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概念上的能力


    基于以上總結,他還有很多疑問。

     最重要的一個,那就是他自己了。

     為什么他走路不會飛起來?

     他彈跳一下,難道不會把自己射向想象中的目標嗎?

     是否只能他射別的東西,而不能射自己?

     首先直接射,肯定是不行了,這不證自明,否則他屈膝彈射起跳,能直接飛到老家去。

     那么間接射呢?

     宿舍天臺是一個神奇的地方,木板、磚頭還有鐵絲床都有,也不知道這里經歷過些什么。

     他在天臺找了個鐵絲床,將床板拆下來,直接就往上一蹦。

     然而,這床嘎得一下在他腳下劃出,到了靶子面前時一個彈起,撞在了靶心上。

     最后他倒在地上,床也翻了過來,靶子也倒了。

     “這樣是不行的,這等于我發射了床,把它踹中了靶心。而不是我自己彈起來,去命中靶心。”

     仔細想想也知道,他這個能力,只有脫離他身體的東西,才能被視為發射出去。

     哪有自己脫離自己的?

     他在床上跳,相互作用力也施加給自己,他彈起來脫離了床面。

     這個時候,床就視為被他蹬射出去的東西,繼而觸發了絕對命中。

     “我,是一個標準物,是一個判定基礎。”

     “這也是為何我在把球踢給韓當的時候,鞋沒有飛過去的原因。因為鞋沒有在我的施力下,脫離與我的接觸。”

     “想要飛,也許只有……”

     墨窮看向天臺進門處的房頂,那上面有個天線。

     他沖著天線射出一箭,很快又迅速抓住箭矢。

     果然,他能感覺到,這箭矢保持著他之前給予的推進力,朝著高處的天線飛去。

     當箭越來越高時,他能感覺到自己仿佛握著一個飛行器,手不停地舉高高,直至腳都脫離了地面。

     “箭的初始運動的力道被恒定,連引力都拉不住它,更別說我了。”

     “它會無視我的體重,正如同無視空氣的阻力一樣。”

     “不出所料的話……”

     墨窮半空中又突然撒手,只見他自由落體,而那箭改變了目標,以緩慢地速度飛向靶子,當然速度緩慢的肉眼微不可查。

     他可以改變落點,只要他能再碰到發射物。

     關鍵在于是否脫離自己,只有脫離自己才算是射出去,握住又撒手的行為,便重置了施力。

     因為他撒手的行為給箭的力太小了,以至于它此刻猶如懸停在空中,等它命中靶子,估計要好幾個小時。

     “看來只能如此了,脫離我才是觸發的關鍵,所以我永遠不可能單純地射出自己,除非有載具。”

     “仔細想想,如果間接發射也算,那我觸碰空氣,一傳十十傳百,豈不是整個大氣層都會漸漸被我撼動?然而事實上,從之前試驗的量來看,撞擊靶子的,只有與我體表碰撞的部分”

     手頭上沒有弩,但有弓也能做一個試驗。

     只見他把箭搭在床上,自己拉開弓弦然后去彈那個箭。

     箭受到弦的撞擊,緩慢地飛向靶子,命中后自由落體不動了。

     整個過程,墨窮完全沒有去觸碰箭,他只是引動弓弦撞擊它而已。

     這依舊觸發了被動,箭命中了靶心。

     如此試驗說明,他就算是用弩,乃至是槍械,只需要扣動扳機,而不直接接觸發射物,一樣也會觸發被動。

     從他持有的器械中脫離出去的物質,也屬于被他發射的物質。

     這意味著,與他相連不脫離的器械,都視為‘弓’,就如同手臂被視為‘弓’是一樣的。

     理論上,他把手插入大地,地球就是他的弓,若他有把人從地上震起來或甩起來的力,讓人與地表脫離,那么這個人可以被他甩到月球上去……

     不過這是異想天開,他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

     與其實現這個,還不如制造一種機械,一種復雜的強大的‘弓弩’,去作為手臂的延伸,放大他的干涉力。

     “呼……那么讓箭,命中箭呢?”

     他再次一試,落點選擇了箭上的一點。

     結果很驚喜,箭正常地飛出,射到了地上。

     “哈,我原來還是可以讓射出的物質遵循自然軌跡的。”

     墨窮一笑,他找到了不觸發被動也能射箭的方法,那就是把落點定為在發射物本身上。

     因為落點與發射物本身是緊密連接的,所以發射的瞬間視同已經到達目標,這個時候,它遵循的是自然規律。

     “世界本就是不連續的,所以微觀世界的斷開應該不算。”

     “在我脫手時,緊密連接的部分,便視為一團整體,它們事后哪怕被別人或者自然界斷開,形成兩個乃至多個物體,應該也依舊會去往目的地。”

     “所以,我之前射日的那一箭,就算化為了一個個分子,也依舊會鍥而不舍地去往太陽。”

     “明白了啊,光……為何不觸發被動,原因或許很簡單。”

     完全確定了自己能力的最關鍵基礎判定條件后,墨窮突然就想明白了為何光被他反射,卻不觸發絕對命中。

     作為凡人,他能讓物體主動遠離自己,所能做的只有一種,給它一個力。

     也即是物質間的電磁力傳遞。

     而光的運動,是電磁力的基礎。

     “我能施力,讓物體脫離我,全靠電磁力的傳遞。如果連光都要遵循我凡人的想法而被動的,一股腦地去往念頭中的目標點,那么電磁力的傳遞就被破壞了,所有物體在觸碰我的瞬間,基本粒子先放射了,電磁力無法從手傳到箭尾,再從箭尾傳到整體,箭也就不會離開我。至少我傳遞出的電磁力,是不可能處于正常傳播狀態的。”

     “光子、電子,或者不知道有沒有的引力子,都被我主觀地射向某處,那么電磁力根本無法正常傳播,我也就無法讓物質脫離我,無法讓物質脫離我,又怎么可能把箭射出去?”

     “對所有基本粒子的射,會因為它們是我的發射基礎,繼而視其為弓?”

     “使其如同讓箭射向箭本身會不觸發一樣,弓也是不能射弓本身的?”

     “當我的能力是個被動時,就已經注定我是在用微觀的東西驅動宏觀的東西。”

     簡單來說,他的能力需要‘弓’,‘箭’。

     扔出一枚硬幣,人體便是弓,硬幣便是箭。微觀是弓,宏觀是箭。

     他能把箭發射出去,全靠基本粒子們秩序地工作。

     相當于以基本力之弓,射宏觀之物。

     他不可能反過來用宏觀來射微觀,因為宏觀的力就是微觀無數力的集合。

     這并非是不能射微觀粒子,而是他,身為凡人,沒法用微觀的力去射微觀的物質,因為他不能直接驅使基本力。

     所以他日常的行動,最低也只會對粉塵、空氣團一類的細小之物觸發被動。

     除非他能不以基本力為弓就發射物質,那么他就可以射基本粒子了,但那可能嗎?這世界上存在超出基本力的干涉力嗎?

     墨窮感覺自己已經了解能力了,正想著怎么賺錢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有人走上樓梯,似要上天臺。

     “呃……”

     他急忙跳起來,先把天上還漂浮的那支箭給收了,拍一下,也就落入了另一只手。

     很快,他就發現上來的是韓當。

     “嚯,你這可夠亂的。”韓當看著狼藉的現場道。

     墨窮笑道:“我已經射術大成,天下第一,時間差不多,咱們可以出發了。”

     韓當說道:“別,現在去還太早,海邊肯定還沒布置好呢。你忘了?去太早肯定要干活的呀!以前我們就吃了這虧。搬東西的活就交給大一的老實人吧。”

     “再等半個小時,你射你的,我就上來看看。”

     墨窮收拾了一下現場說道:“算了,我們玩會兒游戲吧。”

     “哦?你自己打吧,我洗澡去了。”韓當搖頭道。

     墨窮一看他這樣子,就知道韓當玩游戲被虐了。

     “被虐還是遇到外掛?”墨窮笑道。

     “外掛!真特么囂張,第二圈就成了死亡禁區,絕對領域型的外掛,站在圈邊就沒事,進圈直接就死于載具,還玩個錘子。”韓當厭煩道:“最氣的是,不知道誰殺的!舉報都找不到人!”

     “哈哈……”

     墨窮笑著和他回到宿舍,打開電腦,想看看有什么賺錢的合法門路比較適合自己。

     為了防止鍵盤被他直接敲飛,他的手掌底部始終貼著鍵盤。

     “果然,網絡信號不會莫名其妙地失聯。”

     墨窮使用電腦,也算是順帶驗證了一下自己的被動會不會給他的生活帶來不便。

     如果他鍵盤一敲,信號一發射,打靶子去了,那還上個錘子的網!

     基本物質不自動觸發被動,意味著他可以正常生活,不會去醫院做不了檢查,腦電波收不到,X光亂射。無線電、輻射之類的東西,他也不會胡亂的干涉。

     關于他這個能力有什么用,他心里差不多有數了。

     絕對命中意味著什么?只要他知道對方的樣子,相隔千里萬里,都能射中對方。

     當然,他不會去殺人,但這能力用來找人,卻是一找一個準,找通緝犯什么的,這能力比警犬還靈。

     另外,如果有初始資金,搞艘船出海打漁也可以。

     有這能力,他開船都不要燃料的!

     別說沒油,就算是船底整個拆了,這船照樣能開回陸地,仿若幽靈船。

     更甚至,運輸什么東西,其實都不需要裝好,直接在岸邊租個倉庫,找到什么隨手一扔:自己到碗里去吧。

     物體也就自己潛水進倉庫了。

     “貌似選擇有很多,不過需要一筆初始資金,正好今晚還有羅青這個冤大頭。”

     心里差不多有點計劃后,墨窮隨手把查到的資料都拷貝到網盤,晚上在聚會上無聊,就拿出手機慢慢看,慢慢琢磨。

     然而這么一上傳,看著那上傳數據的進度快速走過,墨窮心里一動,感覺有點不對。

     上傳很快結束,他看向網盤,竟然沒找到自己剛傳的文件夾。

     “這……”剛才明明看到網盤里正在上傳的,怎么會沒有?

     墨窮嘴角一抽道:“不會吧……我剛才想著海邊聚會,你不會給我傳海里去了吧?”

     “為什么文件就可以?果然,其實我還是能射數據、信號一類的東西,只是這種東西不能用凡人的身體來射。或者說,我其實射的是‘文件’。”

     墨窮半天找不到自己把文件傳哪去了,干脆再試一次。

     這一回,他想的是自己的手機桌面。

     “臥槽……”看著手機桌面上多出來的文件夾,墨窮整個人懵逼了。

     把東西直接從電腦上傳到手機里,墨窮還不至于懵逼,但問題是……

     手機安卓系統的桌面上,有著電腦Win7主題的文件夾……就特么太扯了。

     “咦?誒?嗯?”

     “我這真是超能力嗎?”

     墨窮一直以為,自己獲得了超能力,可能是電磁力方面的,或者是廣義的基本力方面的。

     前面覺得能力無視自然規律,其實在他心中,更多的是夸張地比喻。

     畢竟無視地心引力,依舊可以用超能力給予了發射物更大的力抵消了引力效果來解釋。

     但現在這怎么解釋?

     發射文件,可以說是借助了更強的‘弓’。身體的力對信號這種東西不能觸發被動,但是電腦可以。他的手觸及鍵盤鼠標,然后線連接了電腦的所有配件,猶如持有了一個極度復雜的弩。

     倒是符合他之前所想:使用復雜而增強自己干涉力的器械,可以擴大命中的觸發條件。

     他不是不能射微觀粒子,但需要足夠強的儀器作為‘弓’來輔助。

     信號沿著網線一路發送,最后通過最近的發射器,或者信號塔脫離,這個時候就是發射狀態了,而本該進入網盤的數據,因為墨窮在發射前想的是手機桌面,繼而它絕對命中地進入了自己手機里。

     這個效應沒有在上網的時候觸發,而是上傳文件的時候觸發,讓墨窮意識到,自己只是在射‘文件’,而不是射光信號。

     正如每一個物體都包含了無數基本粒子,他把箭射出去,箭所包含的無數粒子也同樣一起去了。

     也就是說,他雖然不能單獨射基本粒子,但能盡可能地把一些基本粒子組合成一個宏觀物體,這個物體甚至可以是虛擬物品,以此來讓能力判定從‘對微觀’變成了‘對宏觀順帶微觀’。

     “我射個虛擬的宏觀物體,也算?”

     “開什么玩笑,這個能力可以允許我騙它?不,這算是在騙自己嗎?”

     “不不不,還是這個能力本就允許如此?”

     墨窮越想越暈,但這判定總算還能以‘射文件’來解釋。

     可是……

     電腦主題文件夾出現在手機桌面里是怎么回事?

     墨窮點開文件夾,發現竟然還可以瀏覽,界面還是如同在電腦上瀏覽似得……可問題他拿的是手機。

     這回,是真真正正的,徹頭徹尾地,在發射的路徑過程中,無視了自然規律:不同的系統,到底怎么兼容的?

     難道還順手改造了一下自己的手機?

     “為什么?為什么啊?”

     墨窮越探究自己的能力,越想明白其中的原理,就越感覺可怕。

     這根本不是超能力,其根本也不止于物理、生理,乃至墨窮可憐的智慧所能想象的相對規律。

     還涉及超出人類心智極限,超出理解范疇的更基本,更根源的概念。

     他被自己的能力背后所隱藏的深邃所驚嚇。

     如果理智是個值,他能感覺到它正在狂降,被自己的能力嚇得狂降。

     “適應嗎?”

     “手機的系統強行適應了被我能力強塞進去的電腦文件,這種現象,之前的試驗并沒有出現。”

     “這是僅限于虛擬世界才會出現的霸道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