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等我回來再吃


    “接——”婁天欽抬了抬手指。

     姜小米一邊吸著氣一邊劃開通話鍵。

     “啊——”沒有人說話,只有主編變了調子的慘叫。

     姜小米忍無可忍的怒吼:“再不住手,我報警了。”

     張太太嗤笑:“小賤貨,你聽得懂法文嗎?”

     姜小米握著電話,因為用力過猛,指尖已經泛白。

     “給你三分鐘時間,再不來我就廢掉他一只手。”

     電話已經掛斷,而她還沒有要放下來的意思。婁天欽不耐煩的用腳踢了踢茶幾邊緣,示意她繼續吃。

     姜小米回頭看了一眼,仿佛孤注一擲般,突然將手機朝他臉上砸過去,男人眼眸一縮,頭朝一旁偏去,這時候小女人已經跑到門口。

     可惜……

     姜小米絕望的看著連把手都沒有的大門,抬腳踹了好幾下:“開門……開門啊……”

     “我看你是活膩了。”背后之人說話語氣起伏不大,甚至還帶著點憐憫。

     姜小米停住了踹門的動作,僵硬的轉過身。

     她不敢去看男人此時的表情,而是盯著他的皮鞋。

     靜默了一會兒……

     “求求你……等我回來再吃,好不好?”

     在孤兒院長大的她,比任何人都注重尊嚴,她記得院長說過,對于別人的饋贈,你要心存感激;但大多數的饋贈都建立在可憐的基礎上,你要守住自己的尊嚴,不然就真的可憐了。

     因為這句話,哪怕每天只吃饅頭加辣椒,也沒有開口問別人借一分錢。

     現在,她放棄了堅守多年的底線,只為博取一點同情。

     ……

     套房的地毯上,中年男人屈膝跪著,臉腫的跟包子一樣,嘴角裂開,不斷的往下滴著血,縱使如此,男人嘴里還在嘀咕。

     “她不是這樣的……你們弄錯了。”

     張太太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這女人給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四個字——珠光寶氣。

     豹紋套裝,手上、脖子上、耳朵上……只要能佩戴的地方,幾乎都閃閃發亮,以張先生的財力,根本無法支付如此龐大的開支,顯然,這個張太太絕對比丈夫更有本事。

     “還有三十秒,如果再不來,你的手就留在法國吧。”

     一旁的張先生比主編好不到哪里,唯一不同的是,受傷的位置不是臉。

     他裹著浴巾,身上布滿了縱橫交錯的鞭痕,有的已經變了顏色,可見下手之人有多狠。

     主編還在為姜小米辯解:“弄錯了,張太太,你絕對弄錯了。”

     姜小米一畢業就到他手里干活了,她什么性格自己最清楚,談了個好幾年的男朋友,就光牽手,甚至連吻都沒接過。她滿腦子都是拍點明星賺大錢,哪有功夫勾搭別人。

     再說,他們不才認識嗎,怎么會懷孕幾個月了?

     張先生嘶啞道:“老婆,真不是你想的那樣,是她主動找上我,我沒答應才打電話報復的。”

     “都閉嘴。”張太太看了看手表:“時間到了,砍掉他的手。”

     “啊啊啊啊,不要……救命啊……姜小米……小王八蛋,你他媽不養我一輩子,我弄死你啊……”

     砰砰砰……關鍵時刻劇烈的砸門聲傳來。

     “開門!”門外的聲音中氣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