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異界拜金男


    第十九章:異界拜金男

     高大帥耗費一百五十五萬買下了凰街中的七間商鋪,一座逍遙樓,甚至是將其重新改造,還一層又一層的疊加上去,內部的構造更是按照高大帥的想法而改成格局的。

     三天時間,天下畫樓便是建造成功,在紫都中也不算做是高大的建筑物,因為比起天下畫樓還要大與高的還有,但在凰街中建造起來,真是讓人覺得有點難以置信。

     天下畫樓,八座古樓,圍繞在一起,串聯起來還可以自由行動的棧道,高空觀望,周圍設有安全措施,不用擔心前來這里品茶看畫的人一不小心摔下去的事情。

     一個明媚的早晨,高大帥被小葉子推來了,觀看到面前天下畫樓,頓時間覺得心胸特別的舒暢,終于是完成了,那么漫畫就能夠如期安排,不過高大帥希望不要招聘到那些腦袋古板的人。

     凰街前來的人自然是越來越多,對著天下畫樓指指點點,高大帥輕輕的拍了拍手,大街上的所有人見到后紛紛的投向目光,不知道這位敗家大少又想干什么了?

     “恩,借大家之口,天下畫樓最主要的就是品茶觀畫,從今天開始,一個月之內全部免費,但是千萬不要說話太大聲,好不好?”高大帥笑嘻嘻的對著眾人豎起了手指頭。

     “大少威武!”

     “大少您簡直是我心中的偉人!”

     “好的,我們肯定會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

     凡是聽見高大帥這句話的人們更是高興得跳了起來,免費的品茶,自然喜歡啊。

     小葉子見到少爺居然如此的豁達,到底該說是大方呢,還是敗家呢,居然說是來這里品茶免費,這同樣是一筆非常大的開銷啊,但架不住高大帥人傻錢多啊。

     “主體完成任務,贈予20屬性點,金幣數額全數清零,明天起任務將會增添一點難度,敬請期待。”系統清冷的聲音傳入了高大帥的腦海。

     高大帥差點沒有一口老血噴出來,還來增加難度,這系統到底要怎么折磨他?

     小葉子見到少爺捂著小心臟,還以為哪里不舒服,急忙問道:“少爺,你沒事吧!”

     “沒事,我覺得現在特別的好,走,咱們去龍峰學府。”高大帥強顏歡笑,自己的苦自己知曉。

     小葉子表示摸不著頭腦,看樣子少爺的確不像是有事的樣子啊。

     “系統,待你不折磨我時,嫁我可好?”

     “……不要。”

     “我哪里不好了,我帥,有錢,而且人傻!”

     “……你的身體太弱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有時候跟系統胡鬧挺歡樂的。

     ……

     中午,高大帥與凌丹萱吃完午飯又從龍峰學府中出來了,要知道凌丹萱本身可是執法隊的,管理紫都中的一些事情,是學府對他們的一種磨練。

     但現在凌丹萱每天都在高大帥的身邊,當然也是她自己愿意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如此簡單的跟著一個人走,她是一個擁有主見的女孩子,心地善良,而且是御姐。

     “恩,雖然你花了那么多錢,天下畫樓修建起來還是不錯的。”凌丹萱觀望天下畫樓,倒是頭一次的稱贊。

     高大帥露出了得逞的笑容,這么說以后可以隨便敗家啦?

     “別高興,我們的賭約還有呢。”

     凌丹萱看見輪椅上的高大帥笑了,心頭溫柔,但還是不愿意讓高大帥隨意揮霍。

     高大帥嘻嘻道:“我不擔心啊,因為萱姐會跟我變成敗家二人組的。”

     “誰要跟你啊,臭美。”凌丹萱美眸一翻,紅唇一揚,一同的進入天下畫樓。

     來此品茶觀畫的人真心不少,誰叫高大帥說讓天下畫樓免費一個月呢。

     凡是自己畫出來的山水畫,人像畫等等都可以拿到天下畫樓來,如果有誰看中的話,可以直接的買下,算作是畫畫的人的一種賺錢渠道,高大帥同意了。

     水墨山水代表著黑白,如同演繹著一種天地。

     翡翠的竹林代表著傲骨不屈,堅韌不拔。

     池塘邊上的佳人代表著靜等心上人,那般對愛情的癡迷。

     各種風格的都有,高大帥正在仔細瞧瞧有沒有人畫春宮圖的,就算是有,高大帥大概也不會看上眼的,那些所謂的春宮圖人設實在是太難看了,不看為妙。

     “詩雨,我們已經是不可能了,我現在找到了我的真愛!”

     “阿程,你能不能不要離開我?”

     原本幽靜的天下茶樓,卻傳出了一道非常不和諧的聲音,像是在爭吵。

     天下茶樓的一樓客人們皆是蹙起眉頭,高大帥卻噓的一聲,讓大家安靜一下。

     眾人一瞧,好吧,就連高大帥這位大少也都來了,那么也不用他們來動手了。

     “嘿嘿,沒想到能夠在這里見到拜金男,少見啊。”高大帥嬉笑一聲。

     凌丹萱奇怪的問道:“大帥,你說拜金男?那是個什么東西啊?”

     “恩,每天幻想自己被有錢的女人包養,為了一點利益而背叛朋友,家人,甚至是如今的相交女子,大致意思就這樣子。”高大帥只要稍微的給凌丹萱解釋。

     凌丹萱聽完后露出了厭惡的神色,道:“這還能夠算作是男人嗎?”

     “就是,我們家的少爺都比這種人好!”小葉子同樣是舉起手臂的喊著。

     高大帥不滿道:“小葉子,本少爺是敗家,不是拜金。”

     一張方桌,三杯茶,男子坐在椅子上與面前的溫柔女子斷絕恩情,狠聲道:“你也別糾纏我了,你簡直是掃把星,害得我每一次都做生意失敗,阿綾才是我的真愛。”

     男子擁抱著旁邊的女人,胭脂抹粉,倒是長得還行,卻冷聲道:“你快滾,別以為一副委屈樣,還敢勾引我的男人,是不是不想在紫都混了!”

     畫詩雨淚眼婆娑,素衣簡樸,卻很漂亮,容顏無一絲薄粉,天然之美,青絲烏黑,溫柔而美麗的外表,真要將她拋棄,那可就真的是遭天譴了!

     “阿程……”畫詩雨小聲喊著。

     那名有錢的女人露出了陰狠之色,拍桌怒道:“我的男人也是你能喊得,你個小賤人!”

     畫詩雨被這個女人一嚇,嘴唇發白,默默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