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自帶外掛


    墨窮頭皮發麻,他前面一本正經地分析了半天,自以為理解了自己的能力。

     結果這突然來了一手適應,頓時讓他懵逼。

     這絕對不是僅用什么百分百中可以概括的能力,墨窮摸了摸頭上的冷汗。

     “為什么剛才的試驗中沒有這種事?”

     “嗯,把電腦里的東西發送給手機,不經過數據線的上傳,而直接以能力強行發送地話就會出現這種情況。”

     “對了,也就是說,箭如果沒有半途受損,而以完整面貌直接到達一個本不可承載它的地方,就會出現這種強行適應的古怪現象?”

     “而且不是‘箭’適應那個地方,而是那個地方去適應‘箭’!”

     “太霸道了!”

     墨窮發送數據,如果用數據線,或者用什么軟件,自然是可以給手機發送文件的。

     但他剛才,是直接想著手機桌面為目標。

     哪有用度娘網盤的上傳,直接把文件傳到手機桌面的?沒這個功能啊。

     可是,在絕對命中下,這件事做到了,繼而出現了如此詭異的強行適應現象。

     仿佛程序被更新優化了,能處理一個它本不能處理的東西。

     “不對啊,盡可能路徑不離譜的話,它難道不會先進入網盤,然后手機后臺自動操作,打開網盤下載該文件,以手機系統的形式把文件呈現在桌面嗎?這個過程中可以把格式轉換一下,為什么要如此詭異地適應一個電腦系統的文件?”

     這個疑惑,墨窮稍微想了一下,就想明白了。

     光速太快了,所以這個路徑會非常直接。

     就好像箭離弦的速度會一直維持,不會衰減一樣。

     電磁波以光速傳遞,直接到達手機桌面,什么解碼,什么多重中轉站處理數據,這些全都沒有經過!

     但這個適應他還是想不通。

     為什么沒有文件損壞?

     墨窮把手機連上電腦,用個軟件檢查手機的系統有沒有變化。

     然而奇怪的是,毫無變化。

     更奇怪的是,當墨窮再次點開桌面的文件夾時,卻是無法打開了。

     “咦?現在又損壞了?”

     墨窮心里一動,箭到了目標地點后,該怎樣就怎樣那很正常。

     但為什么之前不損壞,現在一查看系統是否異常,就突然損壞了?

     這有點像是量子疑云……它即是電腦文件,又是手機文件。或者說手機被優化到能處理電腦文件。

     但這種更新優化真的做了嗎?并沒有,而是優化與沒優化的疊加態。

     當墨窮查看其到底是以什么形式在內部存在時,立刻就破壞了這疊加態,使其坍縮為沒優化,文件成為一個錯誤數據了。

     這讓他想起了一本小說《球狀閃電》,所描述的宏觀量子態現象。

     一臺筆記本電腦的芯片被毀掉,卻依舊能正常開機運行,當懷著這份疑惑拆開電腦查看時,卻發現里面沒有芯片,接著電腦又不能開機了。

     “奇怪,因為利用電腦這種復雜的弩,發射了由光這種東西構成的虛擬物體并絕對命中,所以出現了一些微觀才會有的量子現象?”

     “還是說這是虛擬數據世界特有的情況?”

     想不通的墨窮,點開了游戲,這能更直觀地證明一些事情。

     首先是絕地求生,他單排很快進入地圖,迅速直降后,來到機場,隨便撿了一把手槍,就開始了虛擬世界的命中試驗。

     他的電腦配置很渣,好幾個游戲還是韓當非要他下得。

     最低配置運行都會卡,移動鼠標有時會有明顯卡頓,所以他的各種游戲的技術都是菜得很。

     不過他完全無所謂游戲里的勝負,只是時常會坑得韓當哇哇叫。

     一般來說,他一把左輪小手槍R1895,在機場就是送人頭的。

     “嘭!”

     剛看到一個人影,墨窮瞄都不瞄就是一槍。

     爆頭擊殺……

     “嘶……這也行的嗎?”

     “我這槍對著地上打的啊!”

     墨窮知道,這不是槍鎖頭,而是子彈鎖頭。

     也就是說,他的絕對命中能力,在這游戲里,也一樣觸發了。而且如同外掛一般,強行讓子彈拐彎,給人以爆頭。

     這一刻,他射的不是信號,而是游戲里的子彈,這種判定,猶如概念一般,極度唯心。

     “噠噠噠……”有人聽到槍聲,直接朝這里趕來,腳步聲異常明顯。

     顯然,對方有著更好的裝備武器,此刻聽到是手槍的聲音在附近,立刻就想來收人頭了。

     “嘭嘭!”

     拐角出現一個人影,墨窮機子卡不要緊,腦子不卡就行。

     側身看到那人的瞬間,就把子彈的命中目標鎖定為頭部。

     雖然對方戴了頭盔,左輪小手槍沒法一擊致命,但連發兩槍也就是了。

     對方只來得及掃中墨窮一槍,就當場暴斃。

     “我日尼瑪死掛壁!”那人被墨窮側著身子兩槍爆頭,還有什么好說的,當場就狂罵起來!

     看著地上的盒子,墨窮尷尬一笑,也按鍵說道:“不好意思啊,兄弟,第一次用外掛,不太會演。”

     “尼瑪……”那人氣得要死,但他也知道這游戲外掛猖獗,二話不說,隨手點了一波舉報。

     至于墨窮,操控著角色繼續試驗。

     在游戲里觸發能力,可以偽裝成外掛,盡管他也討厭外掛,但總比被人覺得有超能力要好。

     “也不知道舉報之后查后臺數據,會不會發現我的數據異常。也許像手機一樣,在檢查的瞬間,數據的異常瞬間跌回正常狀態?”

     正想著,一個人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掠過他的身邊。

     這根本就不是游戲里應該有的移動速度,仿若閃電一般在他面前劃過。

     “老板要掛嗎?要掛嗎?”

     “……”墨窮無語,抬手兩槍想崩了這個賣掛閃電俠。

     然而出乎意料的,這兩槍打在殘影上了。

     “咦?”墨窮若有所思。

     那閃電俠聲音時近時遠,身形飄忽不定道:“哥們你打不中我的,怎么樣,這掛按小時計費,怕封號可以買小號,我這囤積了一批半價游戲,價格保證公道……”

     他廢話著,卻見墨窮突然操控人物撿了把UMP9。

     “你真以為我殺不了你?”墨窮說道,他知道自己剛才為何沒擊中,因為他想的就是一片模糊的人影,而閃電俠快速移動時,身邊這種人影很多,所有這子彈掠過殘影也就完成任務了。

     想擊殺這個看不清面目的閃電俠,墨窮除非知道他長什么樣,否則就只能用一個笨辦法。

     “哈?你買不買?不買我就干掉你。”閃電俠習以為常道。

     “這個游戲的人物形象組合極其有限……”

     “嗯?你在說什么?”

     墨窮在游戲世界里,倒比在現實放得開的多。

     當即槍抬手就開始對著天空掃射。

     “M-Yun持有UMP9擊殺了CLQB……”

     “M-Yun持有UMP9擊殺了DR-flag……”

     連續彈出十幾個擊殺信息后,直到看到那閃電俠也倒下,墨窮才停下了射擊。

     他根本沒見到目標,但是作為一款游戲,里面的人物形象都是大同小異的,包括衣服之類的特征,也只有為數不多的組合。

     人種膚色,男女性別,最多再算上帽子,來來回回地搭配。

     墨窮隨便腦補組合出上百個游戲人物的樣子,頓時這場游戲中就有十幾個人躺槍了。

     而這,僅僅是為了擊殺賣掛的閃電俠。

     當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這種窮舉法殺人術,墨窮在現實是不會做的,所以也只能在游戲里試試效果了,現在看來,理論上是可行的。

     “你特么開掛!”閃電俠的盒子氣道。

     墨窮笑道:“怎么?你還打算舉報我?”

     “你隔空擊殺了這么多玩家,你這號封定了。”閃電俠說道。

     “就算官方不封,這號過了今天我也要自我封印。”墨窮說著便退出了游戲。

     留下那閃電俠的盒子一愣一愣的:“什么?秒退了?你特么開掛不吃雞進來殺幾個就退了?”

     但墨窮已經無法回答它了,他確實退出了游戲。

     事實上剛才可不是殺十幾個那么簡單,他可是射擊了一百多種角色形象。

     “死的人數不對,也就是說,除了這場游戲以外,有些子彈飛到了其他對局里?命中了一些根本不和我在同一局里的玩家角色?”

     只能這么想了,墨窮可以確定,自己剛才的掃射,絕對不止擊殺十幾個角色這么簡單。

     根據他對自己能力的了解,他想象的角色相貌,也許這局游戲里沒有人對應,但其他對局里有,子彈很有可能跨越不同的地圖了。

     “這也太荒謬了吧。”

     墨窮不知道的是,他不僅把子彈射到了其他對局里,甚至還對某個倒霉對局,完成了終結。

     大量的子彈,命中了一場四排殘局里的玩家角色。

     那四排的決賽圈中,尚有二十八人,其中一隊四人占據了最好的地形。

     “這把穩了,鐵定吃雞。”

     “這圈就很舒服……有人在毒里打起來了,哈哈。”

     他們很樂觀,陣容整齊,四人具在,裝備齊全,又占據天命圈里的唯一掩體,基本鎖定吃雞了。

     然而很快,他們中就有人慘嚎道:“我靠!你們看擊殺信息!”

     “五殺了!六殺……七殺……八殺……”

     “一把UMP9在刷屏!”

     四人都盯著擊殺信息,同時存活人數也在急劇減少。

     “十五殺……十六殺……十七殺……”

     “這尼瑪是神仙啊!”

     他們數著擊殺數,一股絕望籠罩下來,頓時心態爆炸。

     這么快的擊殺,還是槍槍爆頭,但哪有連續爆十七個頭的?

     “靠,有神仙不早出手!”

     “噗噗噗!”

     躲在掩體里的四人很快就有一人倒下了,其頭盔在連續三次爆頭下,根本毫無意義。

     “我特么在掩體里啊!”

     “這彈道過分了啊!”

     “演都不帶演的!哇,心態炸了。”

     若是知道這局有神仙,他們早就會退了,如今都打到決賽圈里鎖定吃雞的局面,突然冒出個開掛刷屏的神仙,這份絕望,難以言喻。

     “不要救我!等他滅我們隊,然后舉報他!”

     “噗噗噗!”

     很快又有人倒下,不一會兒,絕佳掩體內就只剩下一人孤零零地蹲著,其他三名隊友已經全部成盒。

     “還剩兩人了,應該就是我和他了。”最后那人絕望地掏出手雷,想給自己來一發光榮彈。

     然而,他本以為自己會在下一刻死掉時,卻看到左下角擊殺信息繼續刷出。

     那個神仙殺死了第二十七人,存活人數變成了1。

     同時……

     “大吉大利,今晚吃雞。”

     這個剛才還氣得想死的小隊,頓時愣了,一時間頻道死寂。

     “????”

     “哈?我們吃雞了?”

     “他把自己擊斃了?”

     “不對,最后一條擊殺信息是他把另一個人干掉了,不是自殺。”

     四人全部懵逼,他們沒遇到過這種情況,聽都沒聽說過。

     正當他們懵逼的同時,更加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噗噗……”

     最后活著吃雞的隊友,頭上冒出兩朵綠色的血花。

     象征著有人在他獲勝之后,近乎同時,對他的頭部點了兩槍……

     “臥槽!”

     “這是什么神仙?”

     “超然于俗世?”

     四個基友嚇慘了,這外掛也太恐怖了。

     他們都吃雞了,意味著他們是最后存活的隊伍,而他們已經三人成盒,僅有一人還站著,便說明這已經是整局游戲里活到最后的人。

     此時此刻,還有誰能對著他頭部點兩槍?細思恐極!

     “這怕不是個靈異游戲?”

     “不,這應該是一種新的外掛:穢土轉生!”

     “什么?還有這種外掛?”

     有個似乎是在這游戲里經歷豐富的老哥說道:“無后坐力只是半仙,鎖頭和閃電俠不過是小仙,真正的神仙可以飛天遁地,刀槍不入!而在此之上,還有一些更為強大的神仙。”

     “有絕對領域的,殺人于無形,進圈就死。”

     “有掌控天地之力的,能升起百米高的土墻,將圈內團團圍住,讓人無法翻躍,于圈外活活毒死。”

     “還有能發動萬象天引的大能,開局吸得所有裝備,然后把所有人拉到自己面前,用噴子開啟屠殺。”

     “甚至有強者具備瞳術,瞪誰誰死。”

     “諸此種種神仙,我都是遭遇過的……”

     那人唏噓道,儼然一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語氣。開掛者被稱為神仙,而神仙之中亦有強弱之分,但強大的神仙非常罕見,這人竟然全都遇到過,也是足夠倒霉的。

     基友急忙問道:“那這穢土轉生?”

     “只是我的猜測,因為剛才的神仙,很明顯不被算入這一局的玩家。他擊殺倒數第二人時,就直接讓我們吃雞了。”老哥說道。

     “嘶!他難不成從另一局游戲里開槍擊殺我們這局的人?”基友們駭然道。

     老哥搖頭道:“怎么可能,如果真能做到這種事,那就不是神仙了,那是圣人!這種外掛就篡改的太過火了,太駭人聽聞了,應該不會出現,游戲公司還不至于這么沒用。”

     “所以我猜測,這個神仙應該還在游戲里,只是仿佛幽靈一般,不被算入存活者行列!”

     “也就是說,他開局時可能就死了,注定無法吃雞。之所以還能殺人,乃是如同穢土轉生一般復活,玩著注定吃不了雞的殺戮。”

     “如此也能解釋,為何我們吃雞后,他還能對你開槍,因為他根本就算是死人。”

     聽著這份分析,大家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我看穢土轉生不貼切,應該叫他亡靈戰神,尼瑪,尸體還能殺人的,死亡只是開端。”眾人紛紛腦補和猜測這個外掛。

     這游戲外掛種類繁多,連土遁土流壁還有瞳術都有,那這種活死人外掛估計也是可以實現的。

     只能說,開發外掛的人真是騷,連這種純娛樂,吃雞都懶得吃,只想刷擊殺的外掛也能開發出來。

     “這游戲真是無奇不有,雖然我們吃雞了,但這雞吃的……”

     “我管他什么神仙,舉報舉報!”

     不僅是他們,幾乎所有剛才被擊殺的玩家,都想舉報。

     然而,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沒有舉報按鈕。

     “什么?不能舉報?”

     這個游戲,被環境殺死,是沒有舉報項的。比如跳樓摔死,圈外毒死,轟炸而死,開車把自己撞死之類的,都屬于沒有舉報對象的死法。

     很多強大的外掛,都能造就出這種能‘混淆天機’的神仙。

     就比如那絕對領域,進圈者死于載具,相當于自己跳車把自己摔死,這樣死者就不會有舉報按鈕,因為他連誰害死他都不知道。

     還有那土流壁,把圈圍死,誰也進不去,最后絕望地站在懸崖面前被毒死,這種也是沒法舉報的,因為誰也不知道這圍墻是哪個混蛋創造的。

     這都是不屬于被人直接擊殺。

     可是,他們剛才明明都看到擊殺他們的神仙的ID了,連神仙用的什么槍都知道。

     怎么這會兒系統又判定他們不是被那人殺的?

     “我靠,真特么是幽靈外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