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被綁架了


    “開酒。”

     “是。”

     這是她暗中練習了無數次的動作,在開酒的過程中,將那顆足以讓人暈睡的藥丸扔進窄小的瓶口,然后劇烈晃動瓶身,利用泡沫掩蓋藥丸的痕跡。

     做好這一切之后,姜小末耐心的等待藥效發作,因為是慶功宴,在場的都是旗下公司的高層主管,大家爭先恐后的敬酒,說著一些光面堂皇的場面話。

     婁天欽并沒有多大興趣,他只是帶著一種欣賞的姿態,看這些人為了討好自己而丑態百出。

     姜小米帶著對講機,眼睛卻始終盯著那瓶酒。

     過了大約半小時,沙發上橫七豎八躺了一大堆人,婁天欽雖然有些疑惑,但他絕對不會想到一個服務生會對自己做什么,他沖姜小米招招手:“過來……”

     別人都已經倒下了,他卻……

     早知道他這么耐抗,就該多加幾顆的,翻了個白眼,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攙扶醉酒的男人。

     原以為會聞到惡心的酒味,沒想到湊近后,竟然是一股令人著迷的草木香氣——她當然不可能因為男人身上的香水味就對他產生好感。

     “婁先生,要不要……”

     “扶我去洗手間。”

     “啊?”這個人渣不會讓她去男廁所吧?

     正猶豫著要不要喊保鏢進來時,婁天欽銳眼一瞇,似乎想到了什么:“我們好像見過?”

     姜小米大驚:“你……你看錯了吧?”

     完了,這家伙該不會看出什么來了吧?

     婁天欽端著臂膀審視著她,忽然,他仿佛想到了一絲線索,就在他即將說出答案的那一刻,眼前頓時一黑……

     噗通……沉重的身體毫無預警的栽在了姜小米腳下。

     她連忙將音樂聲開到最大,然后把事先錄好的錄音筆拿出來,放在靠近話筒的位置,營造出所有人都清醒著的狀態。

     然后姜小米鎮定自若的從包廂走出來:“我去拿推車。”

     保鏢沒有做聲,示意她快點去。

     姜小米去而復返,手里推著推車,里頭裝滿了清潔用品,保鏢沒有盤查,直接放行。

     進入包廂,姜小米將拖車上的東西全都清理干凈,然后拿出吃奶的力氣將婁天欽搬上車子。

     再次出來時,拖車上全都是臟兮兮的麻布,沒有人會相信,此時拖車里會躺著他們的老板——婁天欽。

     ……

     姜小米累死累活才把男人拖到房間,謹防他醒來時反抗,她用結實的牛皮繩拴住對方的四肢,本想封住對方的嘴巴,但想到這里是地下室,隔音效果非常好,便沒有這么做。

     此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半了,緊閉的眼眸遮住了平時的冷銳之氣,他看起來宛如童話里的王子。

     姜小米有點不滿,她費了那么大的功夫可不是看他睡覺的。

     “喂,起來,起來了……”她毫不客氣的拍打著男人的臉龐,沒一會兒,那張令所有女人傾慕的俊顏上便浮起幾道紅印子。

     婁天欽醒來時,雙手的禁錮令他陡然意識到不對勁。

     他試圖掙扎,卻發現手腕已經出現供血不足的酸麻,一個荒唐的念頭沖入腦海。

     ——被綁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