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未來可期(二更)


    決斗,一直持續。

     高梓燁以為,在他發起猛烈攻擊的時候,蕭謹行很快就會落敗。

     卻在他每次用盡全力出招時,都能夠被蕭謹行輕而易舉地避開。

     雖然蕭謹行一次也沒有主動出招,但每次他致命的招式,都能被他成功躲下。

     高梓燁耐心有些不夠了。

     他想來心急。

     如此每次對蕭謹行的刺殺,都有一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讓他,變得更加浮躁。

     高梓燁咬牙。

     他輕功一躍,決定再次發出攻擊。

     蕭謹行眼眸一緊。

     看著高梓燁的鋒利的劍尖沖自己快準狠的刺來……

     就是此刻。

     蕭謹行身體一轉,又是完美避開。

     因為高梓燁用盡了全身力氣,此刻根本無法收劍,劍尖直接刺在了地上。

     高梓燁咬牙。

     他因為利劍直接插入了地面,耽擱了一瞬再提起劍之時。

     一把鋒利的劍,已經抵觸在了他的脖子處。

     速度快到,不只是高梓燁沒有反應過來,連旁邊圍觀的士兵都不知道,皇上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好像一眨眼的功夫。

     蒼國太子就已落敗。

     高梓燁手緊握著劍,怒氣讓他全身都在發抖,臉也變得猙獰無比。

     他居然輸了。

     居然輸在了大泫皇帝的手上!

     他現在甚至開始懷疑,蕭謹行剛剛一直在接招而非出招,并不是蕭謹行在他的強勢下無法出招,而是蕭謹行一直在找他的破綻將他,一擊即中。

     他還一直以為,蕭謹行只是武功不夠,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事實上。

     蕭謹行剛剛一直接招,確實是為了找到高梓燁招式的破綻。

     他的目的從來都不是為了打贏高梓燁。

     他的目的就是為了活捉高梓燁。

     如果他和高梓燁正面硬打,兩個人必定是,都有傷殘,高梓燁的武功確實不低,當然高梓燁最后肯定打不過他,但他不能保證,高梓燁會不會意氣用事之下,直截了斷了自己。

     他只能用他的方式,確保萬無一失。

     顯然,雖然多花了些時辰,但成功了。

     只要高梓燁還活著。

     安濘在蒼國,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他絕不允許,安濘再死在自己眼前,絕對不允許!

     突然一時的安靜。

     高梓燁也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他大聲道,“我輸了,大泫皇帝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哪怕不能接受自己的失敗,卻也沒有丟了自己的尊嚴。

     蕭謹行看著高梓燁,直言道,“剛剛朕說得很明白,朕要的不是太子的命,朕要的是,太子投降認輸,主動退兵,發誓永不入侵我大泫!”

     高梓燁狠狠地看著蕭謹行,對他而言,他寧愿死,也不愿意答應!

     “怎么,堂堂太子,還要食言不成?!”蕭謹行諷刺。

     高梓燁也不是那種,說話出爾反爾之人,從小便也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高梓燁咬牙,“大泫皇帝身手不凡,智謀過人,我高梓燁輸在大泫皇帝的手上,心服口服!”

     蕭謹行眼眸一緊。

     “好!”高梓燁當機立斷,“本太子宣布,蒼國投降認輸,不僅永不再入侵大泫,還愿意和大泫國建交友邦,蒼國將會每年對大泫國進行朝貢,以表我國誠意。我馬上書信父皇,讓父皇差人送上降書。”

     蕭謹行倒是有些驚訝高梓燁突然的轉變。

     剛剛還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此刻怎就會這般果斷?!

     高梓燁儼然也看出來了蕭謹行的疑惑,他直言道,“本太子沒有敬佩過誰,不管是我的父皇,還是其他任何人,在本太子心目中,本太子唯吾獨尊!但本太子不得不承認,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日和陛下如此見面并決戰,讓本太子對陛下佩服不已,輸在陛下的手上,本太子心甘情愿!”

     蕭謹行也不多慮。

     高梓燁本是直來直往之人,性格豪邁大氣,他既然能這般說,便就是他心中所想。

     “既然如此,那在貴國皇帝送來降書之前,還請太子殿下留在大泫軍營之中。”

     “好!”高梓燁一口答應。

     “你的軍隊,朕放他們離開。”蕭謹行說道。

     “謝陛下。”高梓燁行禮。

     蕭謹行微點頭。

     他一個眼神。

     袁文康連忙快馬加鞭過來,迅速下馬。

     “給朕照顧好太子。”蕭謹行命令。

     “是。”袁文康領命。

     此刻對皇上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如此一場慘烈的戰爭,就這般在皇上輕而易舉之下,休戰了!

     袁文康對著高梓燁恭敬道,“太子殿下失禮了。”

     高梓燁放下了手中劍,跟著袁文康離開。

     蕭謹行看著高梓燁的背影。

     接下來……就等安濘平安回來。

     蕭謹行的手指,緊了又緊。

     沒見到安濘,根本不敢,放松一刻!

     ……

     蒼國營地。

     跟隨高梓燁的精兵回來。

     杜江鴻自然一直在軍營中等待消息,安濘陪在他的旁邊。

     聽到馬蹄聲,連忙走出了營帳之外。

     精兵首領從馬背上迅速下地,叩拜,“參見軍師。”

     “殿下呢?”杜江鴻顯得很激動。

     盡管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但還是會緊張,會不會出現了什么紕漏?!

     此刻的情緒也并非有半點偽裝。

     “回軍師,殿下被大泫皇帝扣下了。”頭領稟報。

     “怎么回事兒?!”杜江鴻大聲道。

     “我們沖進大泫陣地,正準備撤兵離開時,被大泫軍隊埋伏圍困,大泫皇帝提議和太子殿下單獨決斗,并承諾如殿下贏了大泫皇帝就放我們回來,如殿下輸了,大泫皇帝要求殿下撤兵投降。”

     “結果呢?”杜江鴻激動道。

     安濘也有些緊張。

     傳遞的消息時,她并沒有給蕭謹行說如何拿下高梓燁,她只告訴他,他們會把高梓燁引入陣地去,她知道蕭謹行一定可以想辦法活捉了高梓燁。

     卻沒想到是用他自己。

     誠然這是最好的方法,高梓燁沖動的性格很容易選擇視死如歸!

     她此刻也不知道,蕭謹行到底有沒有受傷?!

     她不由得攥緊了拳頭。

     “結果太子殿下輸了。太子殿下遵守諾言,答應了投降。現讓屬下前來稟報軍師,并送上太子殿下的親筆書信,讓軍師回朝稟報皇上。”

     說著,將高梓燁的信件,呈上。

     杜江鴻接過信件。

     手有些顫抖。

     他打開信件,看著里面的內容。

     終于松了口氣。

     太子真心決定投降認輸了。

     總算是不用再有無辜的傷亡了。

     杜江鴻稍微平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問道,“殿下在決戰中有無受傷?”

     一問。

     安濘反而更緊張了。

     她看著精兵頭領。

     頭領回答道,“并未受傷。”

     “未受傷?卻輸了?!”杜江鴻明顯有些不相信。

     安濘也直直的看著他。

     “大泫皇帝也沒有受傷。”頭領連忙解釋,“大泫皇帝身手不凡,盡管一招一式便都沒有主動出擊,卻在最后一刻在所有人驚嘆中,反敗為勝,最后兩人都未有任何損傷。而殿下也因為和大泫皇帝這么一戰,對大泫皇帝有了崇拜之情,才會這般干脆的臣服。”

     安濘聽著,不由得松了口氣。

     杜江鴻那一刻對大泫皇帝似乎也有了些,敬佩。

     畢竟能夠讓那般目中無人的太子都心服口服之人,定然也不簡單。

     “即刻,我便上路回朝,稟報皇上戰情,并按照太子之意,向皇上請求投降。”杜江鴻說道,“你現在去稟報大泫皇帝,照顧好太子殿下,不能傷了太子一分一毫。”

     “屬下遵命。”

     頭領迅速離開。

     杜江鴻帶著安濘,走向了一邊。

     眼底難掩的激動及感謝,“如不是大泫皇后如此計謀,我蒼軍定然會全軍覆沒,請受在下一拜……”

     “先生言重了!”安濘連忙輔助杜江鴻。

     “皇后娘娘……”

     “盡管一切按照計劃實施,但現在我的身份還不能暴露,先生此舉,萬一被有心人看到,便也是給先生引來禍端。”安濘直言道。

     她現在定然沒有什么生命安全,必定高梓燁還在蕭謹行手上,哪怕她身份暴露,也沒人敢殺了她。

     但如果要讓知道她和杜江鴻暗地里的策略,就是給杜江鴻引來了殺身之禍。

     不管現在結局如何,杜江鴻的所作所為就是在欺騙高梓燁,追究起來,也是殺頭之罪!

     “實在是無以言謝……”

     “先生真的言重了,天下蒼生的性命都一樣,不分貴賤不分你我。所以不只是大泫的戰士,蒼國戰士的性命也一樣珍貴,無謂的死傷,便都是在草菅人命。”安濘說道,“所以杜絕這場戰役的持續犧牲,也并非完全是因為先生,也是我內心所想。”

     杜江鴻聽安濘這番話,更是被安濘的格局所打動。他直言道,“娘娘的氣度,在下佩服不已。我雖沒有娘娘這般的格局高大,但我立下誓言,只要我在朝中一日,只要我后輩入朝為官,便都誓死擁簇大泫王朝,時刻警惕我國帝王絕不再入侵大泫一步!”

     “有先生這句話,足矣。”

     “娘娘,我馬上要離開軍營回朝,這幾日娘娘便留在軍營之中,我會讓人照顧好娘娘,娘娘無需擔心,待我從朝中回來,親自送娘娘回到,大泫皇帝身邊。”

     “好。”安濘點頭,“軍師路上小心。”

     杜江鴻不再耽擱。

     他轉身,騎著戰馬帶著侍衛離開。

     也是想要,徹底的平息了這場戰役。

     安濘看著杜江鴻的背影。

     接下來只需要,等待就行。

     她很快,就能夠回到了蕭謹行的身邊。

     很快。

     他們便可以班師回朝。

     安濘嘴角的笑容,不自覺得上揚。

     未來,可期。

     ……

     三日后。

     大泫,傷兵營。

     馮希蕓在一段時日的調養之后,身體好了很多。

     她以為那日,在被皇上作為誘餌的那日,就該死了。

     好在她命大,活了下來。

     好在她醫術高明,把自己醫治了回來。

     那日皇上雖然沒有殺她,但卻對她不管不顧,丟到傷員營,也沒有任何人醫治她,就是讓她自生自滅。

     與其說皇上留了她一命,倒不如說皇上就是怕殺了她臟了他的手。

     死里逃生后,馮希蕓已看透了一切。

     對皇上的感情也在她垂死掙扎那一刻,也在皇上下令“放箭”那一刻煙消云散。

     剩下的只有仇恨。

     對皇上的仇恨,對安濘的仇恨。

     而這份仇恨,她絕對不會就這么咽了下去。

     馮希蕓離開了傷兵營。

     身體好了,傷兵便都可以,自由離開。

     而她從其他傷員戰士口中陸陸續續聽到了一些前線的事情。

     聽說皇上活捉了蒼國太子高梓燁。

     聽說高梓燁已愿意降伏。

     這場戰爭馬上就要結束了。

     結束?!

     馮希蕓冷笑。

     她可不想,這么快就結束了。

     結束了,她還怎么去報復皇上和安濘對她的所作所為?!

     ------題外話------

     一波平一波起!

     結局定然是好的,別怕。

     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