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研究能力


    韓當見墨窮指著自己,哈哈一笑。

     他倒是真想踢職業,李明畫給墨窮的大餅,若是放到他身上,他一百個愿意去試試。

     但自己幾斤幾兩他是清楚的,同學們之間可以胡吹,但真要去試訓,吹牛可不頂用。

     李明一怔,知道這是墨窮婉拒自己,不禁急道:“你不考慮一下嗎?我的眼光沒有錯,你真的很有天賦。你可能不知道甲級球隊的薪水,你站穩主力一年能有四十萬。而這并不是你的極限,在中超,主力門將一年五百萬都不是問題。”

     墨窮已經將利弊全部想通,果決地搖頭道:“對不起,我沒興趣。”

     “我踢球只是因為我進了足球社,運動方面,我更對弓箭有興趣。”

     韓當一旁也說道:“這我能證明,他在我們系人稱射神。”

     “別瞎說……”墨窮一囧,這諢號更多地是調侃他。

     不過現在,他這能力剛好也可以說是絕對命中的射,也不知道和他的興趣愛好有沒有因果關系。

     他真的想趕緊好好研究研究。

     “你看,我真的還有事。”墨窮說道。

     李明無奈,拿出準備好的名片塞給他說道:“你再考慮考慮,我不是拉你去我們校隊,我只是純粹地希望你不要辜負你的天賦。你去甲級聯賽或者中超踢球,對我也沒有好處,但你不去,就是國內聯賽巨大的損失。”

     “我真心只是覺得這太可惜了,你試試吧。”

     墨窮也知道李明是真看中他的才能,引薦自己去踢職業,李明頂多賺點名氣,以后自己搞出名堂,他可能借著名氣有些好處。

     可能找到更好的工作,但也僅此而已。

     墨窮暗想,這李明更多的,還是單純地希望能證明自己的眼光沒有錯。

     “好,我再想想。”墨窮只好如此說道。

     李明一笑,也不再糾纏,返回體育館帶隊回去了。

     墨窮與韓當回到宿舍,韓當可惜道:“我知道,你是真不想去。”

     “哈,確實不想去,你知道,如果不是你非拉著我,我也不會進足球社。”墨窮說著,又拿起了他的弓箭。

     韓當見狀說道:“你可真行……事實證明我沒拉錯,你真有這方面天賦啊。可惜,你只愛射箭!但這只是你的興趣啊,和職業踢球并不沖突。”

     “別說了,我去練箭了。”墨窮說著就要走。

     韓當愕然道:“又練?今天不是練了嗎?晚上還有聯誼啊,我們打幾把游戲就要出發了。”

     “我今天中午就感覺自己射術大成,若不是要比賽,我其實打算練一下午的。”墨窮笑道。

     韓當急道:“神特么射術大成,你真不去啊?別啊,今天咱們足球社可是主角,而你更是主角中的主角。”

     墨窮擺手道:“不不不,你可是帽子戲法啊,你才是主角。”

     “你還助攻帽子戲法呢!擦……那錢你要不要?十二個社團聯誼,羅青肯定也去的,王雄說了,今晚就要找他要錢。說不定羅青賴賬,我們這回都得站在王雄這邊,你不去?”韓當說道。

     墨窮撇撇嘴,他跟什么過不去,都不會跟錢過不去。

     而且今晚王雄趾高氣昂,說不定會做過火,羅青也不是好相與的,他不去光等著分錢,不像話。

     “有錢拿干嘛不去,這不還有一個多小時嗎?游戲就不打了,出發的時候叫我。”墨窮說道。

     “好吧,誒?海濱肯定在擺東西呢,你打算去哪練箭?”韓當打開電腦說道。

     “天臺!”

     ……

     宿舍天臺上,墨窮一般不會來這練箭。

     因為這里大多數時候晾了很多被子,一排排的,跟染布坊似得。

     只有打工回來的晚,才會選擇在這練練手。

     此次前來,他站在兩排被子形成的‘走廊’中,開始他的超能力探索。

     靶子放好,站在十米開外,他持弓微微向上傾斜,連射了三箭。

     這三箭,他是反向射出!

     射出的瞬間他就看到三箭在空中先是曲線向上升,然后劃出美妙的弧線,朝向身后。

     “嘟嘟嘟……”三箭全部命中靶心。

     “竟然沒有直接倒退,去以箭尾命中靶心嗎?”

     “嗯,軌跡不是隨機的,只要我射得方向一致,且目標一致,那么箭的路徑也是一致的。”

     三箭的彈道是一致的,只有先后差異,后箭追著前箭,沿著同一條彈道拐彎,命中目標。

     盡管拐彎本身就很離譜,但它卻又沒有太離譜,沒有混沌地亂飛向目標。

     也就是說,只要多練習,他是可以靠經驗把握住某一箭射出,它會怎么拐彎。

     之所以要先研究這個,是因為墨窮在比賽時就注意到,他雖然能指定落點,但只有發射前或發射的那一剎那可以。

     足球或者說箭,一旦脫手,那就與他無關了。

     他不能臨時再改落點,更不能控制射出之物的彈道。

     再配合這是個被動能力,墨窮知道,他以后必須時刻想好落點,才能出手。而且從他的出手方向,再到落點之間,其路徑是否會特別曲折,也要考慮好。

     否則以后,很可能會搞出大亂子。

     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射太陽。

     他猶記得中午射日時,所聽到的那破空聲,還有高速物體劃破空氣時留下的軌跡。

     到現在他也不知道,那懵懂無知時的一箭,是否會驚動到國家。

     更甚至,會引發怎樣的后果?

     要知道,如果箭真的追太陽去了,它很可能從東海之濱一路跨越大半個華夏去往西方……就算這箭不會被雷達探測到,但保不齊掠過哪個軍區上空,從而被發現。

     “為什么中午那一箭,有那么大的威力?就因為是射日的,太陽逼格高一點?”

     墨窮一笑,這顯然很扯,他想了想,開始試驗射速與他的發力有何關系。

     只見他彎弓搭箭,正面朝著靶子,輕輕射出。

     弓弦僅僅彎曲了微不可查的一點,如果遵循力學的話,這一箭根本射不到靶子,將會直接從弓弦上掉在腳下。

     然而,它沒掉。

     挪開手上的弓,只見那支箭懸浮在空中,緩緩移動……

     速度慢得令人發指,墨窮能環繞這支箭以各個角度觀察它。

     它就好像是太空中失重環境下漂浮的物體,以初速度勻速前進……

     墨窮足足等了五分鐘,這箭終于跨越了十米的距離,碰到了靶心。

     然后瞬間回到地心引力的懷抱,自由落體了。

     墨窮都沒聽到它觸碰靶子的聲音,因為這點撞擊太輕微了。

     “竟然是這樣……”

     墨窮陷入沉思,這已經很明顯了,隨手又射一箭,比之前力度大一些。

     果然,箭‘飄’得快了一些,但依舊明顯地不合理。

     “真是殺死力學的超能力啊。”

     “我給予物體多大的推進力,那么它就只會保持這個推進力飛往我指定的目標。其軌跡,會盡可能地不太離譜,但倘若自然規律不能幫助到它,反而阻撓它,比如萬有引力,那么它就會無視掉……直接猶如置身于沒有大引力場的失重環境中。”

     “可并不是一味地無視自然規律,有的時候它又會借助自然規律的力量。”

     墨窮想著,突然高舉雙手朝天射了一箭,箭劃了一個弧線向下,以加速度命中了靶心。

     上升時,短暫地維持了墨窮射它的初始方向,然后無視引力與阻力,維持著墨窮給它的初速度不變進行拐彎。

     等到下降時,箭突然又理會引力了,利用了地心引力的加速度,以更快地速度命中目標,當然空氣阻力還是幫不上忙,依舊被無視。

     “嘶……我這能力……把自然規律當成什么了啊……”

     “沒用就無視,有用的話,就遵循一下?臥槽,宇宙不要面子的啊?”

     墨窮細思恐極,只覺得這超能力太可怕了。

     也難怪他朝天射會劃弧線,平射則無拋物線,但目標定為地上時,卻干脆利落地直落了。

     這仿佛在和地心引力討價還價,盡可能地給點面子,讓路徑不太離譜。

     可這本身……就已經很不給面子了啊。

     以此為基礎,他就此總結了一下。

     首先他的能力,主要可以用射來概括,不管是發射、投射、還是利用工具射出物體,脫離了自己的控制,都會觸發絕對命中的被動。

     之所以如此比喻概括,是因為他本就愛射箭,第一次觸發能力,也是射箭。

     如果不利用工具,那么他的身體就是‘弓’,以電磁力碰撞發射出了分子團。

     利用工具,那肯定也不僅限于弓,一切器械應該都可以觸發。

     “唔……這是個被動的話,豈不是說,我身體時時刻刻都在碰撞射出看不見的分子給當前想象的目標?”

     他碰球時,只輕微改變了一點軌跡,就觸發了能力。

     足球本會被他的輕觸而稍稍偏離方向,而在他的能力下,這個方向可以是朝向任何地方,以至于足球能很詭異地向下,而原本的球速在這個時候反而被他借用,以慢不了多少的速度撞擊地面。

     也就是說,因為物體脫手的速度會被維持住,所以哪怕這個力最初是別人給的,但因為中途被他改變過方向,其依舊屬于是他發射的力。

     那么只要他改變了一個物質運動的方向,那個東西就會直接去往所想的地方。

     理論上來說,更輕微的分子運動,也可能被他毫無所覺地一起撞向目標了。

     之所以只考慮分子,是因為更微觀的物質是否算數已經不證自明。

     光,就沒有被他被動亂射。

     否則誰也看不到他了,所有被他反射的光全都去往他指定的地點了,他豈不是早就如黑洞般?

     “呼!”墨窮深吸一口氣,用盡全力地呼了出去,沒一會兒,那靶子就晃動了一下。

     接著,墨窮又拿出手機拍攝了自己的口腔。

     盯著照片,他緊閉著嘴巴,并沒有什么感覺。

     但當他猛地快走幾步,就感覺到嘴巴遭到了氣流沖擊,口腔一下子被撐開,忍不住長大了嘴巴。

     “嘔……”墨窮干嘔了一下,就此確定了一個事實。

     空氣,也會被他射中想要命中的目標,而且他自身運動過程中,身體各處所碰撞的物質,也都在觸發被動。

     剛才他沒有用手去揮空氣,而是采用走路的方式,卻依舊觸發了被動,也就意味著,他其實時時刻刻,也都在朝各種地方射出東西。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僅限于粉塵、空氣之類的東西。

     光,乃至其他微觀世界的東西卻沒有被動反射到目標,而是遵循著自然規律。

     分子團以內的物質,被動地射應該都不行,但主動射就不知道了。

     “這反而好,要是什么都聽我的亂射,我還怎么活?我身為人類脆弱的思想,根本無法同時考慮無數個微觀物質該去往的目標……”

     “真要連基本粒子都觸發,恐怕激發這個能力的瞬間,我就直接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