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危險的男人


    “這個女人在我的公司當了九年的秘書,一直勤勤懇懇,不曉得最近怎么了,突然開始吃里爬外了。”

     “你的人吃里爬外,關我什么事?”

     “也不能這么說,樸總家大業大,公司人員復雜,若是管理不善,也出現一個吃里爬外的人,那就不好收場了。”婁天欽不知是提醒,還是警告,他示意保鏢將女人拉到樸世勛面前:“今天我就送樸總一個叛徒,用來提醒樸總,篩選員工的時候記得擦亮眼,省的鬧出笑話劃不來。”

     姜小米發現女人嘴巴里被塞了布,支支吾吾根本說不出話來,眼睛一直直勾勾的望著金發男人,拼命的搖著頭。

     姜小米后背的汗毛嗖得一下全都豎起來了。

     她大概是搞明白了,這個女人應該是金發男人送到婁天欽公司的臥底,被發現了……

     婁天欽遞過去一個眼神,保鏢立刻明白了,大步上前將女人從地上拖拽起來,繼續拉回隔壁房間。

     “過來,把這兒擦干凈。”婁天欽冷冷的命令道。

     姜小米嚇得魂都快散了,按捺住想拔腿逃離的念頭,顫抖的伸出手,用帶著酒氣的麻布蓋住那塊地方。

     “不用怕,她死不了。”婁天欽仿佛看出了她的擔憂,居然破天荒的解釋給她聽,不過緊隨其后的一句,叫人不寒而栗:“只是永遠不能說話了。”

     樸世勛冷眼瞧著,忽然從沙發上站起來:“我還有事,不奉陪了。”

     這回婁天欽沒有挽留,任由對方離去。

     隨著樸世勛的離開,伴舞的舞娘也被保鏢領走,整個包房就只剩下姜小米跟婁天欽兩個人。

     姜小米暫時把那個女人的慘況從腦海里剔除,開始認認真真的擦地板,剛擦到一半,頭頂忽然落下了一道暗影。

     婁天欽竟不知什么時候站到了她的背后,他身材高大,目測有一米九,在他的籠罩下,根本看不到蹲在地上的女孩。

     “還需要擦什么嗎?”姜小米弱弱的問。

     銳利的視線在她身上輕輕一跳,跟著吝嗇的收回。

     “擦的挺干凈,以后還找你。”

     他留下這句意味不明的話語,轉身大步離去。

     隨著腳步聲漸遠,姜小米一下子癱軟在地上,主管進來看見她還在擦地,連忙把她拉起來:“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婁先生還是第一次夸獎我們的服務生呢。”

     是嗎?

     要那個男人夸獎不如讓她死了算了。

     接下來的日子里,只要婁天欽光顧這家會所,哪怕姜小米今天休息,主管也會把她叫過去,一來二去,姜小米也算是會所的一名紅牌服務人員了。

     再經過無數次的嘗試下,姜小米的計劃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當覺得已經天衣無縫了之后,姜小米默默地等待著婁天欽的再次光臨。

     這一天,婁天欽在另外的豪華包廂里開慶功宴,姜小米照舊過去送酒水跟水果之類的東西,保鏢似乎對她已經放下了戒心,并不像之前那樣嚴密的盤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