跟校園組的球隊玩都是這么踢的。

     結果這次倒好,明明全場壓制,把對方后防線撕得粉碎,尤其是左路都踢爛了,上半場十二次射正什么概念?換作平常,估計都4:0了。

     如此生猛地發揮,沒得分也就罷了,竟然被門將給反過來破門得分了。

     對此,體校隊整體垂頭喪氣,回到休息室都有些沉默。

     但教練并沒有罵他們,反而是很嚴肅地說道:“你們踢得不錯,狀態都在。”

     “啊?”眾人錯愕。

     體校教練說道:“不是你們的問題,是我太輕敵了,本想這次友誼賽練練陣容,熱熱身,看看狀態,就沒有制定什么戰術……沒想到煙大竟然有個職業級門將。”

     “職業級?”張信大驚,他們隊雖然也是職業隊,但其實也只能算是準職業,也就是丙級,超級組打出華東區才會是乙級,為此他們一直在努力晉級。

     反觀煙大隊,成員以后都是各有各的工作,不會也不想成為職業球員。

     教練說道:“而且至少是甲級聯賽的水準!”

     “靠,一個友誼賽他們請了外援?”張信懵道。

     “不是外援,我看了那個一號的資料,他就是煙大的學生,今年大二,二十歲未滿,機電系的。”教練說道。

     “機……機電系?”

     教練說道:“他是什么專業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天賦,他沒有經過專業的訓練,幾次該出擊的時候沒有出擊,撲救和封擋的姿勢也不標準。但他反應很快,又冷靜,‘嗅覺’靈敏。更關鍵的是他的身體,一米八九,還手長腳長,天生就是當門將的苗子。”

     “沒有專業的訓練,就能輕松沒收你們九次有威脅的射門,我看他撲救的方式,平衡性和手腕的控制能力簡直可怕,而且……很有自信!這是我所見最有天賦的孩子,你們是被他的天賦硬吃了射門。”

     “還有一點很驚喜,他射的很準,那個進球就不談了,你們最后的時間太過松懈。真正讓我注意的,是他多次反擊時的長傳,總能精確地找到唯一的前場球員,而且位置都非常好。”

     “如果那個中鋒是你……”教練指了指張信道:“我們已經被灌四五個球了。”

     體校眾人倒吸一口氣,覺得教練是不是太夸張了。

     他們起初可是準備灌對面四五個球的……

     張信一下子沒了脾氣,他這輩子努努力,也就乙級聯賽混著。

     但足球領域總會有些猛人,天賦異稟。別說二十歲,十八歲進中超的都有。

     見大家受打擊,教練說道:“不用喪氣,接下來我會布置任務,煙大的后防線錯漏百出,你們有的是機會破門!”

     嘴上雖然如此說著,但其實教練已經不在乎勝負了。

     接下來所強調的戰術和調整,全都是針對煙大的門將,也就是墨窮。

     他打算用這場友誼賽,來暗中考察這業余隊的門將。

     同樣的事情,煙大的業余教練,卻是沒能看出來。

     他只覺得墨窮這場發揮得好,頂住了體校隊的壓力。

     好好地鼓勵了一下墨窮,說他最后一球神來之筆,夸贊他讓隊伍領先了一分,保持狀態云云。

     兩個教練的關注點根本不一樣,對于那最后的進球,體校教練倒不覺得多難,雙方松懈的時候,門將突發奇想,靈光一閃吊個門不算什么。

     關鍵的是長傳精準度,有這精準度,大點力把球弄進門里很正常,那是己方門將松懈的鍋。

     難不成還總能靠門將吊門得分?不可能的。

     ……

     下半場很快開始,墨窮注意到體校陣型調整了。

     鋒線竟然有四名球員,這是失了智,要拼了?

     開場僅僅兩分鐘,墨窮就感覺到了壓力。

     他們的后防線直接被戳爛了,尤其是王雄,雖然是隊長,對足球的熱情很高,但技術實在不敢恭維。

     好幾次傳球都太慢了,以至于被斷掉。

     而一旦后防線失球,體校隊的鋒線立刻就對墨窮把守的球門造成威脅。

     墨窮幾乎每分鐘都要面臨一次射門,雖然有不少球直接射出底線,偶爾射正也輕松被沒收,但這場面太難看了。

     他知道這種程度的射門毫無實質威脅,但校友們不知道。

     看臺上緊張萬分,生怕下一秒校隊就丟球了。

     而每次沒收射門后,墨窮都會快速傳出,起初還只是手拋球直接扔給中場。

     但他們不光后衛爛,中場也爛,想要直塞給韓當,卻總是塞給了對方球員。

     往往幾分鐘后,球又會以射門的方式,送到墨窮手中。

     “穩住啊,你這是回傳還是助攻!”墨窮脾氣很好,但還是忍不住噴一下王雄。

     王雄明顯被打穿了,整個人暈乎乎的,又開始了一觸球就瘋狂回傳給門將的狀態。

     這個問題墨窮不止一次提過了,但王雄改不了,只要一蒙圈,就只知道回傳給他。

     問題他還傳不好……誰特么見過還需要門將去追球的回傳啊。

     墨窮要是追慢點,那就是送角球啊。

     剛才就是一腳傳得太偏,墨窮追了幾步,就發現球被張信追到,緊接著一腳傳中。

     墨窮失了位置,差點給別人射空門了。

     得虧他果斷回防,千鈞一發之際一個魚躍,用指尖把球頂給了右邊衛。

     什么樣的球該怎么設定落點,墨窮心里有數,剛才那種球,他如果還敢‘拍下來’,那就不是狀態神勇了,那是門神!

     “牛逼!你這手真特么長!”右邊衛解圍后贊嘆一聲。

     而體校前鋒都快崩潰了,這特么都能頂出去?

     看臺上一陣陣驚呼,只感覺剛才太險。

     同時教練也高喊道:“好!穩住!穩住就贏了!”

     煙大教練贊嘆很正常,但旁邊不知何時,體校教練也湊上來了,看到這撲救竟跟著慶賀:“好!撲得好!”

     “嗯?”煙大教練一臉懵逼:你的隊員射空門都被補救回來,你有什么好慶祝的?

     體校教練才不管別人看法,雙眼放光地看著墨窮,異常激動。

     只有他最清楚剛才那一球還能頂給右邊衛的難度有多大,對力量的大小和控制要求都很苛刻。

     就算是中超門將,剛才那射門能給頂出門框范圍就是發揮極好了,難得一次。

     更多時候,可能只是改變一下軌跡,最終還是落入球門。

     而墨窮卻是把球撥給了禁區右側的隊員,等于直接卸掉了射門的力度,這是多穩的手,多大的力氣?

     其實從墨窮之前總是拍下射門,以及單臂手拋球直接扔到中場腳下,他就已經看出來墨窮的手勁極大了。

     現在一個極限魚躍,指尖把球捅給隊友,更是將門將的身體天賦展露無疑。

     “天生的門神。”

     體校教練早在看出墨窮的天賦后,就已經不在乎勝負了,這場比賽是輸是贏,都不如看穿墨窮潛力要來得重要。

     “踢得好!繼續!”體校教練喜滋滋,意圖自己的球員逼出墨窮更多的潛力。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也是煙大教練組的。

     墨窮并不知道這件事,但他也著實想改變一下局勢。

     因為他太累了,被按在門前狂射的感覺并不好。

     后防線的存在,壓根就沒給他一點幫助。

     但這也無可厚非,畢竟四個前鋒,外加中場壓進,別說實力有差距,就算沒什么差距,后防線也會亂。

     “這樣下去遲早要失球,大家都被打懵了。”墨窮看得出來,后防線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心態上崩盤了,急需一個反擊拯救一下。

     如果能進球,肯定能改變士氣。

     但是他多次傳球給中場,隊友都不給力,連個像樣的進攻都組織不出來。傳給后衛……得了吧,他不敢傳。

     若是再要他親自來個射門,卻也不行,門將進球有一次他都嫌多,更何況來兩次。

     “你們這么壓線,真當我們無鋒嗎?”墨窮憋著火,目光再次鎖定韓當。

     “嘭!”

     一個劃破球場的長傳,目標,韓當的鞋子內側。

     為了防止韓當接不到球,他直接將落點定在韓當身上。

     作為舍友,韓當的球鞋他見得多了,清楚的知道細節,內側還寫了名字的。

     也就是說,這次的落點,墨窮現在看不見,但曾經看見過……是存在于記憶中的落點。

     韓當一邊想著落點,一邊朝著禁區貼去。

     見球落下,他胸部一頂,右腳拐起來一顛,球剛好撞在球鞋內側的名字上,彈到不遠處。

     韓當順勢一沖,帶著球竟直面門將了……

     這球接的,前所未有的舒服!

     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卸球技術。

     可惜,他很快就懊惱于自己的射術,對方門將也很厲害,將球頂出底線。

     “我靠!這都沒進!”韓當捂著臉。

     墨窮也很無奈,有機會不代表就能進,單刀無非是機會很大而已,如果一定能進,要門將干嘛?

     只能說有過一次失球,門將的注意力很集中,穩定發揮了。

     “沒關系,機會有的是……”墨窮完全不在乎,進不進是韓當的事,他只管給韓當喂球,給對方威脅,逼對方收攏一下過于壓迫性的陣型。

     可是,體校的教練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硬是要拼鋒線能力。

     一點也沒有讓這極具侵略性的陣型收斂一下的打算。

     于是乎,整個下半場,體校隊壓著煙大爆射。

     而墨窮又神勇地沒收射門,迅速反擊長傳,找到韓當的位置,制造有利的機會。

     一次又一次,次次都洞穿后防線,讓韓當極度舒服地接到球。

     能不舒服嗎?就沖著韓當鞋子上的名字去的!

     漸漸的,墨窮已經對他的能力越發嫻熟,其實控制起來不難,只要注意力始終記著自己要有個目標就行。

     目標必須清晰,越清晰就越精確,可以是記憶中的目標,最后球會落到那個目標現在所在的位置。

     期間因為韓當機會太多,對手直接犯規把他放到在禁區外,得了任意球。

     墨窮想了想,也沒有上,雖然他們有任意球手,但對于一個業余隊,其實只要有誰舉手表示自己想踢,那都能試試發任意球的感覺。

     他知道,只要自己去任意球,就一定能進。

     可墨窮對這種榮譽并不在意,他現在只想輕松點結束,趕緊找個地方研究一下自己的能力。

     殊不知,僅僅只是這樣,他已經被對手的教練強烈關注了。

     他的撲救,他的反擊,他那如尖刀般的恐怖長傳,讓體校隊的教練在一旁手舞足蹈,激動萬分。

     那教練搓著手,驚艷地搖頭,嘴里還嘖嘖出聲,好似看到了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