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燉了吧?


    第八章:燉了吧?

     龍峰學府之前,方塊切割整齊的地面上,出現了黑色的馬蹄,踏踏作響,學子們聽見有人嘲諷高大帥,皆是拿著眼睛看了過去,見到的是一位英俊的男子。

     英俊男子端坐在一匹戰馬之上,戰馬黑發如綢,晶瑩發亮,軀體健壯,微微打了一個響鼻,烈焰噴發,將周圍的白雪皆是給化作了清水,姿態威猛。

     “祝家的祝濘,看來他是專門想找高大帥的麻煩啊。”

     “還不是看高大帥在學府中沒有人保護。”

     “不過他的那匹九炎馬十分值錢,據說要有四品丹藥才肯換。”

     其他學子見到這名英俊男子小聲討論,雖然祝家在紫都中算作是半個古老家族,但絕對是豪門家族中的頂尖存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以被稱為最接近古老家族的祝家。

     高大帥眼睛微微一瞇的看著從九炎馬下來的祝濘,記憶力很有印象,這個家伙經常在學府中欺負他,最近一次將他欺負的在家躲了一個多月時間,只因為不斷的羞辱他。

     “對啊,在家里面呆得有點悶了,就是出來逛一逛唄。”高大帥倒是嬉皮笑臉的回答。

     此話一出,在場的學子包括祝濘都是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這家伙居然敢這么說話?

     要知道以前高大帥不怎么愛說話,甚至是有點膽小,可怎么多了一陣子就變得膽大了?

     祝濘輕輕搖晃腦袋,嘲諷道:“是嗎?那你應該好好走一走,或許能多活些日子。”

     “你……”小葉子怒極。

     高大帥卻笑嘻嘻的擺了擺手,道:“小葉子,推我過去看一看馬,挺漂亮的。”

     小葉子狠狠的瞪了一眼祝濘,推著自己少爺過去了。

     九炎馬與青麟犼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別的存在,但看起來的確很神駿。

     祝濘譏諷道:“大帥少爺,你可要小心點,要是被我的九炎馬踩到了,到時候可別找我。”

     “恩,很不錯,挺帥的。”高大帥觀察許久,點了點腦袋,但也嘆了口氣,道:“就是跟錯了主人。”

     “你說什么?”祝濘聽見后眉頭一擰,輕喝道。

     “沒啊,我就是覺得這么好的一匹馬,糟蹋了啊。”高大帥眼皮微抬,可惜道。

     還未進入學府的學子們都目瞪口呆了,高大帥竟然還敢嘲笑祝濘,不怕再被嘲笑了嗎?

     “是不是三天不打你,皮癢癢了啊!”祝濘冷笑一聲,猛地舉起拳頭。

     噗!

     可下一刻高大帥一口鮮血從口中噴了出來,正好是噴在了祝濘的衣服上,整個人跟咸魚一樣的躺在輪椅上。

     整個龍峰學府前面死一般的寂靜!

     殷紅無比的鮮血染在了祝濘的雪袍上,多么的刺眼,學子們全部都傻了。

     別說是他們了,即便是祝濘同樣渾身冰冷。

     祝濘不過是祝家中的一個少爺,身份跟高大帥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若是他真有三長兩短,怕是整個祝家都要搭進去了。

     他直接哭了,喊道:“大帥少爺,你別嚇我啊!”

     “好一招離體劍氣……打得我五臟六腑皆碎……心脈全斷……帥!”

     高大帥掙扎的睜開眼皮,對祝濘豎起大拇指,說完脖子一歪的暈死過去。

     聽到這番話的學子更是面色驚駭看向祝濘,他的戰力已然這么強悍了嗎?

     噗通!

     祝濘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哭嚎著:“大帥少爺,你千萬別出事啊!”

     小葉子卻是大吼一聲:“青桐叔,出事了!”

     青光綻放,左青桐應聲而來,出現在小葉子與高大帥的身邊。

     “到底怎么一回事!”左青桐暗中見到了少爺的舉動,剛才偷偷喝了一口血晶茶,可表面上沉聲問道。

     “少爺剛才被他打傷了,估計是不行了!”小葉子帶有一絲哭腔。

     高大帥默默豎起大拇指,影帝級別的。

     “少爺,你還能說話嗎?”左青桐小心翼翼的問道。

     全場的人都被高大帥的一舉一動而牽動心神,突然他‘呵’的一聲,轉醒過來,差點沒將所有人給嚇死過去。

     “青桐叔……我的心脈被祝濘震斷,他太強了。”高大帥疲弱道。

     祝濘急忙的站起來,他不敢大聲說話,怕嚇著高大帥,顫聲道:“大帥少爺,咱們別亂說,我什么時候對你動過手!”

     小葉子與左青桐兩人心中笑得不行,可面容極其嚴肅,震懾祝濘。

     高大帥睜開眼皮都覺得費力,道:“是嗎?那很有可能是我記錯了,但我現在想自己走路,好麻煩,怎么辦?”

     “我的九炎馬送給您了,您愛怎么弄就怎么弄!”祝濘迅速的退后幾步,想要撇清與高大帥的情況,讓下人牽來九炎馬,威風凜凜,凡是男人都會喜歡的一匹戰馬。

     “那多謝祝濘的一番好意……青桐叔,我突然覺得身體倍棒啊。”

     高大帥稍微的從黃金輪椅坐了起來,扭了扭博,看向左青桐,點了點腦袋。

     “沒事就好。”左青桐知道是假的,但終歸是松了口氣。

     小葉子望著高高昂起腦袋的九炎馬,問道:“少爺,那祝濘‘少爺’的九炎馬要怎么辦?”

     “青桐叔,我餓了,要不把這匹馬給燉了吧?”

     高大帥看向九炎馬,它通靈性,很不屑高大帥,可是高大帥卻轉首看向左青桐,嬉皮笑臉。

     全場再度的陷入了死靜之中,所有人看向高大帥。

     尤其是祝濘,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吃九炎馬的,這可是真正的靈獸啊!

     “是,少爺。”

     左青桐則是以高大帥的命令為主,單臂纏繞著青色光芒,青光化形,鍋子形狀,下方點燃著青青幽火,如九幽之焰。

     九炎馬現在因為一個眼神而付出了被吃掉的代價!

     不一會兒,一鍋濃湯,馬肉燉煮,香氣讓人口腔分泌唾液,在左青桐的手上,九炎馬立刻成為一鍋美食,高大帥向著祝濘招招手,嬉笑道:“祝濘少爺,過來啊,我們一起吃。”

     “我……我……”

     祝濘內心怒到了極點,那是他的坐騎,卻被高大帥拿來啃,揮袖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