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2章 你家有沒有親戚離家出走的


    第2802章 你家有沒有親戚離家出走的

     簡薇指著茶茶,對兒子說:“這聲媽不白叫,以后她的女兒可是你媳婦呢,”

     茶茶附和道:“對呀,不然我女兒白給你了?”

     簡航:“媽媽!”

     這聲媽媽喊得茶茶感覺比自己親兒子喊還要興奮,她把懷里的崽兒往簡薇懷里一丟,然后捧著簡航的大腦門,結結實實的親了好幾下。

     “好女婿,我下半輩子可就指望你了。”

     簡航聽得似懂非懂,陪著大人笑了一陣子后,他十分嚴肅的問:“我以后就只能娶一個老婆嗎?”

     茶茶一聽這話,感覺嗅到了渣男的味道:“你還想娶幾個?”

     簡連忙道:“可別瞎說,這是你丈母娘。”

     簡航不懂什么叫丈母娘,就盯著茶茶一個勁兒的瞧,小男孩沒有說是不喜歡美女的,他見茶茶長得好看,獅子大開口:“我還想把你娶回家,怎么辦?”

     茶茶愣了一下后,撲哧笑了:“……這不好吧。”

     簡航往茶茶身邊挨了挨:“我好像已經愛上你了,真的。”

     茶茶:“你……你啥時候愛上的?”

     簡航:“就在你喂我吃肉肉的時候。”

     茶茶難以置信:“一塊肉,就讓你墜入愛河了?”

     簡航認認真真的點頭:“嗯,你給我的肉,我沒舍得一口氣吃完,我分了好幾口。”

     簡薇:“我說你怎么吃的那么慢,還以為你吃撐了呢。”

     茶茶笑的合不攏嘴,伸手刮了簡航一下鼻子:“你個小鬼,去跟大鵝玩吧。”

     簡薇也覺得,簡航還是跟紅燒玩比較靠譜。

     ……

     不知不覺,太陽就從那邊落到了另一邊。

     廚房里飄來食物的香氣,傭人在做今天的晚飯,可能是看大家火氣都很大,專門煮了一鍋河蚌湯,給在座的各位降降火。

     花園里,卞越跟魏少雍在抽煙。

     一年抽不到一包煙的卞越,光這一個下午,抽了魏少雍大半包,魏少雍看他這個架勢,索性從后備箱拿了一條出來,兩人就緊著那一條抽。

     客廳里,三個老人實在是無聊,便圍著桌子推牌九。

     介于某些人實力太強,簡父不知從哪里搞到一副工地上用的白手套,死活要讓卞父帶著,不然不跟他玩。

     即便帶了手套,卞父該贏還是贏,簡父又叫卞父把耳機聲音關到最小,又給人帶上個耳罩子。

     “干脆把我眼睛也蒙上好了。”卞父沒聲好氣道。

     簡父不滿:“你嚷嚷什么,不這么搞,誰玩得過你。”

     魏老爺子是輸的一點脾氣沒有。

     他以前跟白手套合作過,卻從來沒有跟白手套坐在一起賭過牌九。

     更叫魏老爺子不平衡的是,今天連這個胖子的手氣都比他好。

     “活見鬼了,真是。”魏老爺子低咒一聲。

     簡父見魏老爺子那一副吃癟的倒霉相,嘲弄道:“沒跟高手玩過吧?”

     魏老爺子翻了個白眼:“誰身邊還沒個高手啊。”

     他當坐館的時候,手底下倒是真有一個賭技了得的,在青龍堂底下干副堂主。

     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茶茶的父親。

     過去太久了,魏老爺子也不記得人長啥樣了,就曉得對方生的白白凈凈,手還挺好看,后來跟七伯的女兒裹在一起,兩人要私奔,七伯一怒之下,砍掉了對方的手,攆出幫會。

     隔了幾年,那家伙又跑回來,兩人舊情復燃,都是一些家丑,七伯沒張口跟兄弟說,大家權當不知道。

     “哎,哎哎哎,輸不起咋地。”簡父推搡著魏老爺子,讓他洗牌九。

     魏老爺子眉頭皺的深深的,捏著牌九,有一下沒一下的叩打著桌面。

     半晌過后,魏老爺子抬起頭,望著卞父:“你們家有沒有什么親戚,離家出走的?”

     卞父尚且不明白魏老爺子問這話的意思,他謹慎道:“您怎么會問這樣的問題?”

     魏老爺子覺得自己想多了,搖搖頭:“沒什么,我隨便問問。”

     魏老爺子是隨口一問,卞父卻沒有隨便一聽。

     ……

     若干年前,卞家還只是一群靠賭為生的賭徒,他們居無定所,靠著出神入化的賭術在各個賭場里討生活。

     賭場那個地方,魚龍混雜,什么人都有,輸急眼了,掏把刀子把人捅死也是經常發生的。

     卞家人普遍生的白凈瘦弱,動刀動槍的,他們不在行。

     后來,魏家人看到了卞家的優勢,邀請他們做魏家的白手套。

     那會兒卞家正求找不到一個好的避風港,卞老爺子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了。

     過了幾年安慰日子,卞家老爺子不曉得聽了誰的挑唆,居然打起了魏家人的主意,其實說到底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擔心魏家哪天不干了,把他們推出去當提罪羊。

     于是乎,卞家有一群大聰明合計了一下,決定派個人去魏家當臥底。

     大家投票選了比卞父小十五歲的親弟弟過去。

     小伙子頭腦靈光,很快就取得了魏家的信任,沒幾年就當了青龍堂副堂主。

     本應該前途無量,可這小子糊涂,居然搞了幫派里的女人,逃回來的時候,少了只手,跟卞杰差不多,卞杰是因為出老千,而他弟弟卻是玩女人。

     那群敢做不敢當的大聰明,擔心魏家發現他們的小伎倆,回頭找他們算賬,誰也不敢收留。

     卞父聽到消息趕回來的時候,竟被告知,他弟弟已經死了。

     卞父質問,人是怎么死的。卞家長老說,沒臉見列祖列祖,跳海死了。

     卞父曉得這都是他們推脫用的鬼話,他懷疑都是這幫人搞的鬼,可他沒有證據。

     從那以后,卞父便對那幫族長恨之入骨,卞越計劃炸祖宅的時候,卞父其實是知道的,后來那伙人全上了西天,卞父這口氣才算平息。

     卞父仿佛受到了什么蠱惑般,猛地朝樓上看過去。

     世上真有這樣巧合的事嗎?

     真的有嗎?

     還是說,死去的弟弟,在天有靈,特意安排這一場烏龍,好給他這個做哥哥的一個交代?

     但卞父想了又想,覺得不太可能。

     從他弟弟死那一年算起,如果茶茶是他的種,那么她今年至少得二十四五歲吧。

     這年齡也對不上呀。