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材小用


    “又是超遠距離長傳,是戰術嗎?”

     “我們的中場組織能力被完爆,如果傳接球配合很容易被逼搶丟球。”

     “連續多次門將直接傳球找中鋒了。”

     胖子還在解說著,從他的角度,那劃破球場的傳球太賞心悅目了。

     前腳還被壓著到,后腳就看到一條白線,發起致命的反擊。

     有的女生看不清球,喊著:球呢球呢?

     胖子急忙指著前場道:那那那……

     眾人看去,正看到中鋒韓當甩開防守人員,高高躍起用胸口接住了飛來的足球。

     穩穩接住了球后,一個順勢轉身就帶著球沖向禁區。

     這一刻他帶著之前浪費好機會的愧疚與場上無數人關注的激勵,面對門將果斷射門。

     “嘭!”球就進了。

     “哇!”

     看臺瞬間沸騰,這直截了當地傳遞,直截了當地破門,看起來異常地過癮。

     就連女生都忍不住驚叫,韓當進球后興奮地滿場跑,激動下臉紅的跟烤鴨似得。

     “太厲害了!”

     “直接就進球了。”

     這回女生看清了進球過程,對她們來說,實際進球的人才是最厲害的。

     僅有少數人,這時候看向助攻的門將。

     懂球的都知道,真正厲害的是這傳球,體校隊所有人都只能看著這球落到韓當懷里,簡直無解。

     此刻的墨窮,也跟上去為韓當慶賀。

     他可終于進球了……

     而這,才剛剛開始。

     體校隊壓得越兇,韓當的壓力就越小。

     同時,體校隊的濫射越多,則墨窮的發球機會也就越多。

     他已經不跟對方客氣了,瘋狂地隔著幾十米給韓當喂球。

     每一次沒收射門,敵方教練都要拍手叫好,每一次無視中場,洞穿后方地傳球,敵方教練都雙眼放光。

     最終到了結束時,整個下半場墨窮共計二十一次長傳。

     次次給對方球門帶來威脅,可惜的是,韓當只把握住三次機會,進了三球。

     平均墨窮七次傳球,才能收獲一個助攻。

     這效率墨窮也很無奈,但仔細想想,卻是剛剛好,畢竟是友誼賽,進多了不好。

     “我帽子戲法了!哈哈哈!”韓當從前場一直跑到墨窮這,如今4:0,比賽已經毫無懸念。

     王雄也樂瘋了,作為隊長,帶隊贏了準職業隊,其中他還有個助攻,并非躺贏……這,他可以吹十年。

     大家也不是傻子,知道墨窮的功勞最大,紛紛也湊過來吹牛逼,感覺今天墨窮真是神了。

     “可以的,魔球!你知道這場比賽贏了有什么嘛?五萬……不對,是一個球五萬,進了四個球,羅青那傻子要給我們二十萬!”王雄狂吼道,終于說出了他為何那么想贏的原因。

     “等等……啥玩意兒?羅青為什么要給我們錢?”墨窮等人懵逼了。

     二十萬,這三個字瞬間把他們鎮住了。

     羅青是籃球社的,跟王雄的關系很差。王雄家里已經算是很有錢了,但羅青比他有錢百倍。

     要說他能拿得出二十萬那是沒問題的,但為什么要給他們校隊?

     除非……

     “你特么拿這場比賽跟羅青賭了?”眾人質問。

     王雄嘿嘿笑道:“誰讓他總是說我們校隊廢物呢?他打籃球奪得榮譽,還非要總踩我們足球隊,這我就很不爽了。而且這賭約是他自己說的,只要我們凈勝一個球,就給我們隊贊助五萬社團費。”

     墨窮皺眉道:“如果輸了呢?”

     王雄說道:“輸一球也是五萬,放心,我自己給。我沒告訴你們這事,就是以為會輸,沒想到贏了……哈哈哈,四個球啊,那傻子肯定臉都綠了。這錢我不要,你們分吧,哈哈哈……”

     這種私下的賭約,自然是不能讓老師知道的,尤其是數字這么大。

     不過連對他們這些隊員都沒說,只能說如果輸了,王雄也確實打算自己出錢,并且永遠不告訴他們這件事。

     王雄是個坑貨,但總算不是個賤人,輸了從團費里拿錢是不可能的。

     輸了大家什么也不會知道,贏了跟著分錢,仔細一想后,大家也就原諒了王雄背著大家作賭的事了。

     “難怪啊,你特么的從三天前就瘋狂地鼓勁讓我們贏,合著不是想贏比賽,是特么想贏羅青啊!”韓當笑道。

     贏了就什么都好說,大家心情都好,紛紛說王雄這波坑到羅青了。

     墨窮甚至暗自后悔:你特么不早說……早知道我多弄幾個球了!

     早知道進一個球五萬,他哪怕不敢自己進,也能助攻韓當進。因為最后十幾分鐘的時候,韓當已經帽子戲法,后面都是垃圾時間,墨窮也就沒給韓當喂球了。

     那時間如果繼續來刷分,多進兩個,那就是多贏十萬!王雄不分錢,這場又沒人替補,大家十個人分,自己可以多分一萬塊!

     對于墨窮而言,一萬塊已經是巨款了。

     他父親只是農民,種點地,養點雞鴨鵝,地里還養點泥鰍青蛙什么的,一年收入才四五千塊。

     不過墨窮很快平靜下來,如今有了超能力,沒必要為了一萬塊錢糾結。

     讓他好好研究一下能力,必能找到致富之路,墨窮,莫窮,家里的期盼,他要千倍萬倍地實現。

     ……

     走出球場時,他們經受著全場地歡呼,其中不乏妹子為他們鼓掌。

     王雄興奮道。“我為了讓你們加持buff,這兩百號妹子都是我求姑姑告奶奶給請來的!今晚十幾個社團聯誼,我們社出大頭啊。”

     “什么?”眾人驚愕。

     王雄急忙道:“放心,多付的錢也是我出,咱們贏了,今晚隨便玩,可勁吹!”

     “哈哈,我這辦法真是絕了。咱們中后場抗壓有功,墨窮零封對手,長傳找機會,韓當破門得分,都是那些妹子的功勞啊。”

     ‘抗壓選手’們也都樂著,默認了這個說法。

     “……”墨窮啞口無言。

     中后場都被踢爆了,感情是抗壓有功……好吧,這么想也行。

     王雄繼續道:“我那腳回傳簡直神來之筆,一波助攻先拔一籌,魔球真是有靈性啊,明白我的意思。”

     “……”墨窮哭笑不得,心說你能別提回傳嗎?

     在外面吹沒事,當著他的面吹是什么鬼啊。

     墨窮是不可能破壞氣氛的,也只能默認了。

     大家和和氣氣,瘋狂聊著賽場上的細節,你吹一下我吹一下,可謂是從沒這么爽過。

     反正贏了就是牛逼,贏了就是有理,贏了就是可以隨便吹。

     很快,大家該干嘛干嘛,敲定晚上去海濱派對,也就散了。

     “你今天狀態是真的猛。”韓當和墨窮一起返回宿舍,他當然知道這場比賽墨窮做了多少事,四個進球,一射三傳,全是他的功勞。

     “是啊,真被妹子加持了buff,哈哈。”墨窮笑道。

     “得了吧,你喜歡圖書館的妹子世人皆知,做夢都念人家的名字。”韓當笑道。

     墨窮臉一紅,隨后氣道:“神特么世人皆知,還不是你到處說。”

     “拜托,兄弟,大學誒……你還不敢表白嗎?”韓當說著。

     墨窮一囧,正當這時,背后有人喊他。

     “墨窮同學!”

     他倆一回頭,見是體校隊的教練追了上來。

     體校隊的教練笑道:“墨窮同學,我叫李明,登州體校的足球隊主教練,我們可以談談嗎?。”

     “李教練你好,有什么事這里就可以說,我一會兒還有事。”墨窮心里一動,大約預料到了李明要說什么。

     墨窮暗道:果然還是高調了嗎?看樣子并不是看出破綻,而是覺得我可以去體校?

     一時間,墨窮心里已經準備好了拒絕的說辭。

     然而,李明卻道:“你的天賦非常出色,天生就是門神的料子,無論是反應還是身體素質,你都是一流的,精確長傳制造破門機會的天賦,更是驚艷!我任教這么多年,從未見過如此天賦的孩子,你可能自己都不清楚,你體內隱藏了多大的潛力!”

     如此吹捧下,墨窮表情平靜,他可不會真覺得自己很有天賦,突然有了超能力,這‘天賦’能不強嗎?

     “抱歉,我只想好好讀書,不想放棄專業,更不想轉校。”墨窮婉拒道。

     怎料李明說道:“轉校?不不不,就算是我們的體校,也只是埋沒你,你已經二十歲了,必須經過最專業的訓練,才能不辜負你的天賦。我的眼光不會錯,我曾經在甲級球隊的教練組工作過,你現在的水準,已經可以直接踢甲級聯賽了,磨合一下很快就能是主力門將。”

     墨窮和韓當都愣住了,沒想到他這一業余的,直接就能進甲級主力?

     李明還沒說完,他繼續道:“我只看過你一場比賽,所以這只是保守估計,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你去中超試訓。看看在專業訓練下,你能進步多少。不出所料的話,你甚至能成為中超最出色的門將。”

     韓當在一旁聽了,不禁駭然道:“如果不保守呢?”

     李明頓時有些悵然:“其實國外的訓練條件更好,如果你能在國外訓練,說不定你的舞臺將會是全世界……但就算是國內,你以后的收入也不會低的,相信我,我可以帶你去試訓,你只要把你的天賦發揮出來,就絕對沒有問題!”

     世界級,這就是所謂不保守的期盼。

     韓當咋舌道:“你可真……真不保守……”

     說著,看向墨窮,他真心為墨窮開心。職業球員的收入很不錯,其中甲級聯賽和超級聯賽,那更是極高的。

     墨窮神色微動,原來不是轉校,而是直接要把他送上真正的賽場。

     “一場比賽,就敢于做這么大的判斷嗎?還真有眼光呢……”墨窮暗道。

     他這不是自戀,因為他知道李明的判斷并沒有錯,如果他去踢職業,踢出名堂是小菜一碟。

     想射哪就射哪,這能力對足球而言,就是神。

     別的不說,光一手無解的任意球,他哪怕不會盤帶,只是門將,也足以成為任何球隊的核武器!

     就算真正的職業賽場,很多射門可能他會連碰都碰不到,但他可以練,可以打磨技術。

     一步步來,一步步嶄露頭角,最后若進了國家隊,豁出去了,甚至能把國足帶到世界杯……

     國足奪冠,并不是夢。

     但是,他不敢……

     “我的能力是個被動,足球的職業舞臺受到的關注太多了,如果哪天我一不留神,潛意識想著一個不知道在哪的點,比如老家,比如月亮,比如太陽……”

     明了自己有超能力后,墨窮已經知道中午那支箭是怎么丟失的了,那巨大的破空聲以及氣流軌跡,也并不是什么隕石墜落。

     逐日之箭……自然是去找太陽了……這意味著他的能力,在足球場上都只是大材小用,而且極為不適合強烈關注度的職業。

     剛才的比賽中,他不想射門,結果因為走神,潛意識里還是想了對方的球門,結果就把球停成了破門。

     這種事,以后如果再次發生,而他想得不是球門呢?

     說不定,在賽場上萬眾矚目,他一腳把球踢到了泰山老家……

     得,真成世界級球員了,轟動世界的那種……

     哪怕他時刻注意,每次發射物品都主觀定下合理的目標,但越大的比賽,各種攝像頭就越緊密。

     他那摸到球就等于撲救到的絕技,真的還能用嗎?業余賽沒事,但職業賽背后都有長槍短炮,一旦慢放鏡頭,就會看到他那不合理的沒收射門行為。

     因此,這能力拿來踢球,哪怕收入真的讓他很動心,但他也不能干。

     只見墨窮平靜地拒絕道:“抱歉,李教練,你說我一個機電系學機械設計制造的,怎么就門神了呢?”

     “您還是另請高明吧,看我這同學剛才帽子戲法,大發神威,要不您考慮考慮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